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謀律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 美人謀律 > 第五十五章一枝梨花壓海棠

美人謀律

第五十五章一枝梨花壓海棠

[更新時間]2013年03月04日 22:15 [字數] 382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那處院子的院牆很高,我們輕功不好,又沒機會爬牆,沒能進去看。」一刀大大咧咧地說,「可是從來往的仆女丫鬟,裡面住的應該是個女人吧?」

「潘十老爺有外室?」春荼蘼立即想到這個可能。

對一個有權有勢的老男人來說,金屋藏嬌什麼的,不是很正常嗎?

不過,據她的情報,潘十老爺的髮妻早死,沒有續弦,家裡有四五個妾,倒也沒有特別受寵愛的,弄出點雨露均沾的意思。

另外,潘老頭為人嚴厲,在潘家極有威信,說話一言九鼎,所以收妾不用偷偷摸摸。再說這年頭,一枝梨花壓海棠的事是佳話,是風流雅事,所以潘老頭為什麼不直接抬家裡去,非得往外跑那麼麻煩?雖說潘家所居的集賢坊和里仁坊都在永通門大街附近,一左一右,中間隔著兩坊的距離,算不得很遠,但總歸很麻煩不是嗎?

是見不得人?還是另有秘密?常言道反常即為妖,有問題啊有問題。

「小鳳,咱們今晚去探探。」她當機立斷。

「是,小姐。」小鳳應下,對春荼蘼的話,一向是立即執行的,絕不多問半個字。但她話才出口,就驚訝的反問,「咱們?不是我一個人去?」

「你輕功不是挺好?可以背著我吧。到時候,一刀和大萌在外面策應就好了。」春荼蘼說得輕巧,「我又不胖,再說因為苦夏,其實還瘦了點的。」

「關鍵不是這個……」小鳳為難,因為她家小姐搞錯了重點好不好?一個完全沒有武功底子,不客氣地說還有點笨手笨腳的人,玩夜探這種遊戲,實在是不太安全。而且,累贅。

「你帶得了我嗎?」春荼蘼直接問。

「那是可以。可是……」

「沒什麼可是,就這麼定了。」春荼蘼拍板,因為很多事,她必須親自觀察。不然就可能錯過最微小,卻可能極有用的細節,「趁祖父給我爹換藥的時候偷偷走,從牆上飛過去。過兒在家掩護,裝成我在屋裡睡覺的樣子就成。」

小鳳、大萌和一刀面面相覷,居然一時都沒說出反對的意見。於是當天晚間戌時中,春荼蘼趴在了里仁坊那間隱蔽小院的房頂上。

世上的好事各有不同。可壞事卻基本相似。春荼蘼所料不錯,院內住著的,確實是潘十老爺的外室。但超出她想象的是,這女人不年輕了,看模樣四十上下。不過也可能年齡更大,只是保養得好罷了。

春荼蘼潛入的時候,正巧撞到潘十老爺出門,差點被發現。驚出一身冷汗。躲在角落中的她,大氣兒也不敢出,眼睛和耳朵卻沒閑著。看到潘十老爺的年紀和英老爺差不多,六十雖然不足,五十卻已有餘,因為個子高,腰桿直,頭髮雖然花白,卻還濃密,顯得很威嚴。

可對那個女人,他道貌岸然的臉上卻滿是溫柔,說話輕聲細語。而且還很真誠。當然,那女人對他也親昵自然,一看就是很親密的那種男女關係。

僕從丫鬟們,叫那個女人為安夫人。

這位安夫人縱然年紀大了,驚人的美貌卻還隱約存在,皮膚極白。五官很深,顯然是個胡人。鑒於胡人在大唐習慣以國姓為姓,姓安的應該是布哈拉人。

最特別的是,安夫人氣質出眾,雖然容色溫婉,舉止已經和大唐女子毫無區別,身上卻凜然有一種難以讓人忽略的貴氣。那是成年後無法塑造出來的,而是出生在金窩中,從感受這個世界時就備受熏陶,之後刻在骨子裡的東西。

由此可見,潘十老爺的外室夫人不簡單,說不定有些來頭。可話又說回來,雖然大唐有錢有勢的男人,多有以胡女為妾的,可貴族女人不在此列,何況還是做更見不得光的外室呢?這位安夫人身上又有什麼秘密呢?這秘密,是不是潘十老爺、甚至整個潘家的軟肋?

而看潘老頭和安夫人在大門口分處的情景,居然情意綿綿。想一個胡婦,卻讓一個在洛陽數得上號的大人物如此愛重,絕對是個奇。況且二人的年紀都不小了,難道是相處了幾十年?

神展開地想想,春荼蘼就覺得更有必要進內院細探,於是逼著小鳳帶她飛躍屋頂了。她是百無一用的女書生,目力還不太好,在屋項瞄了一小會兒后,聽小鳳報告說院子內外都落了重鎖,僕役們在外院,丫鬟婆子都回了屋,只有兩個貼身丫鬟,侍候著安夫人進了浴房,就叫小鳳帶她跟過去。

「小姐,難道還要偷看人家洗澡?」小鳳低聲問。

越與春荼蘼相處,她就越覺得小姐做事無顧忌,時時挑戰她的道德底線。要知道她可是從小在山裡長大,只跟著一位師父,品性很純良的。

「有什麼關係?大家同是女人嘛。」春荼蘼同樣低聲答,「你不懂,人在洗澡和如廁的時候就沒有防備。若此時說話做事,往往會露出破綻的。」

「難道小姐是要聽窗根兒?」這是北方用語,聽窗根兒,與聽壁角是同種行為。

「連聽帶看。」春荼蘼催促,「快點,別磨蹭了。」

小鳳沒辦法,只好照做。

如今天氣熱,窗子大多敞開著。因為內院沒有男人,安夫人洗浴時,婆子丫鬟們又習慣不在院中亂走動,春荼蘼甚至不用做捅破窗紙的事,就能看到浴房內,十分方便。而且,她和小鳳躲在窗下的陰影中,也不用怕被亂走的下人發現。

春荼蘼吸了吸鼻子,倒好,連嗅覺也用上了。聞起來有藥味,居然還洗葯裕以潘家的財力和潘十老爺對這位安夫人的寵愛來看,應該是很高級的藥材吧?

