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謀律

美人謀律

第七十五章她撒謊了

[更新時間]2013年05月31日 16:02 [字數] 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賢王韓策並沒有多說,聽完春荼蘼自報家門,溫和的笑了笑,就走了美人謀律。

春荼蘼也直起腰,向相反方向而去。但她並不知道,韓策走出不遠就又回頭,看著春荼蘼的背影,對身邊最信任的親隨道,「無畏那小子,眼光倒是不錯。」

親隨低著頭,不知要如何回答。

韓策似乎也不是要聽回答,忽然又笑笑,自言自語道,「這下本王放心了,那小子惦記也是白惦記。一來,皇上不會允許。白相雖然不愛張揚,卻是實實在在的權臣,所以皇上不會讓白家和賢王府結親美人謀律。白相多聰明的一個人,豈會不知?自然也是不答應的。二來,這姑娘年紀雖小,但舉止從容,心智成熟,是個有主意的,如今這麼坦蕩蕩找來,已經擺明了沒有私心私情。長輩不答應,對方沒意思,讓那小子蹦噠去吧,早晚歇了心思,倒不必本王操心了。」

說完欲走,卻又轉頭看了看走遠的春荼蘼,微微搖頭嘆道,「白家是什麼好風水,眼看後輩不成器,就要沒落的,又出了個女中豪傑。皇上說得好,法場如戰場,白家,倒是出了兩位女將軍呢。」

春荼蘼當然不知道自己在賢王口中的高評價,而是直接到了會客的書房。不過椅子還沒坐熱,韓無畏就跑來了。他似乎才洗浴過,頭髮雖然紮起了,但濕漉漉的似要滴水。身上穿著藍色家常袍子,整個人清新如早上的朝露,帶著青草的香氣似的,可惜神情尷尬,還有點閃躲。

「荼蘼,對不起。」他聲音低低的,親自奉上茶。

春荼蘼愣怔了片刻,才明白他的意思,不禁歪著頭笑。「傻子,這道什麼歉!人生就是充滿意外啊,如果事事你都能算到,你就不是人,是神了。我可沒興趣和神做朋友,再說我也沒有大礙,別再糾結於此事了。」

「可是……」韓無畏還是很內疚。

「好吧好吧,如果你非覺得對不起我。乾脆幫我個忙,兩下扯平好不好?」春荼蘼笑問。

她知道,她在韓無畏手裡失蹤,他不僅是后怕、歉意、還有一種被侮辱的感覺。好像雄性動物要守護的,卻被人搶了,自個兒的地盤被人佔了,不讓他發泄憤怒,他得難受好久。

「我一定幫。」韓無畏終於坐下。他什麼也不問就答應,有一種急於要補償的意思。

「就是那個紅繡鞋案。」春荼蘼轉入正題。因為勸慰無用,不如直接做事。反而會好些。

「怎麼了?與你的綁架案有關?」韓無畏皺起兩條濃眉,眉心間形成一個小小的川字型皺褶。怪好看的。

春荼蘼卻搖頭,「無關。而且你聽我說,我的綁架案真的只是簡單的、為了錢財的普通刑事案,既然兩個罪犯已經互毆而死,就沒什麼必要再追究了。」

韓無畏垂下眼睛,掩飾目光中的異色。

他一直覺得,可以和荼蘼無話不談。至少……除了他那份多情的心思。他不想有什麼隱瞞她。可此刻,他有深深的疑惑,卻選擇了悶在心裡。

綁架案並非如她所說的沒有問題。而是疑點重重。沒有人注意過,那兩個假和尚除了胸口的利器致命傷,心脈全被震斷,絕對是內力突襲所致。也就是說,不是荼蘼沒看到木屋外的情況,就是她撒謊了。

當時,有人救她。

這讓他想起發生在范陽的那次春遊日刺殺,幕後主使已知和羅大都督脫不了干係。但是當時,也是他約了她出來,卻沒能保護她,讓她受了驚嚇。也有一個黑衣男人,拼了命的救她。

而她,從不肯說出那個人的行蹤和目的。而當日的刺殺,他悄悄檢驗過屍體,灰衣殺手的致命傷,也是被震斷了心脈,和兩個假和尚之死,手法相同。

是誰?那個男人是誰?為什麼她要隱瞞?為什麼她要保護那個藏頭露尾的匿名者?這個問題無時無刻不抓撓著他的心肝。人有一種本能,就是不需要證據、不需要邏輯,甚至不需要事實,就能感覺到危險,感覺到未知的敵人。現在的他,就是在這種狀態之下。

而且,他在暗中調查那兩個假和尚的來歷。幾天來他日夜奔忙,那兩個人假和尚雖然來歷成謎,似乎無跡可循,可也漸漸有了些線索,似乎和西域那邊有關……

「你在聽我說話嗎?」見韓無畏垂著眼睛不出聲,春荼蘼疑惑地問。

今天的韓無畏,似乎跟平時有些不一樣。往日,他目光坦蕩而直率,像

(快捷鍵:←)美人謀律 第七十四章側妃也是妾 美人謀律目錄(快捷鍵:回車) 美人謀律 第七十六章無頭女屍(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美人謀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