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謀律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 美人謀律 > 第五十三章夜會(下)

美人謀律

第五十三章夜會(下)

[更新時間]2013年03月03日 13:47 [字數] 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他似乎融入了黑夜之中,呼吸輕淺到不能聽聞,像是沒有影子的人。

可是,他又讓人強烈的感受到他的存在,如幽冥中穩定的磐石。陰暗之中,他綠幽幽的眸色,像是惟一的光明。

他安靜地站在那兒,看到春荼蘼醒了,卻並不主動開口。

春荼蘼挪動了一下,卻沒有下床。她穿著中衣,不能隨便在男人面前露出身體。雖然在現代的時候,穿弔帶背心和超短裙上街也大大方方的,可人就是這樣奇怪呀,到了一個環境,適應一段時間,就會自然而然的認同並遵守那個地方的規矩。

她擁被而坐,也暫時沒有開口,更沒有點燃燭火。她剛才快睡著了,窗外月色還好,透過細紗所制的窗子透過來,適應了黑暗的眼睛,能夠禮物。雖然,並不清晰。

兩人僵持。倒像是對峙。

到底,還是春荼蘼堅持不住了,因為她沒有底牌。

「有事?」她問,沒有特意壓低聲音。

不是不怕他。事實上,自從重生在異時空大唐,她誰也沒怕過,包括不懷好意但權勢熏天的羅大都督。但,她卻害怕他,想到他就心裡發毛。

但,她覺得似乎又不怕他,敢跟他這樣妖孽得不似人類的存在面對面,卻沒有被殺或者被傷害的覺悟。這感覺就是這麼矛盾、違和、沒有她最在意的邏輯,可卻真實無比。

而此刻,她不怕驚動別人,坦然的和他說話。是知道這神秘的綠眼男既然能躲開大萌、一刀的防守布置,讓就睡在外面隔間的小鳳毫無反應,令最近睡得過多,晚上極淺眠的父親。以及家裡所有人都沒有發覺,就這麼輕鬆自如的摸進她的閨房,那些人必定都是在醒不了卻又沒受傷害的狀態。

既如此。她何必太小心?

「有事。」春荼蘼問得古怪,夜叉回答得坦誠。

只是那場面……特別的奇怪,有點劍拔弩張,又像是互有勾結;在互相傷害的邊緣,卻又遊離於其外。其實,對春荼蘼來講,夜叉根本就是個陌生又危險的人。但那內在的張力從何而來,她弄不明白。

「什麼事?」春荼蘼又問。

「我要你一個承諾。」夜叉沒動地方,冷冰冰地答,「今天在冷漿店看到的一切,你都沒有看到。從來沒有看到過。」

大哥,我都裝作不知道了,你不必特意來說!你這樣,不是擺明知道我是目擊者嗎?您老人家是威脅啊,恐嚇啊,還是威脅啊,恐嚇啊,還是威脅啊,恐嚇礙…

「我是救你的命。」見春荼蘼不語。夜叉加了一句。

這個姑娘,真的很特別。他本打算在她尖叫之前就阻止她,哪想到她那樣鎮定。再想到中午時她在冷漿店中的反應……只是她那樣有些小狡猾、小算計,卻又很茫然的表情,在夜視能力極佳的他的眼中,完全掩飾不掉。因而。深刻的烙櫻

「從誰手中救我的命?」春荼蘼再問。

「我。」

他答得簡單,但這個字中的信息量很大。說明:第一,他是殺手組織的。第二,他和金一是認授三,他可能是金一的上司。第四,他當時也許就在那間屋裡。第五,死者說不定就是他下的手。第六,他是來滅口,卻打算放過她。第七,他說話算話,只要她不多嘴。

「為什麼?為什麼要救我?」如果這次也算,總花有三次了吧?一次在羅大都督府失竊案中。一次是在游春日的刺殺中。

而且,她為什麼總是撞見他,這是什麼樣的孽緣埃

「你也救過我。」他仍然惜字如金。

春荼蘼想起那個漫天大雪,那個雪人,那雙毫無人類溫度的綠色眼睛。還有,她幾乎下意識的把被子下的手擦了擦了。

他咬過她。

「金一是你的人?」可怕的寧靜中,她有一絲慌亂,於是不該問的事,卻沒管住自己的嘴。

對他,她實在是太好奇了。照理,她受過多年的專業訓練,早不會這麼莽撞。要知道律師這個職業,要求犀利聰明卻又謹慎敏感,有的話,那是絕對不能說的,必須悶死在肚子里。

今晚她是怎麼了?是因為這場夜會來得太突然嗎?她發現,最近她的意志力有漸漸脆弱的趨勢,大約是因為家庭太友愛了,她的冷硬心腸迅速軟化。

但這次,夜叉沒有回答她,沉默了片刻,才道,「他叫錦衣。」

這大約……就叫承認吧!她嘴真欠!知道了不該知道的,就等於自己往懸崖邊上又踏了一步。這不是有毛病么?人家來警告她,結果她還把脖子又往刀口上蹭了蹭。如果說他救她是因為那一點恩情,照這麼揮霍,很快也用完了吧?

可這男人怎麼回事?也不說話,也不走,也不動,就站在那兒,什麼意思呀?

