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謀律

美人謀律

第二十三章誰的種?

[更新時間]2013年02月03日 13:55 [字數] 362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春荼蘼也沒接話,因為知道那後半句是:在那時就勾搭成奸。、

在春荼蘼看來,范建說不定早有那個心思,只是小琴一直惦記著春大山,後來是看沒奔頭兒了,就轉而求其次。只是,小琴是個精明又膽小的人,她敢沒名沒份的和范建,這個無權無錢、被老婆管得死死的中年贅婿偷著來往,肯定是知道更多的事。指不定,徐家已經讓范建掏空一半了,所以他才有恃無恐。

只是范建怎麼會看上和信任小琴呢?若說為姿色,只能說,小琴那點容貌還不至於讓男人到神魂顛倒的地步。而范建今晚會被關起大牢,連同他兄弟范百一起。想必他會花銀子,讓他能和老徐氏說上話,進行一場監獄談判。

果不其然,第二天一早,梅狀師就來見春荼蘼,叫她同去縣衙大牢,說范建求見。

春大山一聽就不樂意了,他好好的女兒,為什麼跟個老色狼見面?沒來由的污了自己的名聲。可春荼蘼卻答應了,因為她知道,她聽到的徐家醜聞越多,她家美貌老爹就離自由越近。

至於她,在現代時更骯髒一萬倍的事都聽過,這點根本就是小意思。名聲什麼的,她又沒做壞事,只遮掩遮掩就過去了。至於徐家對她的恨,說白了她根本不在乎。

做這一行就是會被一部分人感激,卻又被另一部分仇恨。在現代,還聽說過某個打離婚官司的律師,被敗訴的男方挖掉了眼珠子,更不用說有些低素質的法官,因為在法庭上被律師打敗而事後報復的。想想,律師或者說狀師也是高危職業。可話又說回來,除了銀子,世上有誰會讓所有人喜歡?

而韓無畏為了避嫌,不僅昨天當眾沒有和她說一句話。單縣令來請時,還答應去住了單家的別院,只讓那幾名護衛暗中保護春荼蘼。這倒也是省事了,免得他也非要跟去。

父女二人到了淶水的縣衙大牢。這才覺得果然是有錢能使鬼推磨,居然男女混押了,那老徐氏和范建的牢房是隔壁,而且周圍也沒有其他犯人。當然,獄卒更是半個不見。不知這是使了多少銀子,才能有單獨談判的機會。

「叫他們父女來做什麼?」看到春荼蘼,老徐氏立即嘶叫道。完全沒有被拯救后的感激。

「當我們願意來嗎?」春大山也怒了,從來尊敬長輩,吃了虧也忍氣吞聲的他,忍不住露出諷刺的表情,反駁到,「岳母大人,您可不要忘記,若非我的女兒。岳父大人的奸計就得逞了。我春家不圖報答,可也不是隨便就聽人冷言冷語的。」

春荼蘼低垂著頭,不讓人看到她上翹的唇角。看來。徐家真把春大山惹急了。她家美貌老爹若是丟棄那些維護面子的想法,可不是個怕事的人。

果然,老徐氏被他噎得半天沒喘過氣來。

倒是范建很平靜地對老徐氏說,「我要和你談的事,需要有個見證,免得你我到時後悔。」

「我跟你有什麼好談的?招你這麼個窩囊廢為婿,我已經後悔了1老徐氏尖聲道。

春大山一聽這話,拉著春荼蘼就要走。春荼蘼連使眼色,身子卻不動。只要拼著臟一回耳朵,春家就可以徹底擺脫徐家。若說徐家的報復……哼哼。她與她爹都不是池中物,徐家那點子小手段,她還真不放在眼裡。

「真沒想到,我謀劃了多年,機會抓得巧妙,思慮又細密。卻還是被你破了局。」范建看向春荼蘼,「平時倒小瞧了你。」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范先生,有什麼話您趕緊的說,我還要趕回范陽呢。」春荼蘼連一聲徐老太爺都懶得喊了。

范建不說話,只繼續打量春荼蘼,眼神陰狠,春大山氣極反笑道,「什麼意思?威脅?今天既然已經撕破臉,我不妨直說。你腦子比不上我女兒,體力比不上我,我們父女同心,任你翻出天底下的花樣,也只有自取其辱。像你們夫妻這樣,過日子同床異夢,互相算計,今天的一切全是你們應得1

春荼蘼站在父親身側,一言不發。有父親保護,她樂得輕鬆。

「范先生,還是有事說事吧。」梅狀師在一邊尷尬地橫插一句,破解了詭異的氣氛。在這麼一種情況梅狀師還肯作見證,可說是冒了風險,只不知得了多大的好處。春荼蘼並沒有半點輕視的意思,養家糊口沒什麼可鄙的,只是好奇。

那邊,范建深吸一口氣,壓下心中的不甘和波瀾,轉過頭對老徐氏開門見山地道,「現如今的情況,想必你也很清楚,不如我們各退一步。我會叫我娘和弟弟撤告,你也不得再反告於我,再多使些銀子,衙門沒有揪住不放的道理。然後,我們舉家搬遷到幽州城去。徐家在那邊有產業,也有不少地,雖說離此地不算遠,但十里不同天,百里不同俗,那邊認識我們的人少之又少,只要我們小心行事,過幾年風頭就過了,大把好日子在後頭。你看,如何?」

