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謀律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 美人謀律 > 第六十八章大唐重口味

美人謀律

第六十八章大唐重口味

[更新時間]2013年05月25日 10:18 [字數] 365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春荼蘼離開的時候,心中滿是絕望,生怕夜叉真的不能醒來就這樣離開這個世界。她才懵懵懂階約旱男囊猓覺得夜叉可能是她活了兩輩子,惟一真正愛上的男人,怎麼就會有突發情況,讓兩人前後腳陷入危急呢?難道,她有了重生的機會,上天還給了她彌補親情的可能,就不能再讓她擁有愛情?

可惜她不能久留,因為怕兩位祖父查崗。如果發現她不在,以後再出來就難了。

夜叉仍如雕塑,在寂靜的黑暗中枯坐,她卻不知,她的身影消失在菜窖門口的剎那,夜叉緩緩睜開了眼睛。他仍然虛弱,手指勉力提起,輕撫著自己的嘴唇,神色複雜,好久都沒有動。

不過她告辭時,本來很冷淡的金藏和文靜兩位道長居然走出小樓,請她喝杯茶再走。

錦衣驚訝到不掩飾,因為之前他找來時,面對的可是兩輪打鬥和隨後的敵意與戒備。第一輪對文靜道長,勉強平手。第二輪對金藏老道長,輸得相當難看。若不是他長得是憨厚相,又花言巧語,騙過了這一屋子女人,只怕比夜叉死得還早。至於說想喝口水,對不起,得自己到井中打,而且還是在文靜道長的監視下。

為什麼春荼蘼有不同的待遇,難道只是因為她是女的?沒這麼簡單吧?這是不是冥冥之中的天意,夜叉重傷之下哪裡不好躲,偏偏找到這個道觀,鑽進人家的菜窖。然後,他順著記號找過來,春荼蘼又為了夜叉而出現。於是啪的一傢伙……可能撞破了某些秘辛。得知春荼蘼是白家的孫女,並且有個姓春的養父后,連金藏老道長臉上也很精彩呢。

他很好奇,可馬上就就換上了一幅呆相,點頭哈腰的到菜中拔了兩顆菜到前院做飯去了。離得遠點,免得人家懷疑他。再說,喝杯茶就會配點心,如今都晌午過了沒人管他,他不能餓死不是?

而春荼蘼因為夜叉在人家的地盤上,還是那樣說不清、道不明的詭異狀態,自然不敢得罪人,儘管想快點回去,免得穿幫,卻還是耐著性子留下。哪想到說是喝茶桌上卻擺了幾樣新鮮小菜和蘑菇山菌之類的,還香噴噴的白米飯,茶只是飯後飲用的。

早上出來的時候,她心裡擱著事,胃就感覺一直堵著,根本吃不下,折騰了整個上午,雖然心緒還是七上八下的不安卻也真是餓得前心貼後背了。又想夜叉現在生死不明,她可能會經常跑來跑去,沒有體力怎麼行?於是也不多客氣道了謝就開吃。

小鳳一直對她使眼色,意思是叫她謹慎點,但她想,對方能救下夜叉,就不會害她,而且那位老道長目光犀利,她還是大方點才能搏人好感。

哪成想,簡簡單單幾樣素菜,卻炒得極有滋味,居然還有一盤炒雞蛋也是香氣撲鼻,不知不覺間,春荼蘼連盡三碗飯,菜也被一掃而空。

吃完,才驚覺不好意思。但金藏老道長一臉慈愛的看著她,讓她的尷尬立即消失。

那感覺就像祖母看著自己親孫女喜歡吃自己做的飯菜竟然帶著些幸福的神色。再看一邊的文靜道長,雖然對她的飯量瞠目結舌,卻也沒有不開心的樣子。

「我最喜歡看姑娘家好胃口。」金藏老道長慈和地說,「好多所謂的大家小姐,吃得比鳥食還少,頂多和兔子一樣多,真是讓人擔心她們的身子。」她改了自稱,不再是貧道,而是用了我字,而且說話的態度詼諧親近。她老人家改變得極其自然,不過春荼蘼敏感,還是發覺了。

一邊的文靜奉上茶,就算春荼蘼這種喝茶像牛欽,總是大口灌,完全不懂欣賞的,也知道這是頂級好茶,清香芳醇,回味無窮。難得的是,沒放香料、鹽、胡椒之類的玩意兒。

大唐人,重口味啊!

她再度道謝,捧在手上。茶盞是簡單的白瓷,但是潔白如玉,色澤勝雪,一看就不是普通人用得起的。上繪了幾朵含苞桃花,栩栩如生,素中帶艷,看著讓人愛不釋手。

「這是觀主所繪,特意找高手燒制的。」金藏道長笑眉笑眼地說,「你若喜歡,就送你一套。」

「這怎麼好意思。」春荼蘼嚇了一跳,「萍水相逢,您對我的未婚夫婿還有救命之恩,我還沒報答您呢,哪能要您的賞賜。」

「我們道家,講求的也是緣字。」金藏道長溫言道,「你與小觀有緣,說句倚老賣老的,我一見你就喜歡,幾個杯盞而已,不必客氣。」

一般說完這種話,主家就會叫人把東西包起來,春荼蘼都準備謝辭了,哪想到金藏道長卻沒這麼做,而是不留痕的轉移話題道,「聽你那丫頭剛才的話音,你這丫頭身世奇特。我在深山已久,不問外事,今天倒是好奇得很,能和我老婆子細說說嗎?」

