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謀律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 美人謀律 > 第四十三章別惹我(下)

美人謀律

第四十三章別惹我(下)

[更新時間]2013年05月03日 05:53 [字數] 285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飯後,白敬遠被白世林請去書房,說是有事商量美人謀律。其他的老少爺們兒見此,也都找個由頭離開了,只剩下一堆女人,乾脆坐成一桌,喝茶聊天。

春荼蘼本來想走,卻被二伯娘葛氏留下了。

「你初來乍到,兩眼一摸黑,府里這麼多人,一時怕也認不清,現在正好和姐妹們熟悉熟悉,你四姑五姑雖然是長輩,到底年紀差不多不是?二伯娘琢磨著,總有姑娘家的梯己話兒說的美人謀律。」葛氏溫言道,一臉當家主母的溫柔慈祥。

她都這樣說了,春荼蘼儘管想立即飛回去,陪伴春青陽,卻也不得不笑笑,努力坐安穩了。

可惜,沒人接葛氏的話,場面有幾秒鐘的尷尬。

春荼蘼的「嫡母」黃氏就拉過場面說,「看荼蘼這孩子,可見是個不會說話兒的,你二伯娘這樣疼你,好歹道個謝埃」她語氣中帶著淡淡的責備,倒似春荼蘼是她一手帶大的。其實從昨天進府,除了認親時鬧哄哄的、彆扭地叫了了她一聲「母親」之外,再沒見過面兒。

春荼蘼儘管很厭惡這些虛禮,卻從善如流,可才想開口說個謝字,就聽五姐白毓燕輕聲笑道,「娘,你可真是。六妹妹是什麼人,這世上的人都啞了,六妹妹也還能開口,她可是狀師。」

春荼蘼微一蹙眉。

什麼意思?這就要對上了?這白家的第三代是不是都沒有腦子?先開始鬮的是嫡長孫,第二就輪到本房的嫡長女。這樣的地位應該拿人當槍使才對,怎麼倒搶著當槍?

欺侮她?以不她會忍就大錯特錯了。本來考慮到正是年下,有什麼對仗明年開春再說,一年之計在於春嘛。但她們要開戰,那就搶日不如撞日吧。

想到這兒,她就又笑了,「世人愚昧,以為做狀師就是動動嘴皮子·其實不然。律法較之男人們科舉讀的書還要難,要研究起來真要費一番功夫。外頭人的淺見,不過是粗鄙之人的粗鄙道理,五姐是國公府三房嫡小姐·可不能讓他們蒙蔽了。」一下就給頂回去。

白毓燕的臉子唰就掉下來,冷笑道,「六妹妹的意思是說,我們都是沒見識的了?」

春荼蘼一臉純真無害,「沒有埃

一個人說話,只代表一個人,難道還株連不成?」意思是就你沒見識·不要攀扯別人好嗎?

白毓燕是黃氏長女,白世遺長年不在身邊,黃氏對她頗為嬌慣,哪受過這等氣,蹭一下站了起來,「果然是外面長大的,沒點規矩禮儀。我是你姐姐,你居然如此刻薄無禮1她坐得本來離春荼蘼近·手中又端著茶,氣憤之下,茶盞隨手丟了出去。終究沒敢真對著人·但卻擦著春荼蘼腳邊落地,濺起的殘茶和碎磁,染了她的裙邊。

小鳳一急,立即過來查看。那邊,八妹白毓婷的丫頭本想上來幫忙,卻被擠了下,摔坐在了地上,疼得直哎喲。白毓婷是個膽小的,見狀就抽答一下,似乎立即就要哭出來。

一時之間·剛才還寧靜祥和的花廳內亂成一團。

「大年下的,都給我消停點1黃氏不愧是將軍妻,這時候低喝了一聲,還挺威嚴的,「一個兩個的都不省心,好好坐著說話兒。」又轉向白毓燕·瞪了一眼道,「端茶也不穩當,看,嚇著你六妹妹了吧?」說完,又看了春荼蘼一眼。

雖是一瞪一看,但其中意思卻正相反。前者如風,後者似刀呀。

他令堂的,明明是潑我茶,到黃氏這兒就成了沒端穩?還真會顛倒黑白埃當小爺是什麼人?居然敢潑我!春荼蘼心頭隱隱冒火。看不起她沒關係,陰陽怪氣的也使得,冷嘲熱諷不過是動動嘴皮子,動手就太過了。

原來在國公府,第二天見面就撕破臉是可以的嗎?那太好了!她本來就不耐煩應酬!

「沒事沒事,五姐手滑嘛。」春荼蘼抖了抖裙邊,心中氣,臉上卻還保持平靜。同時,對小鳳丟了個眼色,讓她先站一邊。

「一家子女眷,說點琴棋書畫、刺繡賞花的多好,別提外面的事。」突發的混亂稍平息之後,葛氏打圓場,「我瞧著剛才六姑娘沒怎麼吃東西,可是不合口味?」

「她們氨黃氏皮笑肉不笑地環視屋裡的人,「想是好奇公堂上的事,多嘴多舌的。」

哼,少裝好人,還不是你留下這個賤丫頭,想看笑話?現在息事寧人了?想得美!非把你護著的那兩個小姑子拉進來,不然明天老太爺知道這事,豈不讓三房一家子頂杠?天塌了,也得砸大家才是。

