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謀律

美人謀律

第八十章純潔的夜會

[更新時間]2013年06月04日 12:27 [字數] 3771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仍然是本能,夜叉向後退了一步,躲開要探入他衣服的小爪。

同時,他很愕然,雖說他也有那種強烈要貼近她的願望,雖然想更進一步,雖然感覺今晚她真的有點熱情,但如果讓她摸上去,後面他不保證能忍祝自從見到她之後,他再沒有過任何女人,這對他來說,也是很折磨的。

「這位郎君,可否借你的胸部一看?」春荼蘼惡搞似的來了一句,為了掩飾自己類似於急色、但實際上只是緣於科學探索精神的行

夜叉更是怔住,有點難以置信的看著春荼蘼。沒錯,她主動些,他很喜歡。可這就不像她了哇。他真想問一聲:你是誰?

春荼蘼垮下肩,解釋,「我只想看看你的左胸,心臟的地方。有人告訴我上面有一塊奇怪的印跡,像眼睛。」

「誰告訴你的?」夜叉立即警惕起來,不是對春荼蘼,而是對「那個人」。

春荼蘼沒說話,再度走近。

夜叉這次沒動,任春荼蘼小貓一樣縮進他的身軀和月光營造出的陰影,就像走進他的神魂那樣。然後伸出小手,先扭正他的身子,直對明亮月色,然後輕輕拉開他衣襟。

因為年輕而矯健,他的骨骼勻稱結實,肌線條優美,塊磊分明,皮膚有著純屬於男人的適度光滑,不像言情小說里描寫的,像絲綢阿像玉什麼的,那樣有些太女性化了。他的皮膚和肌肉,像是最上等的、寸木寸金的極品木料,厚重中帶著溫暖,自深山老林而來,形成於萬年之前,淡淡的草木香氣,堅忍不拔的內在。

而在心臟偏上的部位,真的有一塊印跡不是紋身,是天然而生的痣,卻形狀奇特,也非常清晰像極了一隻眼睛。

不過不是屬於人類的,而是帶著冷厲鋒銳之氣的狼眼。

那眼睛似乎有魔力,深深吸引了春荼蘼的目光,令她盯了很久,最後更是一指輕按。

只是,當她的指尖才碰到夜叉的皮膚,夜叉就再度後退帶著點倉皇。可儘管他很快,春荼蘼似乎還是感覺到他肌肉緊繃,心跳加速,皮膚上更是突起了一片雞皮疙瘩。

她的手太涼了?

不,對於夜叉來說,因為對象是她,那一點點觸碰都受不了,都會引發嚴重的錯誤。

「果然有。」春荼蘼縮回手快步回到床邊,坐下,用力吸了好幾口氣。

「怎麼辦?」她心下涼涼的像透進冷風似的,怎麼也無法溫暖起來,「她如果發現,確定了你是你,你就會暴露身份,就在長安就不能待了。」說著,鼻子發酸。

她不想他離開,不想連跟他住在同一個城市、呼吸同樣的空氣,喝著同一條河裡的水、偶爾夜半相會這樣的事也做不到!

自從知道了自己的內心渴望和感受,她的心就正如那句詩詞所描述的那樣了:平生不會相思才會相思,就害相思。而她是個有理智的人,儘管已經喜歡上了夜叉,有了愛情,卻也不會放棄親情。所以,她知道兩人很難成就姻緣。好在她有過不嫁人的打算那麼做情人也好。

因為喜歡的是夜叉,她考慮過不要求未來。她自信自己可以生活得很好,那麼她只需要忠於自己的感情。出要感謝大唐的寬容與開明,令『保持著現代白領女性的態度:什麼都可以自己努力得到,對男人的要求,只是愛情而已。但是現在,這麼點點願望也不能實現嗎?只因出了一個莫名其妙-的杜三。

「到底怎麼了?誰知道我的印跡。」夜叉平靜了半天才走過來,蹲下,握住春荼蘼的手。

他的碧眸中有安定人心的力量,春荼蘼又吸了幾口氣,才平復了心緒,賭氣道,「還不是你早年欠下的風流債。男人,哼1

她由失落改為吃醋,夜叉更是疑惑,手上便緊了緊,目光詢問。

「你問我?我還問你呢?」春荼蘼小聲道,「你到底和杜三,奉國公府的嫡女杜含玉有什麼關係?」

「我不認識她。」夜叉搖頭,神情毫不作偽。

「不認識?」春荼蘼酸溜溜的,「你不認識,人家就拿自己的帕子給你包傷口?你還真是夠吸引人的啊,裝成醜樣子,都能引來蝴蝶飛。」

「哦,你說那個杜小姐。」夜叉想起來了,很老實的被逼供,「我哪知道她是什麼人,只是她好心好意……」

「是啊,人家多聖母1春荼蘼打斷夜叉,又哼了聲。

夜叉不明白「聖母」的真正含義,但想來是好辭彙卻用扭了意思,臉上就不禁浮上一絲笑意來。看慣了她在公堂上的冷靜理智,私下裡這些小女兒態只為他展現,叫他如何不動心?

