美人謀律

美人謀律

第九十五章是誰呢?

[更新時間]2013年06月19日 04:59 [字數] 347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這些話,包縣令聽過,旁人卻沒有。所以聽入耳中,自然很是震撼。但大家還沒有再度出口議論,春荼蘼再度開口,「還有第三說。那就是:是本心與望空大師見色起義,望塵大師上前阻攔,方寶兒藉機逃走,於是本心與望空大師把望塵打死,推入井中。後來方寶兒在山中遇到張氏,則是張氏起了賊心,殺了方寶兒,並把她身上的財寶和衣服搜刮一空,然後拋屍。那樣,新問題又來了,是誰殺的張氏?」

這一個推論還算有一些邏輯,信者眾多。況且,兩個和尚已經被押到縣衙了,擺明是疑犯埃但經春荼蘼這麼一說,所有人又不確定了。

只聽她又道,「假如這個推論正確,假如是本心和望空大師殺掉徒弟或者師兄后,復又追上山。可此時方寶兒已死,他們只好殺掉可能的目擊者張氏,那麼他們就是罪犯!因為死者不會說話,屍體也已經存放不祝沒有人證和物證,他們生活在深山之中,最有機會1

「你到底是哪方的狀師啊?」人群中不知誰喊了一聲,接著,嘈雜聲變得大起來。

包縣令狂拍驚堂木,大叫肅靜。

春荼蘼的目光向下一瞄,見到康正源笑眯的彎眼,不禁好笑。對她,就這麼有信心?再看兩位大師,低頭默誦經文,神態安詳,幾乎完全不擔憂似的。

那麼,她當然不能辜負這種信任埃此事事實清楚,證據充分,若她還不能還兩位大師以清白,不如直接撞死,穿越回去重新念名牌大學的法律系好了。於是好輕輕一笑道,「我自然為兩位大師辯護,但我必須說出各種可能,然後找出其不和情理之處。」

「此推論有什麼不合理之處呢?」包縣令問。

「此一推論的基矗就是指向本心與望空大師是兇手。動機,可推為見色起義。」春荼蘼大聲回答,「而他們身居深山,在作案時間和地點上,除自證外,並沒有提供其他旁證。又因無名寺香火凋零,也無多少人證可證實他們的品行。他們到底是有德高僧,還是披著袈裟的敗類。堂上堂下各位,無從得知。可事實真的如此嗎?兩位大師不開口,身為狀師,我就不能從其他方面深挖證據嗎?」

春荼蘼再度轉向兩個和尚,「請問兩位大師,你們會不會武功呢?」她這樣一問,眾人的目光就落在兩個和尚身上,見他們雖然也算高大,但面帶菜色,瘦骨伶仃。實在不像武功高手的樣子。而且相由心生,他們神態平和。半分兇相也無。

本心搖頭道,「老衲並不會武,小徒望空略通拳腳,比之大徒弟望塵可差得遠了。即使是如此,望塵心性溫和慈悲,斷無可能去做那傷天害理的事情。他真算得是掃地不傷螻蟻命,愛惜飛蛾紗罩燈。他本是我們師徒三人中最有慧根的一個。可惜……可惜……」連道兩聲可惜之後,又低頭誦經。

「一般來說,兩個不會武的人。是不會因為臨時起意而和一個強壯高大、身負武功的人打鬥的。況且那無名寺是三位大師所建,至今已有十幾年。師徒三人相依為命,互相扶持、風雨同舟的相處這麼久,人非草木,就算是惡人也會生出感情來,何況是慈悲為懷的出家人?怎麼會突然為了一個女子動了殺念?而且是本心與望空大師齊心,對付望空大師一人,這也太說不通了吧?」

見眾人情不自禁的點頭,春荼蘼從袖子中拿出一疊紙,抽出其中一張,舉起來,沿四周走了一圈。其實,這麼小的字,這麼快的速度,沒人能看到什麼,但這就是一種心理暗示,表明手中所寫的證據真實,不怕被人質疑。

「佛家大開方便之門,無名寺就算香火凋零,也總有香客來往。民女得到本心大師的指點和幫助,費盡九牛二虎之力,得到了幾名香客的證詞,可證實本心等師徒三人和睦融洽,彼此之間頗為親厚。」她又把證詞恭恭敬敬地送到公座前,「下面羅列了證人的姓名和住址,以及相應的擔保。包大人儘管拿去核實,此證據有一式三份,除了這一份,會另呈一份正式的,我這裡還留了底。」

「不錯,不錯。」包縣令點頭。

春荼蘼又抽出一張紙,轉身對堂上眾人道,「若說本心和望空大師為兇手,現在動機已經模糊不清,不足以為信了。剩下的就是作案的時間和手法、作案的地點,以及善後。作案的地點不必說,就是無名寺后枯井邊。再說作案的手法吧,望塵大師並不是被推入井中摔死,而是在外面死亡,再拋屍井中。因為,望塵大師的的前額雖然有很重的傷痕,但頸骨盡碎,那才是死亡的真正原因1

