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謀律

美人謀律

第五章冒牌皇帝

[更新時間]2013年04月01日 17:27 [字數] 355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哎呀呀,敢咬皇上?那可是龍體!龍的膝蓋!

他居然敢!並且還能存活下來,這不是小霸王嘛。哈哈,其實她並不是嘲笑才五歲的小壞蛋,而是現在如此高大俊帥的年輕男人,在說起這件事時的扭捏樣子。

看來,他真的覺得很丟臉埃而她腦海里不斷出現一個一臉霸道小胖子的模樣。

「別笑了1韓無畏有點惱羞成怒,伸手捏住春荼蘼的下巴。

他想制止她,可手指在接觸到細膩的肌膚時,就感覺像被雷擊似的,怔住了。

可惜春荼蘼在公堂上反應機敏,在公堂下做調查時聰明伶俐,機變百出,偏偏在感情上反應遲鈍,有點天然呆的傾向,完全沒注意到這異樣,只掙扎開,跺跺腳道,「明白了,要想辦法脫他的褲子。」

韓無畏一驚,下意識地又想捂春荼蘼的嘴,「你這丫頭,什麼都敢說,注意言辭1這些話要是他母妃聽到,定然會嚇得暈過去吧?

「我是狀師,直接而明確的描述,是我的職業習慣。」春荼蘼無奈的嘆了口氣。

古人啊,還真麻煩,她大部分時間會留意自己的言行舉止。畢竟,她的所作所為已經很是離經叛道了,不能再過分。可在熟悉的人面前,在不太防備的人面前,在涉及案件時,總會自然流露本性。

不管面對多麼難堪的細節,因為律師是她的職業,她都要正面對待。不管任何會令普通人覺得難聽、難過、難以啟齒的話。她都要坦然接受,只把它們當成各種辭彙。曾經,她打一起強姦案,涉及詢問那骯髒過程的時候。她把那個無恥的強姦犯都問得冷汗直流、結結巴巴。

只是……不防備?她以前只對家裡人全心信任,現在對韓無畏也慢慢能敞開心扉了嗎?

「好吧,我換個說法。」她妥協。「我們要想辦法,使他在無防備的情況下,失去下肢的遮擋物,暴露膝蓋,以確定其固有傷痕是否存在。繼而,確定其人是否為冒名。」

「也不用這麼繞。」韓無畏扒扒頭髮,不知怎麼。聽這段話聽得額頭有點冒汗,「總之,我們來一招敲山震虎,直接上門。若他見了我特別高興,經我言語試探。他仍然毫無破綻,基本就能確定他是皇上。不過……此事事關重大,我總要看了他的傷痕才甘心。」

「若有人潛伏多年,密謀驚天之事,人家也在膝蓋上造一個假傷痕呢?」春荼蘼想起《俠客行》中的大粽子幫主,當時可就有個貝海石貝大夫,就在他身上造過假傷疤。

「那樣也無妨。」韓無畏微微一笑,「假得真不了,我已經在他附近埋伏了人手。他身邊的人武功再高,滿打滿算也才三人,必無法反抗。而他若跟我一起回京,那自然沒二話,若不回的話……或者想逃,哼哼。就等於暴露了真相,我們也就不必再猜疑了。」

「現在全洛陽的高官權貴都認為他是皇上,你不怕他藉此反咬一口?振臂一呼,把你拿下?」春荼蘼提出另一種可能性。

她就是這樣的人,寧願前面多設想不利的狀況,也省得到時候再抓瞎。

「我不會讓他有機會反咬的,直接打暈了帶回京。」韓無畏也想到了這一點,「我相信自己的武功,除非他是皇上那種等級的高手,不然我一擊必中,不可能給敵人喘息之機。就算我搞錯了,皇上也捨不得殺我的,頂多受點皮肉之苦。」他用的主語是「皇上」,而不是「他」,可見已是做了兩手準備。

既然如此,春荼蘼就和韓無畏商量,第二天一早就到「皇上」的下塌處。那是洛陽一戶豪商的宅子,就在洛河畔風景最美之處。當時聽說「皇上」微服而至,全家連夜搬空,諾大的園子全給「皇上」一行人使用。因為「皇上」愛靜,連僕役也不沒留下,只在外圍留了很多暗藏的護衛,還有河南府尹親自挑選的、極為可靠的廚房傭人和侍候的僕人。

而韓無畏叫春荼蘼一起去見駕,就是要用她打掩護。因為他要搞突然襲擊,若直接報上名號,說不定「皇上」就有了心理準備,愣打進去也不現實,只好用美人計。

果然,當「皇上」聽說春荼蘼求見,立即興沖沖的往裡請,根本沒想到自己已經被懷疑。

事先,春荼蘼和韓無畏商量了一個多時辰的細節,比如見面第一句話說什麼,怎麼觀察對方的反應。如果不得不脫衣驗身,春荼蘼怎麼找個借口離開,韓無畏怎麼想辦法,無意中掛破對方褲子的膝蓋處。

兩人一致認為,這個動作在技術和姿態上都有很大難度,比劃了半天也選不出最佳出手方案,最後只好決定見機行事。了不起,用強的。

然而沒想到的是,一切來得太突然了,突然到幾個當事人都沒有準備。人都說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廢工夫。春荼蘼和韓無畏更厲害,還沒踏破鐵鞋呢,直接沒費任何工夫,就得到了結果。

