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謀律

美人謀律

第十三章伴君如伴虎

[更新時間]2013年04月08日 12:04 [字數] 3551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一路通行無阻。

春荼蘼不禁自嘲,兩輩子都沒有過這種待遇,相當於有人給開道和清場了。就連進皇宮的時候有人盤查,也是車夫在外面交涉,很快通過,康正源連動也沒動一下。

下了馬車后,春荼蘼低目垂首,半聲不吭,眼睛只看著前面康正源長袍的下擺,亦步亦趨地跟在後面。總之,低調些、存在感降低些最好,犯了錯誤也容易矇混過去。至於進了什麼宮殿回話,她是不認得的,也沒人給她解釋。

「民女春荼蘼叩見皇上。」得到康正源的示意,春荼蘼連忙跪倒,匍匐於地。她沒接受過見駕的禮儀訓練,但基本禮節還是懂的,反正誠惶誠恐就是了。

康正源並沒有跪,大約只是施了禮,不過春荼蘼因為一直把臉沖著地面,並看不到。只聽一個男人說,「你先下去,殿外候命。」與第二眼帥大叔的聲音非常像。

「是。」康正源畢恭畢敬退下。

春荼蘼保持著伏地跪拜的姿勢,沒人開口叫她起來,她就只能這麼僵著。好半天,就在她快堅持不住的時候,男聲又起,「向前跪些,抬起頭來。」

好吧,沒關係,皇上要擺譜么,就讓他擺好了,誰讓人家是大唐的終級大*oss呢。在前世也要受老闆或者有權勢的當事人的氣,她完全能忍。春荼蘼暗想,同時向前膝行幾步,直起身子,雖抬頭,眼波卻仍然向下。

「看著朕。」又說。聲音平緩,沒有半絲波動和溫度。卻也,並不冷。

春荼蘼沒有惶恐,抬眼,然後迅速又低下頭。

「你說,朕是真是假?」皇上吩咐道,「一模一樣的臉,你分辨得出來嗎?」他甚至連龍袍也沒穿,一身的白,同樣的瘦。

「皇上吉祥。」她確認,辮子劇的台詞衝口而出。不過,算是明確回答了上面那位的問題。

韓謀抬了抬眉,奇怪於春荼蘼新鮮的說法。他聽說她創造了很多新詞,都古怪得很,偏偏細咂摸起來都很貼切。這女子,到底是什麼人物?看起來,不過是普通的小家碧玉,只渾身的氣度天成,倒似大家閨秀。

「你怎麼確定的?就連朕,見到那冒牌貨,都覺得像照鏡子一樣。」他半真半假地說,「有那麼一瞬,甚至分不清是身處鏡中還是鏡外。」

「回皇上,其實很簡單。民女得見天顏,立即感覺全身的汗毛都豎起來了。」她說的是真話,見到韓影子時,雖然他頂著皇上的身份,但她沒有害怕。可現在,她真有些肝顫。

「朕很兇?」有一絲不悅。

「不是凶,是令人油然而生的尊敬、崇拜、臣服、敬畏之心……反正是……一切美好的辭彙都無法形容的。」

她這馬屁拍得別緻,韓謀不禁笑起來,「不愧是狀師,果然巧言能辯。」

「回皇上,這是民女的真實感受,與做狀師無關。」春荼蘼忍不住為律師這一行辯解,「狀師是以律法為武器,保護自己的委託人的。很多狀師在現實生活中甚至是木訥、寡言少語,只有上了公堂,才會侃侃而談。其實,這和大將軍上戰場是一樣的道理。」

「哦,怎麼一樣呢?不妨說來聽聽。」韓謀來了興緻,「你打過的官司,朕倒是都知道。」

春荼蘼心頭凜然。

如果說她和康正源北行巡獄的事皇上聽過,正常。畢竟康正源直接向皇上彙報情況,若皇上有興趣,打聽打聽細節,當成話本故事聽,也是可能。但他是一國之主,應該不會注意到她這種小人物才對埃說什麼她打的每一場官司都知道,難道她一直被暗探跟蹤了?還是各地會把案件的情況報上來,冒牌皇帝案后,皇上注意了自己,於是調來案卷研究了下?希望是後者吧,否則她的太多秘密都會暴露的,特別是到洛陽后的事,還有夜叉……

而到現在她還有個巨大的疑問,皇上為什麼欽定她為影子大叔的辯護狀師?

