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謀律

美人謀律

第七十章見不得光

[更新時間]2013年03月17日 11:24 [字數] 365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這話,像一把刀子,直刺入春氏父子的胸中,透心兒的涼。

說好的!這丫頭說好的!不會有危險,只是給春家大房和二房看。說那兩房人狡猾,戲不做足全套,他們不會相信、不會害怕、也不會放過三房。而如果不迫得他們主動吐口分家,以後會惹出更多的麻煩,帶累得春氏一族倒大霉也說不定。

據說玉雞坊那邊,他們已經開始打著三房的旗號,欺侮鄰居、敲詐錢財、二房還看中了什麼姑娘家,要給他家外孫強娶。畢竟三房有一個武官、一個訟棍、一個前衙門差役,聽起來是多麼強橫的組合啊,帶著欺男霸女,魚肉鄉里的范兒。

窮親戚不怕,如果自家有能力,還要大方幫助。但極品親戚,還是有多遠避多遠,因為他們是喂不飽的狼,就是來禍害人來的!最後,整個家族一起手拉手完蛋!所謂害群之馬,就是這樣的存在。

所以,若不對大房和二房發狠招兒,甩是甩不掉的。到頭來再告三房一狀,他家就會吃不了兜著走。要知道,長不分家,幼不做主,孝之一字壓死人。只有大房和二房鬧騰著和三房劃清界限,甚至以後斷了來往,三房的一切,才不用和他們分享,他們做的所有腦殘的、噁心的事,三房也不用跟著承擔。

而沒有三房做靠山,大房和二房會老實,反而不能招禍。沒有了那兩房,三房也不會被牽連,憑著春大山和春荼蘼父女。早晚能光宗耀祖、富貴榮華。這是一舉兩得的事,憑此,春荼蘼才說服家庭觀念非常重的春青陽,一起演這一出大戲。

所有的「演員」。除了春家人,就全是潘十老爺和英離老爺安排,無論官家還是私家。無論大夫還是衙門公差。過幾天,再傳播一個春家在范陽得罪過人的謠言過來,春荼蘼的屢次遇險就有了前因後果,英、潘兩家的名氣不會被帶累。之後,再派點兇惡的人到玉雞坊那邊轉一轉,做點心理暗示,大房和二房再愛錢。也得有命享受才行,自然是最後狠刮一筆,然後斷了親戚關係,走人了事。

多麼完美的計劃啊!至於房屋和金錢損失,春荼蘼根本不看在眼裡。有了英老爺的委託銀子和潘十老爺的謝儀。割點小肉下來,做一鎚子買賣,根本不算什麼。最重要,從此擺脫大房和二房,也讓自家美貌老爹躲開江娘子那點齷齪心思。

說得好好的!火只在內院燒,外院頂多被掃上一點,鄰居不會被連累。到時候,跑到外面避火的春氏父子大叫大嚷說春荼蘼不見了,在眾目睽睽之下發現她「暈倒」在院中。之後她再在醫館內「昏迷」上三五天,等大房和二房一離開洛陽,她再翻身坐起、活蹦亂跳、龍精虎猛。

全是計劃好的,過兒的傷、她的生死不明、大房和二房來鬧時的應對之策……唯獨沒說她突然消失是怎麼回事?

此情此景,春青陽和春大山不住埋怨自己。不該聽荼蘼的話,不該縱容她的任性。雖說她太有道理,說不過她,不知不覺中就被勸服了。可是,怎可讓她冒險!他們父子寧願自己死了,也不想傷她一根頭髮!

寶貝女兒呢?寶貝孫女呢?難道是出了什麼差子,她沒逃出來,所以真的葬身火海了?

恐慌,在春家人心中蔓延。恰在此時,霹靂一響,天空掠過銀龍,接著,傾盆大雨突然而至。一陣涼風近乎突如其來,捲走悶熱和暑氣,瞬間就令空氣也變成冰涼。

「荼蘼1春青陽大叫一聲,身子向後便倒。那絕望的可能,令他心痛到直接失去意識。

而春大山則悶吼著,什麼也顧不得,衝進斷壁殘垣之中。

啦啦,雷聲滾滾。春家的慘狀,令所有善心人都看不下去了。

然而就在洛河以北一處不起眼的小鋪子中,春荼蘼猛然睜開眼睛。她感覺事情不對,有片刻的愣怔。本來,她正在屋子裡扔最後一塊助燃性極強的松脂,沒想到做壞事真的會驚慌,哪怕是自己計劃的。

就在她往外跑的時候,居然左腳絆右腳,摔倒在地。衣角,被火苗燎到,那時她真的有點嚇到。但還沒等她撲了火,趕緊跑出屋,身子就一麻,接著就什麼也不記得了。不過,身上似乎沒受傷,還挺舒服的。

現在,正趴……趴……趴在一個人的背上!

春荼蘼大吃一驚,再好的定力也不管用,忍不住輕呼出口,搭配以本能的掙扎。

「別動。」低沉深厚的男聲響起,摻雜著一種能令人渾身起雞皮疙瘩的性感。還似乎,包含著安撫性的力量。奇怪的,她本來又驚又怕,卻驟然平靜下來。

四周漆黑,看不到,感官就格外敏銳。那個脊背寬闊而溫暖,山嶽一樣穩定而堅強。

「放我下來好嗎?」她聽到自己的聲音問。誒?她說話竟能如此嬌柔?