老徐氏嘲諷地冷笑,「姓范的,你打得如意好算盤,敢情你還做夢呢?好日子?我不把你告到坐大牢就算我仁善,還跟你一起過?你不是失心瘋了吧?」

「告我?是,我是詐死騙你,謀奪徐家家產,我母親和弟弟還背著誣告的罪名,背後是我造意,可是你別忘記,你也有知情不報的罪過。你不讓我好,我必也死死咬住你不放的。」范建很平靜的說著無恥又狠毒的話,「我無所謂,只是你坐了牢,你放心把你女兒扔在外面?就憑她那個無知懦弱,偏偏又蔫有餿主意、犯起獰來,低頭不語就辦了大事的性子?沒兩天,她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那時候,你不後悔嗎?還有,你徐家也必然快速敗在你手裡,你也能不後悔嗎?你以為,你手下那些忠僕,真的還忠於你嗎?」

老徐氏聞言一驚。臉色發白道,「你什麼意思?」

「無知蠢婦1范家突然罵了一句,神色兇狠起來,「也不想照照鏡子。你是什麼模樣,品德又是如何,當年才二十歲的我,身有秀才功名,若不是為了你的家產,誰會願意入贅?你以為我從青春年少熬到年過不惑,每天像狗一樣被你呼來喝去。指望著你手指縫裡流出的一點散碎銀子過活,就真的甘之如飴,什麼也不做嗎?難道你就不想想,我布下這個局,是經過深思熟慮、布下無數後手和後路的嗎?不怕告訴你,就是因為暗中已經掌控了徐家過半的買賣生意和那些掌柜管事,只要你消失一斷時間,整個徐家就會改姓范了。我今天來和你談。以你那跋扈性子而言,我若沒有倚仗,能開這個口讓你羞辱嗎?春大山有一句話說對。既然已經撕破了臉,不妨就直說吧1

「你你……你……」老徐氏氣得跳起來,手指著范建,哆嗦個不停。

「我什麼?我今天來和你談,就是念在夫妻一場的情份兒上。」范建又恢復了慢悠悠的模樣,「要麼,咱們雙方忍下這口氣,落個兩好,以圖后謀。要麼,一拍兩散。一起倒霉到底1

老徐氏到底也是生意場上的人,雖然氣得渾身發抖,可過了片刻后仍是咬牙道,「好,就依你。只是,你別想再回徐家。我與你……和離。不,我休了你1倒也乾脆。

范建呵呵地笑起來,「說你是無知蠢婦,你果然就露餡。剛才不是說了,徐家過半的產業已經被我所控制,難道你是想分家?就算你肯,我還不肯呢。二十多年的時光,人生最好的大半輩子,我耗在你身上,這大大的富家翁,我必要做上。若不行,就全毀掉1

「你要幹什麼?」老徐氏尖叫。

「你不是自以為富貴,把全天下的人都不看在眼裡嗎?我能讓你一夕之間變成乞丐,而且絕對不會被人抓到把柄。」范建陰陰地道,「你以為,人的天下是什麼?其實人的天下,就是狼的天下,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哪有什麼道義好講。徐家的家財,不知多少人盯著,只要我略放一放手,多少狼撲上來分食,你還指望得到點渣子嗎?笑死人了。只是不知,你和你女兒過慣了好日子,當了乞丐后,能不能要上點殘羹剩飯。」

怪不得有那樣的無賴弟弟,因為哥哥骨子裡更無賴埃春荼蘼暗道。在一個慷慨豪俠,講究信義忠誠的年代,范建的思想,實在自私得太超前,也人性黑暗化的太超前了。

而且,范建和老徐氏這麼多年夫妻,果真不是白做,老徐氏骨子裡看不起范建,所以說不上了解。可范建卻把老徐氏看得通透,知道她最受不了是從雲端跌到塵土裡。為了保持高高在上,她什麼都可以妥協。

其實,范建未必夠狠,只是看得太明白了,掐住了老徐氏的七寸。

不過范建提起徐氏時,總說「你女兒」,而且眼神里有一閃而過的厭惡,絕不是父親提起女兒的神色。就算是彼此不親的父女,也不至於這樣埃再想想,徐氏只和母親親近,卻對父親很冷淡,缺少天性中的親切,難道說,徐氏不是范建親生。

那麼,是誰的種……有話要說…………

今天小年,祝大家小年快樂。從今天開始進入過年的氣氛,大家工作和家務都會繁忙,請注意身體。

繼續求粉紅。想衝進前六,其實我現在第十,距離前六不到十票……

感謝sonia220打賞的爆竹寶寶

感謝狂飆小馬721打賞的香囊

感謝pdxw、夢裡桔香、舒涵.雪繽紛……夢裡遇到紫紫、舞影隨形、狐狸精的死黨打賞的平安符

感謝馨之、夢裡遇到紫紫、唐唐……打賞的壓歲紅包

謝謝。rq!~!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美人謀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