春荼蘼抿了口茶,正好垂下眼睛,擋住變幻的神色。

這個道觀中的人很奇怪啊,好像對白家特別好奇。只是她強烈的感覺到對方沒有惡意,腦子迅速轉了幾鬧考慮到她的身世在長安城中盡人皆知,打聽一下就知道,她不用小氣巴拉的藏著掖著,就把那套對外的說詞講了一遍。

在說到父親是春大山、祖父叫春青陽,她原來住在范陽,家為軍戶之時,她無意中目光一瞄,恍惚見到裡屋有人影閃過。她這才注意到,隔間放置著八扇屏,雙紗雙鵰,是十分高超的技藝。這道觀真是低調的奢華,看著樸素,實則處處用心思,都是好東西。

「不知道春丫頭的生辰八字是……」金藏道長問道,但馬上意識到有些不妥,因為這年頭人們的生辰八字是半保密的,除非說親的時候,不然不能隨便透露。

還有,算命的時候。

於是她又補充一句,「我們觀主修習道法,替人批命排八字是極好的,不如贈你一卦。」

到這時候春荼蘼如果還沒有懷疑,就實在是太傻了。只是話說到這個份兒上,她不能隱瞞,畢竟夜叉還要在這裡一陣子。

不過她也留了個心眼兒假裝不好意思的說,「我只知道我是慶平元年十月初十生的,具體的時辰……我從小就沒了娘,我爹倒沒有和我說過。」她不拒絕回答提問,卻也不說具體時辰,如果有妖道施法害人,或者別有用心的話也不太礙事。

只是她才說完,內間里又傳來重物落地的聲音,金藏道長倒還鎮定,卻唬得文靜變了色。

金藏道長就連忙道,「春丫頭,剛說送你一套茶盞,你今天兒就帶回去。文靜,拿那套從沒用過的粉荷杯子出來包好了,給春丫頭帶回去。我瞧著天色不早,山路又難行待會兒你送她們主僕下山,免得被家裡的長輩知道了,少不得一頓教訓。春丫頭,你是偷跑出來的對不?」

春荼蘼赧然點頭。

轉瞬就意識到這老道長看似前言不搭后語的話,卻成功的掩飾了剛才內間的聲音,順便把算卦的事也帶過去了,不禁暗嘆薑是老的辣,連她自詡機靈,都給繞裡頭去了。不過,那觀主似乎很沉不住氣聽到她說的話總是一驚一乍的,很是失態,也不知是為什麼。

轉眼,文靜拿出來一個普通的藤編盒子,裡面鋪滿了軟布和絮麻,大約是起防震作用。只是看到這盒子春荼蘼心裡就像閃過一道光芒似的,突然想起剛才在菜窖中的熟悉感來自哪裡。

當時,她看到個盒子。當然和這個藤盒不同,但卻和白府里送人的點心匣子一模一樣。

供奉此處的,難道是白家?她們安國公府?這個年代,高門權貴喜歡供奉特定的寺廟和道觀,以示虔誠,以求其福,白府自然也不例外,但大家供奉的全是香火鼎盛的地方,怎麼會資助這樣一處小觀?而且既然她沒聽說過,就證明別人也不知道,是秘密進行的,為什麼?

不會是外祖父的外室吧?倒聽說有人包養尼姑或者女道的。若真如此,夜叉的秘密豈不是很容易泄露?想到這兒,春荼蘼冷汗都要下來了。

但轉念一想,又覺得不對。她外祖父白相,雖然心機深沉,為了家族利益不擇手段,什麼都可以拉攏,什麼也可以犧牲,堪稱冷酷,可是相處下來,她卻清楚外祖為人儒雅高傲,就算行小人之事,也立身於君子之德,這種上不得檯面的桃色交易是不屑為之的。他要置外室,也會大大方方的。況且,他老人家最近很是修身養姓,連歐陽姨娘那裡也不去,哪會來這麼偏遠的地方?只是走上來,他就先累趴下了。

但終究,此觀與白家有關聯,夜叉就危險。只是她現在不方便露出什麼形跡,她需要回家試探一下,然後再想個辦法解決。反正看起來觀里的人暫時不會下山,山下的人也暫時不會上來,算是給了她充分的時間準備。

隨後,金藏道長沒有食言,由文靜道長帶她和小鳳下山,因為走了捷徑,一路小鳳又背著她,兩人在黃昏時分,驚險的回到凌花曉翠。

「今天沒事吧?」進了屋,春荼蘼就問過兒。

過兒臉色不好,拍著胸口道,「小姐您可回來了,再這樣,我得短壽十年。老太爺和白相倒沒要進樓,只親自過來問過您睡得如何,讓奴婢給含糊過去了。倒是老爺,急火火的要見小姐一面,為此還被老太爺訓斥了幾句。奴婢看老爺臉色十分不好,只怕是真有急事……有話要說…………

預報:明天有劇情重大轉折,後天就三更之爽。

感謝擦身而過9868打賞的天使之翼

感謝……兩張)、pduw、驕傲的小花狗、窈窈傾城、打賞的平安符

感謝單小呆、美靈123、甜沙拉、凌、打賞的限量蛋糕

謝謝RS!~!

(快捷鍵:←)美人謀律 第六十七章白馬公主 美人謀律目錄(快捷鍵:回車) 美人謀律 第六十九章殤逝(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美人謀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