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謀律

美人謀律

第七十六章非常誠懇

[更新時間]2013年03月23日 02:59 [字數] 363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女人都愛俏,我知道。」江明死拉著妹妹不放,氣哼哼的道,「大山那樣貌,別說你,連富貴人家的小姐都招來不少。當年荼蘼的娘,雖然背景不清,但想必不是平常人。可是對咱們這樣的人家來說,嫁人最重要的是看錢財家世,長得好有個屁用?再過個二三十年,也不過是個老頭子,一臉褶子,還能俊偉個鳥1

「當初不是你攛掇我接近他的嗎?是你要我想辦法嫁他為妻。」江娘子哭道,「我想盡辦法往他家跑,臉也不要了,現在一顆心繫在他那兒,你又不讓我跟他了,哪有這樣的1

「都說了今時不同往日,你怎麼聽不懂人話1江明也急了,甩了江娘子一巴掌,「以前他是正經武官,看樣子早晚還能升遷的。他前途即好,又有個會賺錢的女兒,我那三叔為人還忠厚心軟,你嫁過就能當家,好日子一大把,還能幫襯著我和你嫂子,是十成十的好親。就算你沒本事勾上大山,我想盡辦法,哪怕讓你把生米煮成熟飯,也得把你硬塞過去。可是現在不行了,春家岌岌可危,春大山命都不保,指不定哪天叫人全滅了。這時候你嫁過去幹什麼?難不成以後當了寡婦,還讓我這當哥哥的養你不成1

「我就是心裡有他。」江娘子嚶嚶的哭,聲音像是蒼蠅亂飛。

江明努力軟下聲音道,「你心有他,可他心裡沒你。我看,他這輩子就只惦記著他那死鬼老婆了。如今他沒了前途。沒了財產,還無心對你。你傻啊,非要往前撲?再說,他那閨女不是個省油的燈。你在外人面前裝裝斯文就是了,你到底什麼變的我不知道?人家看不出來?聽哥一句,有這閑功夫。不如端起你那架子,哥哥包管給你再找門好親。」

江娘子怔然,而這片刻的猶豫給了江明機會,強行把她拖走了。

躲在一邊春荼蘼,額頭上冒出冷汗。

太可怕了!這麼算計自家的美貌老爹,簡直人品無下限。還是那句話,有千日做賊的。沒有千日防賊的,這些人還是快快打發了,免得夜長夢多,半點機會也不能留。

為此,她才點了頭。掏了銀子。

三日後,兩家子極品乘船走了,還為能最後刮出那麼多銀子而歡天喜地的,根本不知自己失去了什麼。春荼蘼謹慎,雖然知道他們再不能鬧事,卻還是在邸舍又待了幾天,之後才借住了韓家的別院,打算著手重蓋榮業坊的院子。

時隔不久,她聽到了三個消息。

先是潘家那個身在軍府的、從六品下階的下府果毅都尉潘德強。因為違了族規,被潘老爺打了八十棍子,為此半年下不來床,只好暫辭了官職。雖然打的不是軍棍,但不多不少,是春大山受罰的雙倍。

然後。那兩個當日奉命抬了春大山回來,但態度惡劣,還推搡老周頭的小兵,不知為什麼起了爭執,你推我拉的,雙雙跌入洛水河,頭還撞在正過來的行船上,頭破血流。

此兩項,春荼蘼知道潘十老爺是給她交待,因為她跟潘十老爺說過她睚眥必報。為此,她心知肚明,受之若素。

第三件事是兩個月後,秋收之日才過,當年前任月縣令治下的小吏被從苦役之地帶回,並承認,是他偽造了潘家的地契,只為邀功,潘家人並不知曉,還誤以為是真的。由此,潘家人洗清了名聲。

而英家在知道那片山地的荒土已被貧苦農民開墾過後,主動提出不能傷農、誤農,除了自家祖墳外,放棄附近土地的所有權。潘家為了自罰輕信之罪,則幫助這些人辦好地契手續,還支援了一批傢具和牛馬。

此舉傳到京中,皇上大為讚賞,對兩家都有表彰。最後,這件兩大豪族的爭地案,英家滿意,潘家滿意,春荼蘼滿意,無地的農民滿意。一舉四得,春荼蘼打這麼多官司,這是最皆大歡喜的一次。

此乃后話,不表。

……

金秋十月,春家搬回榮業坊。

新房子新氣象,全家都很高興。當初毀屋前把細軟全藏起來了,損失根本不大。不過春青陽卻感慨萬千,看著新院子,嘆了口氣。

春荼蘼知道古人的宗族觀念重,祖父還是對出族之事心裡有疙瘩,就開解他道,「咱家單立一族,過幾百年,您就是祖先了。到時候咱們春家這支興旺發達,我祖爺祖奶的在天之靈也地高興的。」

春青陽只是一時想不開罷了,聽孫女說得風趣,又經過很久的心理建設,當即拋開這些想法,心中暗暗發誓,雖說自己年過半百,但兒子和孫女還有大把好前途,他一定不能拖他們後腿,要把日子過和紅經火火,給兒子娶個好老婆,想辦法讓孫女不但嫁得了,還和嫁得好。雖然說,這實在有點難度的。