春荼蘼坐不住了,裹緊被子,滾到床邊,想找鞋子下地。

就在這時,夜叉突然欺身而進。

這樣具有侵略性的動作,令春荼蘼像被人施了定身法,一動也不能動。夜叉的臉頰和她的臉頰,真的只差零點零一公分就貼在了一起。他的發梢拂動了她的,她甚至可以感覺到他男性皮膚的適度粗糙……

而他的雙臂,纏過來,繞過她的腰與肩膀,卻沒有觸碰她,像是把她圈住,佔為己有。

「小心。」他在她耳邊吐出兩個字,呼出的熱氣令她半邊身子都麻了。

她沒說話,慢慢把身子往後縮,盡量不碰到對方。這樣小的空間,居然被她做到了。再細看,見他手中抓著一個鈴鐺。從床粱頂上,垂下的鈴鐺。

鈴鐺一碰。就會響的。難得的是,他居然扣著鈴心,讓那本該清脆的聲音啞在黑夜中。

春荼蘼恍然大悟。

大萌在她房間里設置了機關,有一個就在床邊。她只要踩上腳踏。機關就會觸動,就能驚醒附近的人。這個男人既然要放過她,自然不會傷了她身邊的人。那些人不知道他半夜潛了進來,大約只是淺淺「睡」了過去,若有大動靜,肯定會恢復。

那樣,綠眼男和他們會打起來,刀劍無眼,誰知道會傷了誰?另外。她一個姑娘家,半夜房間里鑽出個男人,就算在家裡,就算都只是親人看到,到底也尷尬。更加說不清楚了。

她有點慶幸,心裡又加了一份驚懼。這綠眼男到底有多恐怖的實力,不僅避過了武功很高的護衛和貼身丫頭,還能避過類似於地錦的機關。在剎那之間,還能把警鈴滅掉!

她是不是應該調查一下?照說會很容易,有這樣能耐的殺手組織必是垛男人,等於把身家都暴露給她了。如果她不能保密,他真的會殺她滅口嗎?

不過,她不打算嘗試。她不是小孩子。更不是腦殘。有些事,是不能試探的。

「別走側牆。」她「好心」的提醒。

夜叉眯了下眼,似是想笑。不過那愉悅的表情還沒有到達臉部,就像浮上水面的氣泡,淡淡的消失了。

他覺得,這是荼蘼的逐客令。於是他放好鈴鐺。躍窗而出,輕得像一陣黑色的煙霧。

春荼蘼本來就稀缺的睡意,完全沒有了。等冷靜下來后,她不禁苦笑。殺手這種生物,她從沒想過會遇到,還以為只是傳說中才有的。還好,因為她的一點善意,現在得到了寬大。那麼,她還是不要惹事吧?把某些事,某些人,死死填埋在心裡,以後有多遠,跑多遠。

在她做出這個決定的時候,夜叉進入了離冷漿店一條巷遠的棺材鋪子。才進門,錦衣就迎了上來。一燈如豆,卻足夠兩個目力強大的人看清楚對方。

「殿下,我還是不同意您這麼做。」錦衣道,「春荼蘼撞到那件事,是她倒霉。按咱們的規矩,必須讓她永遠閉上嘴。」

「她不會說的。」夜叉有些疲憊地道。

「殿下,您明白我的意思。」錦衣很堅持。

「我說了,要救她三次命,以還她三次恩。」

「若被其他人知道,殿下,您如何服眾?」

「不服?」夜叉的神情突然冷冽起來,「問問我的刀。」

「您不能這麼做?殿下!我們努力了這麼多年,經營了這麼多年,不能為了一個女人就自毀前程。」錦衣有點急了,「還是……您看上她了?」

「這種話,我不想聽到第二次1夜叉綠眸變幻成墨黑。

錦衣閉緊了嘴,因為他知道,這是夜叉要暴怒的前兆。他們是從小到大的朋友,他知道夜叉不會背叛這突破了地位的友情,但有些時候,他也只是夜叉的專屬大夫。

「她不會說的。」夜叉強調了一句,也不知道這信心從何處而來。或者,因為她聰明,懂得分寸,還有股子天不怕、地不怕的氣勢。既然不怕,又何必拿著人家的把柄威脅呢?

有時候,人們之間的了解,真的不在於相處的時間和機會。夜叉知道春荼蘼不會愚蠢的泄露他的事,也相信若有衙門找上門,她能應付自如。另一方面,春荼蘼第二天就撤掉了家裡的層層護衛,因為她也相信,綠眼男既然放過了她,她的小命,她全家的安全,就保住了……有話要說……

今天熬到太晚,大家容我明天休息半天,所以更新還是晚上八點。後天恢復成上午十點左右。至於更新量,也容我考慮一下加更方案,明再和大家說。大家粉票投了,打賞打了,66不會那麼沒良心的無動於衷,只是要衡量一下工作量。

感謝大家投的保底粉紅

感謝pdxw打賞的價值連城和氏壁

感謝……兩把)打賞的桃花扇

感謝擦身而過9868、紅蝶之零、櫻花雨梨花淚,誰與誰相隨……打賞的香囊

感謝狐狸精的死黨三張、pdxw、喜愛童話……末日桃花、貓打滾……三張)、花?染、泉水……七月天使打賞的平安符

感謝馨之兩個……兩個……四個)、貓打滾打賞的壓歲紅包

以上打賞,如果數據有出入,請大家原諒則個。畢竟,我在外面四天,書評的貼子多,怕眼花了。

謝謝。rq!~!

(快捷鍵:←)美人謀律 今晚的更新 美人謀律目錄(快捷鍵:回車) 美人謀律 第五十四章封口費(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美人謀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