黃氏暗想,那「多嘴多舌」四個字說得是誰,葛氏心裡明白。而且她又恨春荼蘼當著眾人的面兒給自己的親閨女沒臉,也不管到底是誰挑的頭兒,打定主意要鬧起來。

春荼蘼冷眼旁觀,對國公府內宅有了更清楚明白的了解。

照理說,相對於其他大家族來說,白氏的人口和人際關係算清靜的現在看來,真是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葛氏和黃氏沒一個事兒的主兒,表面上和諧,實際上明爭暗鬥。她們都沒有白氏內當家的大智慧,小精明卻是不少,尤其擅長指桑罵槐,禍水東引。

不過葛氏與黃氏對她的態度有區別。

葛氏是陰險:看不起她,想看她的笑話,雖然也覺得她的名聲帶累了自家,但葛氏只有一個庶女,三姑娘白毓珠,而且還出嫁了。如今因為身子不好,接回良家養病,存在感很低,不用考慮。至於影響兩個小姑子的婚事,與葛氏何干?讓老太爺發愁吧,誰讓他非接那野丫頭回來?二房的嫡長子和庶次子都訂了親,另一個嫡子老四白毓風還小,等這醜聞過去再尋親不遲。

黃氏則是憎恨:沒有任何一個女人能平靜對待老公在外頭生的孩子,而且還被拐帶過,又給找回來了,並深得家主的喜愛,蓋過自己的嫡子女。若是可以,黃氏會堅持不讓她進門並恨不得買兇殺了她的。另外,三房的子女們都還沒尋親,受影響最大,於是又加大仇恨值。在這種情況下黃氏還得裝出嫡母的樣子來,所以她是黃氏的心頭刺,再被人撩撥,不除不痛快。

至於所謂的四姑、五姑,年紀比她小,也是庶女,但占著輩分不知為什麼,看她的目光很是厭惡。她自問沒惹她們,難道是道德潔癖?此時,她就感覺到來自她們的白眼飛刀。

她不介意,卻也無所畏懼地回望,坦然大方,毫不心虛。

可惜,這在白蔓羽和白蔓竹的眼裡就成了挑釁。

兩人對視一眼想起早上二嫂說過,父親發了話,再不許白家的女孩子和羅家來往登時氣不打一處來。她們與羅氏雙姝歷來交好,大家同是庶女,家世卻極好,很有共同語言。現在因為春荼蘼這個「野種」卻要斷了來往,真真是沒有道理。

「說起公堂,我倒真佩服小六子。」四姑白蔓羽道,「我想想那些殺人放火的人和事,就嚇也嚇死了。聽羅家姐姐說,小六子那時還去過軍營,看過刨出來的屍首更為了給一個罪犯當狀師,進過死囚牢呢。」

這是嘲諷她不顧名節,出身低級。

五姑白蔓竹因為是白敬遠老來得女,向來受寵,且跋扈慣了,所以說話直接而輕蔑「狀師是賤業中的賤業,小六子,你以前為了生計這樣做便罷了,雖然為了五斗米而折腰,還是失了該有的氣節。可現在你既然成了咱們國公府的姑娘,往後就別再做這樣丟臉的事了。」

「回五姑姑,律法一事,何來低賤之說,不過是偏見。」春荼蘼淡淡的,「我聽聞五姑姑對除暴安良的俠士向來推崇,豈不知我還蒙冤之人清白,令惡人伏法,正是俠義之舉。」

「切,說得好聽,你不過是愛銀子罷了。」白蔓竹冷哼道,「篷門小戶的出身,自然眼皮子淺。你要多少錢,五姑我還有點私房,給了你便罷,別再去丟我們白家的臉1

「是埃」白毓燕插嘴道,「祖父和父親雖認回你,可你到底是不是當年丟了的孩子,還未必就讓人全信呢。」

春荼蘼板著臉,站起來。辱及她所愛的律法和她的身世,那就是觸及到底限。

再看其他人,白毓珠懦弱、白毓婷膽小,葛氏和黃氏假裝低聲交談著什麼,似乎沒注意到小輩的爭執,另三個全是針對她的。周圍,丫鬟們有七、八個,除了小鳳,都是看熱鬧。

她露出散發寒氣的笑意,雙手按住桌沿下端,往上用力一掀。

沒人料到他會這樣,嘩啦啦一聲亂響后,桌子翻倒,桌上的東西摔碎了一地,驚叫聲此起彼伏,真是好聽埃哎呀呀,不巧得很,五姑同學年紀小,嫡母坐得位置不對,身上灑了水和果子,更顯狡猾。

「你!你幹什麼?」黃氏氣極,大叫。

「哎呀,我和手滑了。」春荼蘼無辜的看著自己的手,張大眼睛,好懊惱的樣子。

然後,又很氣人的著補了一句,「你們還是別惹我了,一惹,我就容易手滑,下回還不知會打碎什麼東西呢。」

……………66有話要說………

早說過了哈,本文非宅斗,但背景和輔線也要寫的,所以大家不用誤會。

公眾版發了四月粉票感謝貼,請大家有興趣的去看看。我知道大家投我票,不是為了一聲感謝。我只是想表達,我記得大家對我的好。

感謝sania220、pduw打賞的和氏壁,二位大約是獎勵我三更,謝謝啦

感謝櫻花雨梨花淚,誰與誰相隨、弱水、單小呆打賞的平安符

謝謝。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美人謀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