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謀律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 美人謀律 > 第七十一章不到黃泉不見面

美人謀律

第七十一章不到黃泉不見面

[更新時間]2013年05月27日 15:22 [字數] 349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文靜,你夜闖白府,最好有個解釋。」白敬遠說得緩慢聲音卻如冰刀,刺入別人溫熱的心臟,頓時化了,令人徹骨冰寒。

文靜被那無形的威勢所壓,膝蓋一彎,就跪倒在地上,「參見老爺。」

白敬遠眉頭微皺,「你已出家,乃方外之人,怎可還像以前在府中一樣?起來!快說,你來幹什麼?是蔓娘叫你來的,還是你家夫人?」春荼蘼的娘叫白蔓君,但昵稱蔓娘。至於那句夫人,說的是金藏老道

「是小姐和夫人兩個。」文靜站起身,卻仍然低著頭,囁嚅道。

春荼蘼若見到文靜現在的樣子,得大口吐血。在深山道觀之時,這位中年女道極是倨傲強硬,現在見了她的外祖父,卻如老鼠見了貓。可見,積威這種東西是很大的心理暗示埃否則以文靜的武力值,這書房內又無旁人,要了白相的命易如反掌。可她,卻嚇得連眼睛也不敢抬。

白敬遠肩膀一僵,人也瞬間陷入沉默。好半天才再度開口,「自從她們母女上山隱居,老夫找人秘密建了道觀,雖然你們要自給自足,可供奉之類的,卻不曾少過。你和你家夫人全有極高的武功在身,她還精通醫理,連太醫也未必比得上,所以保護蔓娘足夠。既然如此,有什麼理由要派你下山,還是兩人授意。到底…出了什麼了不得的大事

「老夫人和小姐讓我…奴婢問老爺一句,可是小小姐上京了?」文靜聲如蚊吶。

白敬遠正拿起茶盞,聞言,手驟然抖了抖,喜怒從不形於色的人,臉上居然閃過震驚,「她們是如何知道的?」問句,卻也是肯定。

公開的事,要打聽不難。可為什麼要打聽?不是避世嗎?不是永遠不下山嗎?每回送供奉的全是白林完全可以信任,必然不會多嘴的。那麼

忽然就想起前些日子荼蘼被綁架的事情,不禁大為訝然,心道:難道天意使然荼蘼的獲救與她的親娘和親外祖母有關嗎?不然,他派人調查過,綁匪斃命的地點與道觀相距甚遠,那母女二人自困於觀中,足不出戶,怎麼會去了數十里之外?還是大半夜的。但那對假和尚的死狀確實是互擊而死,除此外並無其他傷痕與那母女又有何關係?或者,是荼蘼在逃跑的時候遇到觀中的三人之一,被指了路什麼的。只是這樣又說不通了,如果只是指路,必不會多說什麼,那老婆子和女兒又是怎麼知道荼蘼的身世?最讓他揪心的是,荼蘼沒有跟他說實話?相處日久,他用血親之心疼愛縱容她就算目的不純,這丫頭難道沒有感覺,沒有感動嗎?

不過這些話他是不會問文靜一個女僕的。

「你家夫人自己,怎麼不來問老夫?」說完,又冷笑,但笑中卻有一股子凄涼無奈,「也是的。她說過,與我不到黃泉不見面。對,我已是半甲子之齡,卻離死還遠著呢。

他這話說得很重,文靜不敢吱聲,可想到夫人與小姐的吩咐只得從牙縫中逼出話來,「夫人和小姐問,若認之,如何?」

「母女天性,老夫如何阻攔?若非這天性,當年你家夫了也不至於和我鬧成那樣哼,不到黃泉不見面。好啊,真好。為了女兒,她強硬到這個地步」白敬遠仍然很冷淡,枯瘦而修長的手指,無意識的撫摸著書桌的邊緣,似乎陷入回憶。

可正當文靜面露喜意的時候,他的聲音幽魂般飄蕩在屋內,似把所有空間都填滿,「不過你轉告蔓娘,十幾年前,我說的話還做數,她要硬是認回女兒,就要有承擔後果的準備。老夫言盡於此,你走吧。小心些,別再被府衛抓住了,就這點本事,如何保護老夫的女兒。」

文靜情不自禁的打了個哆嗦,不敢多說,只後退幾步,把書房的門打開一縫,快速溜走了。

當一切歸於寂靜,白敬遠深深的搖頭嘆息,「天性?明明是冤孽1

他站起身,在書房內走來走去,也不知想的什麼。他當年的貼身小廝,如今的大管家白林一直站在門外,只看到白敬遠的影子一夜徘徊,徹夜未停,看起來孤獨而疲憊。

春荼蘼對此一無所知,第二天一大早,天才蒙蒙亮,她就神清氣爽的起床,收拾停當,穿上利落的男裝,吃了過兒親手做手營養早餐,然後帶著小鳳出門。現在春青陽不在府里,白敬遠去上朝,也沒吩咐下話來要禁她的足,加上她有那塊隨意出府的玉牌,所以沒人敢攔她,倒是自由得很。而側門外,大萌和一刀套好了專屬她自己的馬車等著。