只是,傷害了春荼蘼的手掌和雙膝。如果硬要算的話,還有她純潔的眼睛。

事情是這樣的:春荼蘼在先,韓無畏在後,在一名小廝的引導下,進了「皇上」所居的一處景色和建築風格都最為別緻的內園。在離正房十幾丈處,轉由「皇上」身邊的大太監,那個精瘦、面白無須、年輕、娘氣兮兮的馮公公帶領,往房裡走。

可能是「皇上」對春荼蘼太過心悅之,居然紆尊降貴的到門邊來迎。春荼蘼不知對方是真龍還是假龍,哪敢承受這樣破格的待遇,連忙急走幾步,準備上前跪拜。

恨只恨、怪只怪、好好的門檻。你修那麼高幹什麼?春荼蘼的身段在女子中算修長,和個子高的男人比就差遠了,所以左邊的小短腿倒是邁過去了,右邊那一條卻留在這邊。整個人向前撲倒,呈嘴啃泥式,摔得那叫一個狠。

「皇上」憐香惜玉。在春荼蘼就要與大地,或者說與那光滑可鑒人的青磁磚進行最親密的接觸前,連忙上前一步,伸手去扶。要夠及時,扶得正,春荼蘼會直接趴到他的懷裡,整個過程會有英雄救美般的美感。可這位「皇上」似乎並沒有武功。而且在判斷上也出現了重大的失誤,拯救春荼蘼時,少向前走了半臂的距離。

千萬不要小看這才一尺的長度,它能讓事情的發展,完全轉換軌跡。甚至。轉換到無法預測的程度。

春荼蘼事後想,如果當場有慢鏡回放的話,會看到她被絆到后,身子騰空。人在這種情況下,為了保持平衡也好,為了自救也好,雙臂是向前亂抓的。假如「皇上」趕到,她勢必就要緊緊抱住,以免自己摔疼。但「皇上」大人少走了半步。於是她悲劇的繼續向下摔,在趴到地面上的瞬間,她的雙手抓到一點布料,下意識的死死拉祝

但布料的力量,顯然支持不住她的體重。所以,嘶啦一聲……

再抬頭。只看到兩條白白的肉柱子。有點細,但絕對屬於男人。而兩個膝蓋上,光滑整潔得很,別說傷痕了,連皺褶也沒有一條。

「別看1眼前一黑,身子從后側被撈起,她甚至還沒有感覺到摔傷的疼痛,就覺得天旋地轉,地面和屋頂兩度倒轉,眼前金星亂冒。

嗆啷聲響起,清脆得像劃破了空氣,那是寶劍出鞘的聲響。春荼蘼扶著最近的固定物回過神兒,看到韓無畏冷峻著神色,身子挺拔如松,手中的長劍,橫架在「皇上」的脖子上。

「你是誰?」韓無畏問,雖然並未目露凶光,卻也殺氣騰騰。顯然,韓大人很生氣,後果很嚴重。

「能先讓我提上褲子嗎?當著姑娘的面,如此大不雅埃」那人渾不在意地笑笑,「賢王世子韓無畏,行嗎?」

他認識韓無畏!可韓無畏說出那樣的話,做出那樣的事,就表明不認識他,也斷定他是冒牌的皇帝了。難得的是,他居然不驚慌,這人是瘋子還是聖人?

春荼蘼驚愕,就算她一直努力尋求真相,但真相卻來得太突然了,出乎所有人的預料。她和韓無畏想了各種方法,要驗證那膝蓋上的傷。因為,那算是很隱密卻又直接的證據。可哪想到,她只是腳下不穩,摔了個嘴啃泥,就順手把人家的褲子給扒下來了!而現在,她正倚在門框上,努力讓自己不再摔一跤。

今年是秋老虎的天氣,如今還在返熱,而那位只穿著一件單衣單褲,雖然上衣寬大,像一條連身裙子似的,擋住了春光不外泄,但那兩條腿,自膝蓋以上三寸一直到腳腕,卻全光溜溜的暴露於人前。

證據,一目了然。

「你知道我?」韓無畏的手一絲都不抖,略轉過身,擋住春荼蘼的視線。他心上的姑娘那純潔的眼睛啊,不能讓這臭男人的光腿給污染。

「我研究皇上,怎麼會不了解他最寵愛的侄兒呢?」那人小心避著劍鋒,慢慢彎下身,把褲子提了起來,慢悠悠系好,「天意啊,若不是你出現,我能完美謝幕……有話要說…………

抱歉,今天往以,我還有臉要大家的保底粉紅嗎?

捂臉。

另:從今天開始,不在正文中感謝打賞了,免得嗦一大堆,叫大家煩。但打賞感謝會連同月票的感謝一起,認真紀錄下來,一點不會錯過。等月底的時候,放在公眾章節中。就像捐助慈善碑,會一直放在那兒,以示對大家的真心感謝。

謝謝。rq!~!

(快捷鍵:←)美人謀律 更新安排 美人謀律目錄(快捷鍵:回車) 美人謀律 第六章你真愛錢(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美人謀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