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謀律

美人謀律

第三十七章弔死鬼

[更新時間]2013年02月17日 16:52 [字數] 3603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春荼蘼錯後半步,對緊跟在後面的過兒耳語兩句。過兒立即鑽出人群,回到邸舍,很快就又返回,塞到春大山手裡約摸二兩銀子。

春大山會意,把銀子在手中拋了拋,「想好怎麼辦了嗎?是見官,還是繼續掰扯,我奉陪到底,即耗得起時間,也不怕丟臉面!所謂公道自在人心,黑的也白不了。」他長相英偉,這樣大聲說話時,威信力十足。

要知道作賊都是心虛的,尤其碰瓷這種事,只要佔住了理兒,堅持公事公辦,對方就一定會軟下來。而當春大山說完這話,正見到那兩個無賴目光閃爍,顯然猶豫退縮了,就又著補了一句,「要麼,就把這二兩銀子拿走,也不枉你們白耽誤半天工夫。嚷嚷這麼久,想必嗓子都幹得冒煙兒了,好歹買點茶水或者漿酪喝。」說著,銀子又是一拋。

二兩銀子沒多少,但就算洛陽物價高於范陽縣兩倍,也足夠三口之家一月的生活所用,或者喝頓肥肥的小酒、外加叫個唱曲兒的姑娘了。所以,當那銀色在陽光下劃出一段弧線,兩個無賴同時意動。

但,還沒等他們反應,躺在板子上的「死屍」突然跳起來,上前抓起銀子就走,其動作之快,所有人還沒反應過來,他已經跑遠了。

兩個無賴怔了怔,同時追出去,喊道,「大哥!大哥你不能獨吞哪。」話音未落。看熱鬧的百姓都鬨笑了起來。真是,訛銀慘案變成鬧劇,這種情節的跌宕起伏比戲文還好看。

春荼蘼鬆了口氣,可也真心疼銀子。她正攛掇祖父買下榮業坊的宅子,一分錢恨不能掰成兩半花,憑白又丟了二兩。但她也沒辦法,花點小錢免得大麻煩,若半點好處也不給無賴,他們不肯善罷甘休,為這種事上公堂。真不值當的。

「今天謝謝各位鄉親見證,都散了吧。」春大山也是又好氣、又好笑,團團向四周施了一禮,帶著女兒和兩個丫頭回了邸舍。

春荼蘼從人群中看到大萌和一刀的身影,故意慢走兩步,聽「擦肩而過」的一刀低聲對她說,「那個詐死的無賴很奇怪。用的秘葯極難得,似乎不是咱們大唐的東西。」

「跟去看看,小心點。」春荼蘼低聲吩咐。

看著一刀和大萌遠去的身影,她忽然產生了奇怪的聯想……在幽州城的時候,那個胖胖的秀才金一,他祖父去世后,屍體不翼而飛。是真死?是假死?是羅大都督動的手腳。還是另有隱情?

她被自己的念頭嚇了一跳,隨即甩甩頭,把太豐富的想象趕走。叫暗衛去跟蹤無賴,只是想知道那些混帳傢伙還會不會找麻煩,秘葯什麼的,她沒有興趣。再者,兩地相隔這麼遠,案子之間未必是有聯繫的。有這個想法,完全是她的職業病造成。嗯,一定是的。

回到邸舍房間,把事情經過和春青陽全說了,春青陽這才放心,點頭認可他們做得對。不過他還是覺得孫女膽子大了些,初到一地,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哪能硬碰硬呢?

正說著,牙人求見,說榮業坊那宅子的主人突然家有急事,不想再拖了,想請他們立即過去一趟,那房子到底要不要,直接面談。春青陽還在猶豫,聽到這個信兒,就有點不知所措。

春大山當機立斷,乾脆說,「爹,這事您也別管了,我帶著荼蘼去看看。若價錢還有得商量,就拍板定下。為個宅子折騰得人心慌慌的,日子還過不過了。」

春青陽一聽也是,就點了頭。春荼蘼吩咐小鳳和過兒留下,叫老周頭跟著一起出門。

榮業坊緊鄰建春門大街,但春春荼蘼看中的宅子,位置靠內,鬧中取靜,風水也好。進入里坊的時候,牙人在街上被熟人攔住說事,他就叫春家人自己先進去。眼看再拐過一條小巷子就到了,突然傳來一聲尖叫。

他們出門的時間比較特殊,正是晌午時分。這時候街上沒什麼人,就算繁華如南市,大部分人也歇晌了。而在這種比較高檔、又沒有高門豪宅的區域里,人們都關門閉戶,街上也無行人,若非太陽明晃晃的掛在頭上,寂靜無人的感覺就像是半夜似的。

於是這聲尖叫就特別刺耳,滿帶著驚恐。接著,就是撲通一聲,顯然有人跌倒了。

本能的,春大山循聲沖了過去。

春荼蘼本性多疑,還猶豫著要不要冒然前去,但春大山跑走了,她不得不跟上。結果,眼前的景象把她嚇得也差點叫起來。

就在她看中的那個宅子門口,一對中年夫婦雙雙跌坐在地上,女的已經暈過去,男的渾身抖似篩糠,身邊的一名健仆已經嚇傻了,就呆站在那兒。

再往房子看,大門不知何時被砸開了,高大的門粱上懸著一根繩,繩上掛著一個人。年輕的男人,舌頭微微吐出,眼珠子浮凸,似乎要擠出眼眶。看臉色,已經弔死了。門檻附近,倒著一張椅子。