過兒是個鬼機靈,見春青陽明明笑著,卻又皺了下眉頭,就介面道,「我知道老太爺愁什麼,只是那些人不知道小姐的好罷了。就說潘、英兩家的爭地案,那些最後得利的農民,並不感念小姐的恩德,還以為是那兩家仁義。說起來,好處都讓他們得了去。」

春荼蘼對此並不介意,笑道,「其實讓人感謝也挺累的,咱們無愧於心就好。」她今天才知道,做好事而不留名,內心是很愉悅的。

這種感覺,對她這個前世的冷酷律師來說,是全新體驗。

再者,也並非沒有好處。英、潘兩家本來斗得烏眼雞似的,雖然現在也沒有建立起良好的關係,雙方還都掐著對方的把柄,但至少能相安無事了,而且都因此案而名利雙收,失的只是一塊無關緊要的山地而已。

他們爽了。自然對春荼蘼也不賴。不用什麼實際的,只是言語中表達出的信任和褒獎就能起很大的作用。名聲這個東西,現代人都知道,本來就是巨大的財富。何況還是有兩大家族做了保證的。

在春家修繕房子期間,她接手了五個案子,百分之百的勝訴率。讓她賺足了人望,在洛陽城也漸漸有了名氣,雖然只是小案子,但架不住她處理得巧妙,特別是其中兩個。

第一個,是失銀案,貪心不足之人活該倒霉的典型案例。

某個姓王的當地豪強。出去收租時,丟了租銀一百兩。本來他以為找不到了,沒想到銀子是被一個憨實的胡食店掌柜撿到了。此人姓孔,雖為商戶,但品性高潔。撿了巨款卻並沒有自密,而是蹲在橋頭,等了整整一天,還耽誤了自家的生意,才終於等到失主。

這麼大筆錢失而復得,但凡有點良心的人都會心存感激。按那時洛陽的習俗,還會拿出一定比例的銀子來,做為謝儀。人家孔掌柜本不貪圖這些,可這個姓王的混帳。即不想損了所謂豪爽的名聲,卻又黑心財迷,不想出銀子,竟然乾脆倒打一耙,說孔掌柜吞了他一半銀子,說他丟得本來應該是兩百兩的。

偏偏。他還有人證,證明他所說屬實。

這樣一來就麻煩了,想要推翻證人證言,實在是很有難度。可憐孔掌柜好心幫人,卻落得要自貼一半的下場,冤枉至極。他只是開了個小小的胡食店,就算生意還好,一年的辛苦也凈賺不出這些銀子,為此又愁又氣,一病不起。

好在他有個表親,在潘府做事,知道自家老爺對春荼蘼很是推崇,於是就介紹他來找在春荼蘼,直接一張狀紙,告到公堂。那姓王的有恃無恐,證人則鐵嘴鋼牙齒,咬定所說不假,一切,好像都對春荼蘼不利。

哪想到春小娘子劍走偏鋒,王豪強和證人口沫橫飛的說了半天,她根本就沒有開口詢問或者反駁一個字,而是把關注點放在裝有銀子的木箱上。經過一番論證,有木匠、有行商、有與本案毫不相關的百姓,都認為那個木箱極為普通,沒有任何特徵,是任何人都可能得到和用來裝任何東西的。

「請問被告,你失銀一共多少兩?」她笑眯眯地問。

「自然是二百兩1姓王的大聲道,還一臉的義憤填膺,「我有證人作證,剛才不是說了半天了嗎?」

「我只是想確定一下。」春荼蘼不急不躁,反覆又問,「真的是二百兩嗎?你真的沒有記錯嗎?也秀糊塗,其實只是丟了一百兩吧?」

「我沒糊塗,就是二百兩1姓王的加大了聲音。

「可是我覺得你非常有可能記錯了。」春荼蘼很誠懇,非常誠懇,「明明只是一百兩,對不對?沒事,人都有腦子混亂的時候,你承認吧,沒有人笑話你的。到時候,你拿著你的銀子走人,孔掌柜也不用受冤枉。」

「胡攪蠻纏的女人!」王豪強暴怒,若不是在公堂上,幾乎要咬人了,「我說丟了二百兩就是二百兩,你問來問去是什麼意思?世上是有公理的,你以為你這樣,我就會饒了那姓孔的嗎?」

春荼蘼掏掏耳朵,似乎被聲浪震得夠嗆。再看那姓王的,被氣得臉紅脖子粗,就像要暴血管那樣。然後,她慢條斯理地說,「急什麼呀?不問明白,怎麼給人打官司?你說你丟了二百兩,孔掌柜卻只撿到一百兩。那麼,你敢發誓說你沒有撒謊,丟銀的數額真是二百兩……有話要說…………

雙更完成。

搬家,東西都帶了,就把鍵盤落原來的家裡了。緊急找我表妹借的鍵盤,非常不習慣,打字超慢的,還經常錯字,急死我了。明天更新時間定在下午兩點吧,希望明天晚上我的鍵盤能拿回來。長嘆一聲。

感謝……打賞的香囊

感謝……泉水2013、毛巾被被1986、熊貓愛頒布(兩張……貓打滾打賞的平安符

謝謝rq!~!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美人謀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