黑影反手一攔,輕輕把她放落於地。這時候,她有點明白他是誰。可剛才自個兒絆自個兒的時候,可能扭到了,腳一沾地,膝蓋就發軟,向前撲倒。

鐵臂又是一攔,她被抱在懷裡。那強有力的心跳,只是沾染到她耳朵上一瞬間,之後又被打橫托起,放置在……放置在一個坐的地方,兩邊有壁,屁股下面挺軟和,形狀……怎麼像個長形盒子?

正猜測,里側的門響了。一燈如豆,來人腳步聲很輕,在雨聲嘈雜中近乎無聲無息,灰白色的衣裳印染於黑暗之中,燈火似是飄來。

借著那點微光,春荼蘼迅速觀察周圍的情況,結果駭然發現,她居然坐在一個沒有蓋子的棺材中。周圍大大小小的棺材還有好幾個。原來,她被人帶到了棺材鋪!而手執油燈的人,因為光線是從下往上照去的,加上燈火晃動。一張臉陰影閃動,青白莫名,顯得極為恐怖。

伸手一撈。就近抓住站在棺材旁邊的他的手臂。

「怕啊?」他柔和地問。

能不怕嗎?被人劫持,放進棺材里,有個鬼一樣的男人拿著油燈「飄」過來。她沒有直接尖叫起來就夠了不起的了。三更半夜的,連她都佩服自己的膽色!

「夜……叉?」她試探性地問。

他沒回答,但眼中閃過一絲奇怪的微光,讓人感覺心尖上被極快地掐了一把的那種。雖然轉瞬即逝,春荼蘼卻驀然明白。她猜對了,這個古怪的男人,正是用了這古怪的名字!

可不是決定過嗎?不要知道對方的名字。因為那樣,才能一直當成陌生人!

再看他,腦海中模糊的印象陡然深刻了起來。他不但不醜。而且極為英俊,五官深邃,線條堅毅如岩,氣質強悍又冷硬。可是有一種黑暗,不知是發自他自桑還是環境所造成的黑暗,宛若第三重影子,籠罩在他身上,給他帶來一種朦朧的、憂鬱而無奈的氣質。就那麼混沌著。奇異的形成一種化不開的溫柔感。

這個人,就像一個矛盾體,光明與陰暗、黑夜與白天、黑洞般吞噬一切,讓人想靠近,讓人想逃離。因為靠近會害怕,逃離會回望。

「你們兩個。要互望到什麼時候?到底看夠了沒有1拿著燈的第三者道,聽得出來,非常懊惱和厭煩。說著,他慢慢走近,燈光也近了。

夜叉不知為什麼側過頭去,像是不習慣光明,或者逃避什麼。但也因此,露出了他完美的側臉。春荼蘼看到,在他的右邊眉骨和眼角邊,有一道像閃電般的疤痕,直到顴骨,破壞了他美得近乎雕像的臉,卻令人很想摸上去。

「金一1再轉眼,她看到胖胖的、斯文清秀的男人,壓低聲音驚呼。

「我叫錦衣。」胖胖男冷冰冰的斜睨了春荼蘼一眼,非常不友好。

春荼蘼有點氣。

是,她無意中撞破了他們殺人,殺那個從長安秘密到來的官員。但她也救過金一,不,錦衣的命。或者她不出手,他也不會死。但指定,他是利用了她的,肯定也謀了好處,所以他不至於這麼不客氣吧?真是念完經就打和尚,太沒有水準了!

可是錦衣卻並不理會她,只面對著夜叉,有點生氣地說,「殿……你怎麼回事?」差點衝口而出尊稱,「你把咱們藏身的地點都暴露給她了!萬一被人發現怎麼辦?」

「她不會說的1夜叉的神情和聲音都不有變。

「我說萬一!我就不明白了,不過萍水相逢,你為什麼那麼信任她!她爹是朝廷命官,她身邊的人非富即貴。你該知道你見不得光,難道你真得想死嗎?」錦衣開始低吼。

春荼蘼坐在棺材里,心中哀嘆。

到底是誰想死啊?之前,她只知道夜叉和錦衣可能是殺手,殺過一個人,藏身在一個棺材鋪里。可現如今,這死胖子不管不顧的嚷嚷,她已經知道了更多不該知道的信息,比如見不得光什麼的……

從羅大都督府失竊案中可以看出,胖子錦衣是個善隱忍、會偽裝、能騙人、演技高、而且心思慎密的人。照理,他不至於泄露秘密,目前這樣可能是被氣得有點失去理智。

可她不想知道秘密啊,真的不想礙…有話要說…………

童鞋們很聰明啊,猜到夜叉烏龍救人。呵呵。

還有,這個案子,用的連環計,一舉四得,很是設計了一番。在書評區被讀者同學誇了,開心。但讀者大人還說,成本是不是有點大?木辦法,讓極品親戚哭著喊著求著要分家,不付出不行。所謂捨不得孩子套不著狼,捨不得媳婦,逮不著流氓埃

感謝……兩個)、熊貓愛頒布打賞的香囊

感謝狐狸精的死黨、pdxw、蒂努薇爾打賞的平安符

3q3qrs!~!

(快捷鍵:←)美人謀律 第六十九章荼蘼哪兒去了? 美人謀律目錄(快捷鍵:回車) 美人謀律 請假半天(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美人謀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