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謀律

美人謀律

第四十九章三六九等

[更新時間]2013年05月08日 10:27 [字數] 281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皇后……」韓謀緩緩開口,「你身居鳳位,母儀天下,就算不能明辨是非,也不能聽信謠言美人謀律。荼蘼,朕見過不是一次兩次,非那類輕浮女子。」

「可是空穴來風,未必無因美人謀律。臣妾瞧著,小正和無畏,都似對她有心。」皇后想了想,又加上一句重的,「皇上就不怕未來的兩大國之棟樑,為個女子,將相不和?」

韓謀目光閃爍,似笑非笑地說,「荼蘼長得不差,特立獨行,胸有珠璣,堪比男子,無論小正和無畏,對她生出些別樣心思,知好色則慕少艾,不是很正常嗎?但皇后也說了,婚姻事用父母之命,朕這君父不點頭,小小綺思,隨時時間推移就會過去的,擔心什麼?」

「皇上無心,白相呢?」

韓謀笑起來,似乎覺得皇后問了蠢話,「白相一向機敏,早向朕表明了心意。他把荼蘼的養父送到賢王府做府衛隊正是什麼意思?那是表明無意將孫女許配給無畏。哪有世子與隊正之養女成親的?那不成了奴婢嫁給主子?白相知道朕對無畏另有安排,所以表示了態度,這是忠心懂不懂?」說著嘆口氣,眼神中的憐憫一閃而過,「白世玉文武全才,為了表明白家無意再攀權勢高峰,他都捨得長子尚公主而遠離朝政,何況現在的荼蘼?」可惜,有的天才就是生不逢時。如此,還不若蠢笨些的好。

由此又想到春荼蘼,這丫頭是個有福氣的,因為她遇到了英明如他的皇上,想要以律法規範百官與萬民行為的皇上。

「皇后也想偏了春家丫頭。」韓謀又道,「她雖已經及笄,但腦子裡卻還沒有動姻緣的那根弦,跟小正和無畏都只是論朋友交情。哈,長安雙駿,我大唐最高貴的兩個年輕男子。長安的貴女們眼光不壞嘛,只可惜用力用錯了地方。」要男人的心,自己去搶啊,打擊別的女子有什麼意思。

「難道一個國公府庶出的丫頭,還看不上天潢貴胄?」皇后反過來又為康正源和韓無畏鳴不平。說到底,是看不慣春荼蘼罷了。

「反正朕沒看出荼蘼對他們兩個有別樣心思。」韓謀又好氣又好笑,「真沒出息,還有皇家血脈的。結果是一對單相思的笨蛋傢伙。」

「皇上1

「依我說,荼蘼在長安貴女中這樣遭恨,全是這兩個禍水鬧的。」說到這兒,韓謀笑起來。

韓謀一針見血,但其實令春荼蘼悲催的不只是那兩個年輕的帥哥,一中年一老年帥哥也沒起好作用。她彷彿成為一股闖入舊秩序的新力量,不管是對男人們的朝堂來說,還是對女人們的社交圈子來說,都成為了威脅。

不過外祖父有命,讓她多和京中貴女及貴公子聯絡感情。彼此熟悉,她則完全照做了。令白敬遠很欣慰,哪知她其實另有目的。

此大唐也有那個習俗:正月里不說媒。

春大山於法定的開衙日去了賢王府報到,工作上算是穩定了,春青陽就開始積極考慮兒子娶個填房的問題。若是從前,倒也簡單,找個身家清白的普通女子就成了,相貌家世還都在其次。關鍵性情要好,寬容大方,能夠持家。免得娶妻不慎。殃及三代。

但現在不同了,春家成了白相家的乾親,春大山自己還是從八品的武官,重要的是春荼蘼名聲大噪,於是春大山的填房就要精挑細眩倒不是春家父子自抬身份,他們都厚道正派,不是攀龍附鳳之輩,怕只怕給春家的心肝寶貝帶來麻煩。

萬一是借婚事另有企圖的呢?萬一是想藉機從外圍搭上國公府的呢?萬一出身不好,導致言行不好的女子進門,未來拖了荼蘼的後腿呢?萬一家世不清白,上不得檯面,令別人再度嘲笑荼蘼呢?

可春家到底門弟不夠,在京師長安,兩三品的大員都有好多,五品以下根本算不入流。

於是春大山就成了高不成、低不就的典型,好在這時候他的美貌發揮了極大的作用。幾次公開的露面后,其實是春荼蘼拉著自家老爹逛長安,吃吃玩玩,春大山「艷名遠播」,除了長安雙駿外,大唐國都又出了個佳婿的好人眩

所以說,長得好看,無論古今中外都很吃香的。只是春大山面對的女性對象是出身略差些的、望族不怎麼顯赫的分支、或者過了花信之期的,再或者守寡的名門貴女什麼的。

目前為止,雖然沒有人正式提親,但好多人家表達了隱晦的意思。春青陽對長安算是兩眼睛一摸黑,春大山又對續弦一事表現淡漠,不怎麼上心,只能是春荼蘼承擔起相看和側面打聽情況的重要任務。

這很不像話,女兒插手親爹的婚事。可怎麼辦呢?條件就是這麼個條件,反正她驚世駭俗的事也做多了,不在乎再多一兩條。

而這,才是她參加各種聚會的真正原因。要知道對春大山有意,且春青陽認為可以了解一下的人家,都或多或少都與京城的權貴圈子有點關係。

春青陽按照自家的原則,還給分了三六九等。

三等是年齡相仿的無子女寡婦。死了丈夫還肖想春大山的,多半家世豪華。另一方面,畢竟春大山都娶過兩回妻,女兒都這麼大了,不可能只想娶個大姑娘,失婚婦人也可以,但對其人品和性格要求高點,不能是跋扈的。

二等是家世出身略差,可是家風正派人家的姑娘。最好有父兄不是白丁,能和八品武官相匹配。這樣,雙方即不會低娶,也不會高嫁,說出來名聲好聽,日子也定能過得安穩。雙方門當戶對,以後麻煩事少。

一等比較稀罕,是遊離於顯貴之外,但有一兩門拿得出手親戚的人家,女兒知書達理,只是因為各種原因耽誤了婚事的高齡女子。春大山三十多了,又不是那些不正經的老男人,非要娶小姑娘不可。對他來說。同齡層的女子更容易接受。

而貴公子和豪門少女八卦起來,那信息量真的很大,張家長、李家短,全長安中層門戶以上的人家,沒有他們不議論、不好奇、不打聽的,純粹閑得難受,但對春荼蘼非常有用。所以她也不管別人願意不願意讓她參加聚會,只要出於禮節邀請她。好二話不說,肯定點頭。

一時之間,她忙碌極了,幾乎天天出門。很多人猜測,春荼蘼這小門小戶養大的姑娘,就是眼皮子淺。這不,才進入上流社會,淳塗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美人謀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