「過兒呢?」大萌駕車,一刀騎馬護衛,見了春荼蘼,忍不住向後張望。

「我的院子不能沒人守著啊,過兒那小管家婆是不二人眩你若想她了,再出門時我換小鳳在家。」春荼蘼說著,雖然並非敷衍,可也沒多想。

哪想到一刀卻漲紅了臉,結結巴巴地說,「不是我不是那個意思。就是之前經常見面,突然不見,不知道她幹什麼去了。

唉唉,也不是經常見面,我是說……我什麼也沒說1

大萌意味深長的看了一刀一眼,令他更加尷尬。就連小鳳都感覺出異常了,只春荼蘼個感情遲鈍患者沒有反應,還說,「你解釋什麼?朋友之間互相想念很正常,自打過了年,你們放了長假,這麼久不見,我也想你們了。話說,雖然休假,你們的薪傣我可是照發,所以你們的功夫沒丟下是吧?」

「當然1一刀立即大聲回答,以掩飾剛才無意中的失態。

「那就好,那就好。」春荼蘼大喇喇的揮手,完全沒有半點大家閨秀的優雅姿態,「拳不離手,曲不離口,你們武功越高,我的安全越有保障,調查案情快捷。所以嘛,放假拿銀子不用不好意思,到時候為我拼上小命就行了。」說遠,露齒一笑,抬腳鑽進車篷中。

馬車,也是白敬遠特意為她備的。從這一點上來說,她可謂是得了盛寵,連孫輩中的嫡長孫白毓秀也沒這個待遇,惹了多少紅眼。不過這馬車式樣奇特,是照春荼蘼親手畫的圖專門打造,不是從馬車前後上下,而是側門,門下有摺疊式的台階。車廂內,有正座和倒座兩排,中間並沒有小茶爐、點心匣子之類亂七八糟的東西,很是寬敞。窗子也很大,雖然有窗帘,但若是嫌外頭吵,可以放下有非常隔音效果的隔板。總之,有點像西式馬車,不僅上下更方便,而且也不用踩著小凳。

這輛「獨特」的馬車打造耗時,造好就放在車馬房中,只大萌和一刀適應過兩回,今天是第一次上街。說不定,不久后它就會風靡長安。做為穿越女,春荼蘼在物質建設上也算有所成就,油然而生得意感。

「小姐,去哪兒?」大萌在車外頭問。

「縣衙。」同坐在車裡的小鳳答道。之前,她已經和大萌、一刀提過小姐接了新案子,所以雖然他們不知道具體細節,對這個目的地倒沒有表現出驚訝。

整個長安以寬達一百五十多米的朱雀大街為界,劃分為大興縣與長安縣兩縣為轄,青龍寺在大興縣的管轄下。所謂麻雀雖小,五臟俱全,整個縣衙就像個小朝廷,雖無六部,卻有相同職能的六房。到了縣衙后,春荼蘼直接到了刑房,說明來意。現在的她,算是名人,小吏自然知道,當下也不怠慢,直接報到縣令處。當然,沒少了好奇的瞄了幾眼。

此縣令姓包,人到中年,皮膚白皙,是真的白麵包縣令,具體是不是青天其行事就知道答案否定。青龍寺一案他行事失措,急於結案,想儘快抹平此事,沒想到被手下泄露出實情,如今急得嘴上長滿火泡。

但話說回來,天子腳下,大唐都城的縣令不好當,太精明厲害的,朝中大佬也不會讓其坐上這個位置,像包縣令這樣喜歡和稀泥,著急時只會自己撞牆,又容易拉他頂杠的就最好了。

所以說,人有多大才能,有時候反而是次要的,關鍵是得用。

「不知春六小姐,是想做哪位的狀師?」包縣令問。

春荼蘼暗中翻白眼兒,因為事情明擺著,她是代理本心和望空大師一方埃難道這案子中還有其他嫌疑犯,或者活著的苦主不成?

但心裡這麼想,嘴上還得客氣點,坦然道,「回稟大人,民女是做兩位被告的狀師。」

「他們請你了?」包縣令相當好奇。聽說,這位春六小姐收費很是不低,那兩個和尚窮得叮噹亂響,僧袍上全是補丁,除了一把子力氣,寺內連老鼠都沒有幾隻,如何請得起這位大唐第一女狀師?難道,他們真是做打家劫舍的買賣?

春荼蘼雖然聰明,而且目光犀利,總能發現隱藏在案件中最不起眼的證據,但此時也看不透包縣令的雙眼發亮是什麼意思,只如實答道,「我還沒見過兩位大師,接下這個案子,是我養父的意思……有話要說………

第二更奉上。

自己發現一個BUG,上一章說大伯娘管家,實際上應該是二伯娘,筆誤。因為大伯娘是公主,已經和大舅舅因為在真假皇帝案中發現被逼宮,自盡了。對外,當然是稱為病死。

第三更待續RS!~!

(快捷鍵:←)美人謀律 第七十章有人闖府 美人謀律目錄(快捷鍵:回車) 美人謀律 第七十二章見面不如聞名(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美人謀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