嗡的一聲,底下大亂。這個細節包縣令自是知道,所以竟然沒有拍驚堂木,而是略等了下才叫「肅靜」,以便春荼蘼繼續說下去。

「人活著時受重創,血會呈噴濺狀。可若是死了,沒有心臟跳動的壓力,血只會流淌,而不會噴。當日,是縣衙的差役大哥下井,撈出瞭望塵大師的屍體,可曾見過血跡嗎?」她調查得清楚,當時撈屍者,正是分站兩班的一名差役。

那差役聽她問起,就看了眼包縣令,見後者微微點頭,連忙出列,躬身道,「回縣大人的話,當時屬下奉命下井,確實發現血跡,但並沒有噴濺到井壁上,而是沾染在井底的枯枝敗葉之上。而且,血量不大。」

「以差役大哥的辦案經驗來說,這說明什麼?」

「血量不大,證明不是能致命的重傷。」想了想又說,「井底非常狹小,若血有噴濺,井壁自然會染上的,可我並無發現。」

春荼蘼點頭道,「對啊,其實說望塵大師不可能是落井摔死,還有一個旁證:舊磨盤足有兩百餘斤,非要本心和望空大師兩人合力才可推得動,望塵大師不可能會傻乎乎站在一邊,等人家搬開磨盤,再把自己推下去吧?而望塵大師會武功,本心和望空大師卻不會,就算是巧妙的偷襲,望塵和尚也不可能被扭斷脖子吧?這是常識,諸位一想就明白了。」當時看到望塵和尚額頭有傷,仵作和差役都認為是額骨碎裂而死。是在她的再三要求下,重新驗屍,得到了新的結論。

唉,古代啊,刑偵技巧真是差。可是,複雜的犯罪也少。作案和破案就像雙生,你弱我也弱,你強我也強。在現代,刑偵手段高科技多了,可是犯罪手法也花樣翻新。所以,無論古代和現代,環境有局限性,做事就有局限性。她的故事若寫成小說,流傳到後世,讀者們也許會覺得,哎呀好簡單啊,古代人真是二型弱,但身處其中才明白,明明知道事實,但想要證明也是很難的。像她這次,沒有屍體,沒有照片,也只能想方設法以情理取信於人。當然,還是要搭配著鐵證。

一番話,兩句對答,已經充分說明望塵是先死而後被拋屍。而且眾人都已經相信,本心和望空是殺不瞭望塵的。

嗯,法庭風向良好,但必須再踩上一腳。春荼蘼想著,再度揮揮手中的紙,「我這裡還有一個證據,能證明本心和望空大師,連作案的時間和機會也沒有。根據仵作大人的推斷,望塵大師約是在三月二十日左右遭遇的毒手。而那幾天,無名寺中恰好有一位香客。這位先生可以證明,望塵確實外出化緣,之後本心和望空大師沒有走出無名寺一步,一直為這位香客講解佛法,還一起參禪。試問,他們怎麼可能分身去殺人呢?」她口稱先生,說明那香客是有功名在身的讀書人。這年頭的人,對讀書人特別崇拜和信任,於是堂下又發出恍然的哦聲。

「請傳召證人皮先生。」春荼蘼發出請求,而這個姓氏太少見,長安城中的皮姓讀書人中有一位大大有名,是前中書舍人的孫子。他身負功名,卻不願為官,因崇信佛法,時常在寺廟中待個十天半個月,這是很多人都知道的。

待那位皮先生上堂,認識他的人就發出驚嘆,因為果然就是那一位。二十來歲年紀,眉清目秀,不像是佛門弟子,倒是一派道骨仙風的感覺。

「參加縣令大人,見過諸位。」皮先生不卑不亢的略禮一禮,就站直了身子,顯然力挺無名寺,「三月十五,學生確實已經入住無名寺,那時見過望塵大師,直到他於三月二十日清晨時分,下山化緣。之後,學生於三月二十一日午飯後離開的。」發現屍體時,是三月二十二凌晨,所以這是非常確鑿的時間證明。

「那麼多香火旺盛的寺廟不去,為什麼要去深山小廟?」人群中又有人問。

群情議論,春荼蘼略略皺眉。

她感覺有些不好,似乎有人背後操縱,要與她做對。雖說以往打官司,看審民眾中也有多嘴多舌之徒,但從沒有像今天似的,兩次提問,問的總在關節處。顯然,有人指使。

但,是誰呢?

………………………………

………………………………

…………66有話要說………

演員表:

鄉客證人皮秀才:由原客串貼八十六樓pjhkuer扮演

感謝擦身而過9868打賞的香囊

感謝ursula1011、愛看書的橙子、狐狸精的死黨、窈窈傾城、風火合一打賞的平安符

感謝克萊雅打賞的粽子

謝謝。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美人謀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