春大山的第一反應,就是把女兒撈到懷裡,捂著她的眼睛,不讓她看。

春荼蘼也確實嚇著了,把驚呼聲生生咽進糊在現代是打過很多刑事案,見過不少死狀可怖的人,但看見晃晃悠悠還掛著的弔死鬼是第一次。她自詡膽大,現在才明白,那是因為她沒有看到更嚇人的事。

不過她畢竟見多識廣,很快就清醒過來,輕輕推開父親的手,問那個中年男,「您是這裡的屋主馮經馮老爺?」

馮經點點頭,茫然而驚恐。

「這是怎麼回事?這個人,您認識嗎?」春荼蘼指了指弔死的年輕人。

馮經又點點頭。然後似乎緩過神似的說,「是我遠房表侄。我不知道……不知道他怎麼死在這兒1

「要報官嗎?」春荼蘼再問。

這下,馮經跳了起來,大叫道,「不能報官!不能!我不知道怎麼回事。但是,與我們無關的。我沒殺他!我沒……不不,他是跟我慪氣!我沒……這是為什麼?我沒……」他開始語無倫次。

春荼蘼皺眉,從中聽出一點苗頭來。但她很快冷靜理智下來,急道,「低聲。您想讓更多人看到嗎?剛才那聲叫,只怕已經驚動鄰居了。」

「不能讓人知道1馮經好不容易找回點理智,恍然看到春荼蘼比較鎮靜,立即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樣,哀求道,「小姐救命!小姐救命!要怎麼辦?我真的不知道他為什麼會弔死在這兒。哪裡是他死,他這是也要逼死我啊1

「別叫了。」春荼蘼板下臉。冷喝道,「還不把人落了托,先送進宅子里,再想其他辦法1

落托,是她在現代聽到的俗語。大概因為弔死的人要向上托一下,才能再放下來,所以才有了這個土語。

馮經聞言。立即招呼那名傻了的健仆。一起動手。可惜馮經手哆嗦得根本使不上力,還是老周頭去幫的忙。最後,把椅子也捎帶進了院中。

這邊,春荼蘼指揮馮經把那中年女子,也就是他的老婆弄醒,扶到宅子里去。春大山並不動,一直護著女兒,警惕四周。生怕有什麼冒出來,傷害到自家的心肝寶貝。

「牙人一會兒就到。」春荼蘼又吩咐滿頭冷汗的馮經,「請馮老爺鎮靜些,告訴他,要和我們家私下細談,牙人的費用一分也不會少他的,還要多加謝儀,把他打發走。如果……你不想更多人知道這件事的話。」

馮經忙不迭的跑出去,跨出門檻時,還不忘記反手把大門關緊。

春荼蘼不管他在外面怎麼和牙人說的,只指揮那名健仆和老周頭隨便打開一間東廂房,把弔死的人抬進去。這時候,老周頭顯示出年長之人的閱歷和膽魄來,湊近了細細檢查,然後對春氏父女搖搖頭,「人都硬了,死得透透的。」

春荼蘼點點頭,叫大家又回到院子當中。畢竟,誰也不願意和死屍待在一個房間內。也在這時,馮經打發了牙人,馮夫人也緩過神來,兩人嚇得抱頭痛哭。

「二位,先不忙哭,先解決問題是上策。」春荼蘼走上前,耐著性子問道,「說說,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我也……我也不甚明白。」馮夫人哽咽著說不出話,只好由馮經說,「死的人,是我的遠房表侄,一直好吃懶做,今年已經二十五歲,即不找事做,也不娶妻,就住在洛河北的老屋之內。是我看在親戚的份兒上,時時接濟他,才沒讓他餓死。」

他喘了口氣,露出無奈又怨憤的表情,「本來,我家富裕,也不缺他一口飯吃,哪怕他爭點氣,我為他娶妻立業,也無不可。但千不該,萬不該,他還要吃喝嫖賭,欠下巨債。就在十天前,他來找我幫他還債。我氣得不行,又想著要賣了房子,投奔兒子去,就沒答應。他先是求我,後來見我不應,就威脅說,如果我不給,就弔死在我家門前,讓我也得不了好,讓我兒子跟著吃瓜落兒,官路給堵死。我只當他說說罷了,沒那個膽氣和狠氣,哪想到……哪想到……」

說到這兒,他突然愣怔地問,「請問,你們是誰……有話要說…………

大家的粉票很給力,明天照約定三更,時間是十點,十四點,十八點。如果時間有出入,上下不會超過一個小時。

感謝書友……打賞的價值連城和氏壁

感謝櫻花雨梨花淚,誰與誰相隨、擦身而過9868打賞的桃花扇

感謝黎九、pdxw、書友……狐狸精的死黨、雪之承諾打賞的平安符

感謝復古々露華濃打賞的壓歲紅包

謝謝大家這麼支持。rq!~!

(快捷鍵:←)美人謀律 第三十六章欲擒故縱 美人謀律目錄(快捷鍵:回車) 美人謀律 第三十八章歪招(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美人謀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