只是現在不是分析和詢問的時候,她定了定心,正色道,「民女以為,兩者最大的相同之處是,都講究天時地利人和。打仗要關注敵軍隊的人數、陣型、敵方的優點缺點、目的、當時天氣如何、敵人主帥的習慣。而打官司,天時是詳細的案件調查,地利是律法的運用,人和是考慮法官的性情。還有輿論、民眾的同情,法官以往對這種事的態度等等。」她才進大殿時是有些害怕,可說著說著,卻坦然了起來。

「嗯,說得有點道理。」韓謀點頭道,「律法是武器……」他又重複了一句,「朕曾聽聞你說過,律法是保護人的,可惜所有人都覺得律法是懸在脖子上的刀,是懲罰人的。說說,你為什麼想得與別人不同。」

春荼蘼斟酌了一下,才說,「民女除了唐律之外,讀書不多,但曾聽祖父講諸子。祖父講道,韓非子在《五蠹》中說『儒以文亂法,俠以武犯禁。』以民女的淺薄理解,應該是說文人們以手中筆擾亂法制,俠士們總是用暴力觸犯律例。也許,那些文人和俠士是出於好意,想保護別人,追求正義,可好意與惡意誰能判定?而,一個穩定的社會秩序應該是高於一切的。律法,卻正是規制秩序的。若無秩序,失去律法的規範,無人能獨善其身。」

她一說法律的事就有些興奮,話一說完,她覺得自己有些忘乎所以了,連忙請罪道,「民女一時胡言亂語,望皇上恕罪。」

她低著頭,沒看到韓謀有些動容。略沉默了片刻,聽到韓謀又說,「你說得有理,又何罪之有呢?只是,你膽子不小,一介民女,卻敢在朕面前說出這番與眾不同的言論。」

「在皇上面前,哪有膽大的人?」春荼蘼補上一記馬屁,「就算所謂的死諫之臣,也只敢在有容人雅量的皇上面前說道,即罵了皇上,還全了忠名、清名,簡直是占皇上便宜。換個暴君、昏君試試,有人還敢直諫就怪了。」魏徵怎麼樣?厲害吧?那是因為他遇到了唐太宗李世民。換成楊廣,十個腦袋也不夠砍的。而她這樣說,那意思是:您是個有肚量胸襟的皇帝,不會和我小女子一般見識。

她這個吹捧,顯然比剛才那個強多了,說得韓謀心裡分外熨帖,明知道她是捧自己,心裡偏偏就忍不住高興,竟然還有點知己感。可對方還是個小姑娘,若沒有記錯,還有半個月才及笈。這姑娘生就什麼樣的心肝,怎麼於律法一道,看得比那些老臣還透徹呢?

他不知道春荼蘼內心裡千年後的靈魂,只道是天縱奇才。因為,之前調查了春家祖宗十八代,絕沒有任何異常,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一家。除了春大山的出色,以及和一個神秘女子的姻緣,和隨後出生的這個女兒。

他本來對這個姑娘沒有多少好感,雖然她在律法上有獨到之處,可身為女子卻以做訟棍為業,令他不能理解。重要的是,和那個影子相交甚密,還猜出了某個秘密,算是不能留的那類人。所以,他態度冷淡,一直讓她跪在那兒,如今看來真是失了為君的風度。只是……

「那麼朕的行事與律法衝突,又當如何?」他拋出這個問題。

春荼蘼的心肝顫了三顫,知道這問題必須回答得講究。

她剛才之所以這麼鋒芒畢露,不是她看不清形勢,或者是窮得瑟,臭顯擺,而是她敏銳地覺出上面那位對她有惡意,若不說出點子丑寅卯來,就得不到好感。在上位者眼裡,人,有用才能活得久。

因此,她這時候示弱、說軟話,就與剛才那番理論相悖相駁。皇上如此精明,會猜出她說了謊。所謂伴君如伴虎,半分錯不得。現如今,她騎虎難下,倒不如賭一把,光棍這一次!反正,她的小命只在皇上的一念之間。

「皇上,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她硬著頭皮說。這是《史記?商君列傳》中記載,秦商鞅變法時提出的。

「哦?」聽不出喜怒。

春荼蘼把心一橫道,「皇上,《大唐律》是您下旨制訂、頒布和施行的,若您都不遵守,如何立信於民?取信於世?」

「你這是死諫?」韓謀的聲音還是很軟,但涼涼的。

其實,影子真的很像他啊,聲音與舉止,容貌與氣質。他不像想象中的皇帝那麼威嚴和正經,與影子一樣,外表溫雅,但骨子裡……外人就不知道了。

「皇上,您何必嚇唬民女?」春荼蘼豁出去了,大大方方地說,「唐律中有很多減免罪罰的條例。所謂刑不上大夫,禮不下庶人,若非謀逆叛國等大罪,對國家棟樑之才,處罰其實很輕的,那是皇上仁愛。而皇上怎麼可能反自己,所以與庶民同罪什麼的,還不就是個說法。但說法就是原則,是態度。而態度,決定一切。所以該讓百姓看到的,也應該讓他們看呀。」其實她想說,唐律是對貴族權臣太寬容了,這是她對唐律不滿的地方。

但,到底不敢。

她有時是很兇猛,可是雞蛋碰石頭這種事,能不做還是不要做。

…………………………………

…………………………………

……………66有話要說………

呼,今天終於沒有食言。從現在開始恢復早上更新啦。

感謝chieh-ching、熊貓愛頒布、pdxw、頹廢的霧、闇凌、狐狸精的死黨、影子迷迭打賞的平安符謝謝。!~!

(快捷鍵:←)美人謀律 第十二章深夜入宮 美人謀律目錄(快捷鍵:回車) 美人謀律 第十四章保護皇上(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美人謀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