因為對方是春荼蘼,其實他也不曾期待過未來。這一刻就已經如同,他的命運。

「後來,杜家的人來要帕子,我這才知道她是哪根蔥。」他解釋了一句,笑意加大。

「帕子呢?還給人家了?」

「燒了。」

「燒了?」春荼蘼心中暗爽,臉上卻仍是氣鼓鼓的樣子,「幹嘛不留著,多有紀念意義。」

「我又不喜歡她。我喜」夜叉及時截斷自己的聲音。但有些話,到這個地步明白了。

春荼蘼紅了臉,好在天黑也看不出來。奇怪了,感情事大家心知肚明倒無所謂,第一次說出來就會覺得好尷尬呀。

可是,她忘記夜叉的武功高絕,夜視能力是很強的。所以,她的臉紅逃不過他的眼睛。而她這模樣令他怦然心動,目光落在她瑩潤的唇上,心頭就蹭的竄出一股火苗來,那天她印在他唇上的感覺又來了,魔鬼一樣誘惑著他。

他改蹲為單膝跪在她身前,一隻手不受控制的撫上她的臉,那細膩柔軟的觸感,令他著魔般流連,並向自己輕輕攏過來。

春荼蘼對夜叉突然的接近,對那曖昧到令人心跳的氣息竟然停止了任何反應,連身體帶頭腦,統統當機斷電源,就這樣任他慢慢靠近直到兩人近得不能再近,他溫熱而緩慢的呼吸把她纏住

「小姐,沒事吧?」突然小鳳的聲音響起。

兩人嚇了一跳,眼看就要接觸的唇,驟然分開。夜叉更是連退了幾步,保持住安全距離。

「沒事。」春荼蘼拚命控制著聲音不要顫抖,回道。

「我似乎聽到有說話聲。」小鳳的聲音又近了些似乎要上樓。

春荼蘼連忙道,「我可能做夢了,說夢話,當然也可能是你做夢。你快睡你的吧,別吵我了。」然後,略顯誇張的打了個哈欠。

唉,有個武功高強的丫頭,這時候就顯出不和諧的地方了。做賊也做不了偷人也有困難。

小鳳猶豫了下,終究「哦」了聲,回房間繼續睡。

而這插曲令兩人之間純潔的夜會變得曖昧無比有偷情的刺激感。雖然什麼也沒做成,也沒打算繼續,空氣卻熱得像要燒著。

春荼蘼抵受不住,連忙轉移注意力,「你和杜含玉早就認識了,你怎麼能忘記?」因為刻意把聲音壓得更低,而且語氣中大有嬌嗔之意,聽得夜叉心頭一盪。

他心裡根本不關心杜含玉的事,只輕輕哦了聲,換了另一個地方站著。這個角度即能剋制自己想擁抱親吻她的衝動,還能更清楚的看到她。

可春荼蘼見夜叉如此,卻招招手,拍拍床邊,示意他過來坐,離近點。她的本意是怕說話聲音大,把小鳳再吵醒,若來不必要的麻煩。可她大小姐不知道,這樣得讓夜叉付出多大的意志力,才能保持對話狀態。

她斟酌了一下語言,把之前杜含玉告訴她的,有關於夜叉英雄救美的事詳細說了:朱禮謀反案,刑部尚書許文沖親自取證,結果因公殉職。懸崖邊的刺客,出行的杜家母女……

「因為我胸口這塊天然的痣,我們這一門就名為狼眼。」夜叉沉吟了下,打算對春荼蘼坦白。反正,她這樣聰明,又目睹過錦衣行事,早知道他有多麼黑暗和陰沉了。

春荼蘼當然明白,所謂這一門,其實就是指殺手組織。

「只是當年,我還被薩滿控制,我門中兄弟雖然追隨的是我,卻也只能間接為薩滿和他身後的巴戈圖爾做事。」夜叉繼續誠實地道,「這個任務是薩滿所接,也是他派我們去的。」

春荼蘼就算推測過,此時聽夜叉親口說出來,也有些吃驚。因為,這意味著大唐朝堂的內部,有人與突厥勾結。而且那個人的地位還不太低,還必與朱禮謀反案有關。

不過,現在她關心的不是這個,所以追問道,「為什麼沒殺杜含玉,當初她才多大,就已經很漂亮了嗎?」

「我沒注意。」夜叉很茫然,「你今天不說,我都不知道當年沒要了她的命。而我沒有殺了她,不是什麼惻隱之心或者憐愛之意,是因為,殺她沒人給錢,我幹嘛多事?」

誒?!春荼蘼愣住,沒想到是這個可能。

「這就是說,你拿錢辦事,不是救了當時豆蔻年華的小杜三,而是不願意做白工?」她問。

「不然呢?」夜叉攤開手,「殺人是我的任務,可不是我的愛好。我不只沒殺她,她全家我都沒動。至於死的家丁或者府里的衛士,全是自不量力,過來試圖幫忙的。算起來,是誤殺。」

春荼蘼啼笑皆非。

好吧,之前說夜叉到處留情的話,她收回。

…………66有話要說………

其實,還有不到十票,我就能進前十了,大家手裡有保底粉紅的,投吧。

另,請未正版訂閱的朋友好歹訂幾章吧。本書寫來吃力,因為查大唐律,或者設計案件什麼的,很費腦子呀。每當看到沒有粉絲值的朋友留言書評區,我這心啊,拔涼拔涼的。

感謝黃色天蠍宮、擦身而過打賞的香囊

感謝pdxw、UrwdaLOq1、甜沙拉、ljy、狐狸精的死黨、美靈23、打賞的平安符ˇ

謝謝。第八十章純潔的夜會

={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美人謀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