耳邊,除了嘩嘩的水聲,還聽到一個丫鬟讚歎道,「夫人的皮膚真好,連奴婢也比不上呢。」

「你啊,就會亂說話,逗人高興。」安夫人嗔道。「我都快五十了,哪比得上你們二八好年華埃」說著,嘆了口氣,不過語氣中有一絲愉悅和自豪。

「年紀才不重要。老爺眼裡全是夫人,看不到別人呢。」另一個丫鬟笑道。

「你這丫頭也是個嘴上抹蜜的。」安夫人嬌嗔道。一把年紀了,聲音軟中帶媚,竟然沒有半點違和感。

主僕三人就此說笑起來,之後又說了一大堆關於保養的話題。正當聽得春荼蘼心煩,腳也蹲得麻了的時候,第一個丫鬟忽然又嘆了口氣道。「可惜夫人不能入潘府,不然,定然是正房夫人。老爺這麼多年不曾續弦,那位子就是給夫人空著的。」

照理,一個丫鬟說這些話,實在太逾矩了。枉論主人的私事,嚴苛一點的家主,說不定打死她。可安夫人並沒有喝斥。顯然她胡人出身,沒有這些漢人的忌諱,而這兩個丫鬟又是她貼身的信任之人。彼此間說話很隨便。

她只是嘆了口氣,「老爺對我有救命之恩,又對我好了三十多年,這輩子我就夠了,什麼正房夫人不夫人的,我也不在意。他許了我,死要同穴。所以這些話,以後還是不要說了,徒惹老爺傷懷,何必呢?」

這話。信息量很大。

現今是慶平十六年,此韓姓為天下之主的大唐,立國如今是三十二年,今上和其父,一人執政了一半時間。而安夫人和潘十老爺相好了三十多年,豈不是在立國初。或者前朝末的時候結的緣?

矮油,英雄美人,亂世紅塵,聽起來很有故事。還有救命之恩?再考慮到安夫人與眾不同的氣質與美貌,還有與潘十老爺生不能同衾,死卻要同穴的遭遇……為什麼?難道安夫人的身份有禁忌之處?禁忌到以潘家族長之位,也不能在婚姻事上為所欲為?

而安夫人說完這一句,就突然沉默了起來。過了片刻,有出水的聲音。

情不自禁的,春荼蘼略站起身子,往裡偷看。

浴房很大,卻沒有修建池子,而是擺了個比普通人家用的,更大更好的木桶。安夫人真當得起一句「侍兒扶起嬌無力」,快五十歲的人,身材保持得相當好。但春荼蘼是女人,再美麗的身段也吸引不了她的眼神。此時,她的目光牢牢被安夫人後頸上的一處紋身所吸引。

像是八卦圖,卻不是圓的,而是方的,造型上又像文字,又像圖畫,野性中帶著來自遠古的優雅,和綠眼男人給她的那封信……確切地說是信封背面的字,十分有相似感。當然,圖形是不一樣的,就是感覺它們是一系列。

她靈機一動,對小鳳揮揮手,在安夫人出浴房之前,快速躍到屋頂,之後順原路,退出了院子。大萌和一刀在外面都等急了,見她們主僕平安歸來,才算放下心。

「我記得,上回韓大人寄給過我一本洛陽名人錄?」大家靜默無言的回到家,別人還沒說話,春荼蘼就問。

韓無畏一直跟她通信來著,雖然也是通過驛館,但每封信上都有特殊標記,假公濟私的算做重要公文往返。

那本冊子上,紀錄了洛陽的各大世家和顯貴清流的簡單情況。韓無畏此人外粗內細,很是體貼,怕她在洛陽遭遇地頭蛇,所以先把他們的底透給她。知己知彼,才能百戰百勝嘛。從這一點上看,韓無畏不反對她打官司,讓她心頭很熨帖。

「小姐,那本冊子,奴婢替您收起來了。」過兒稟報道,「您現在要嗎?」

「現在就要。」她說,因為恍惚記得,離春家的榮業坊只有兩坊之隔的道化坊,住著一位很有名的大學究。據說學貫中西,曾做過處理突厥事務的官。

……………………………………

……………………………………

……………66有話要說…………

大家看吧,小荼蘼如何修理兩大世家,擺脫極品親戚,還能打好官司。

難度很大吧?可架不住有帥哥幫手呀,呵呵。

求粉票。

感謝快樂的小麻雀打賞的桃花扇

感謝sonia220打賞的香囊

感謝狐狸精的死黨、末日桃花、chieh-ching、花?染、pdxw、靜靜游弋的魚、馨之打賞的平安符

謝謝。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快捷鍵:←)美人謀律 第五十四章封口費 美人謀律目錄(快捷鍵:回車) 美人謀律 第五十六章王族標誌(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美人謀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