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謀律

美人謀律

第二十一章騙局

[更新時間]2013年02月01日 16:17 [字數] 333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范建落水之處,可是正對著坊市口的地方?」春荼蘼問早候在一邊的證人。

這些證人已經不是之前的,而是當日落水事件的目擊者,因為都是在坊市做生意的,所以開堂前,春荼蘼只派人支會了一聲,單縣令就叫人都帶到了,以備審案時詢問。

證人們紛紛點頭,完全沒有異議。

「那處有什麼與別處不同的特別地方呢?」她又問。

一個人高聲回答道「有兩塊石頭,一大一校在這邊做生意的人,本來要給坊市起個響亮的名字,刻在那塊大石頭上,後來沒人肯出錢找石匠,此事便作罷了。」

春荼蘼哦了聲,卻沒有繼續往下問,話題一轉道「再請問各位,當日范建一邊呼喊,一邊從如意邸舍跑到湖邊,是否有很多好心人在後面追趕?」

眾人再度稱是。

「那又是誰第一個跟在范建後面的?」她再問。

但這一次,眾人面面相覷,都很茫然。半晌,才有一個人說「黑燈瞎火的,雖然月色很足,可坊市的燈火照不到湖邊。大家一心想救人,誰會注意哪位仁兄排在第一埃」

「那麼,能確定范建落水后,沒有人從湖中游上來嗎?」

「我們不知道那人會從哪裡浮起,就有人沿著湖跑,一直到對面,也有停在湖邊的。當時雖然天黑,卻真沒看到有人從水中冒出。」某人道。「我記得當初武二哥還在對面喊我,叫我留留心,萬一浮上來呢?哪想到,冤沉似海,就這麼邪性的淹在水底不動。」

「是埃」一個粗壯的婆子道「年前一場大雪,湖面本來凍上了,就算年前後迅速回暖開凍,那水也是冰哇哇的涼。這時候水上水下走一遭,上岸后就得凍僵。哪走得了路?更不用說麻利的跑走,讓大伙兒都沒發現呢。」

「大人可能不知道。這湖雖是死水,但湖面不小,而且水特別深。」又有某人道。

「假如我是范建……」春荼蘼提高了聲音,免得大家沉浸在閑聊中,歪了話題「假如我因為某種原因要詐死。或者要擺脫某人,或者要得到什麼利益,我會怎麼做?」

她在場中踱來踱去,似乎在苦思冥想,但韓無畏和春大山這些了解她的,知道她早已經胸有成竹,只是擺擺樣子。調動眾人的心思罷了。

哪想到。她再度做了出乎預料的事。正當所有人咀嚼著這番話時,她卻站定了,苦惱地搖了搖頭道「這世上,最難測者是人心,我們如何能以自己去揣度別人呢?」

這下,連春大山和韓無畏等人都奇怪了,自己否定自己。又是什麼路數?在場眾人更是納悶萬分,交頭接耳的議論起來。

「不如我說個故事,請大人和在場合位聽聽,看有幾分可能是真的。」春荼蘼見關子賣得差不多了,就接著道「有一個男人,秀才功名,儀錶堂堂,可他總覺得自己時運不濟,懷才不遇,而且他再也不願意過寒窗苦讀的貧困生活。恰好,他的父母兄弟也都是愛財之人,就攛掇他到本縣的第一富戶去做上門女婿。」

她說到這兒,所有人都知道這個男人是誰了,頓時表現出濃厚的興趣。

「剛才說了,這個男人是斯文人,長相也還可以,所以立即就入了富家小姐的眼,招他為婿,日子一過就是二十二年。只是這小姐雖然有錢,性格卻很強硬,成親多年都不肯讓男人插手家中的生意,致使這個男人在吃穿用度上雖然還可以,卻也沒什麼富餘。可是自家貪婪,還指望他接濟著過好日子,回回要手心朝上,找妻子要錢,也回回被數落挖苦。這男人在妻子面前抬不起頭,不禁動了其他huhu心思,但無論如何,哪裡不需要銀子呢?於是他就想讓那死死把一切都抓在手裡的妻子離開,哪怕是暫時性的離開,比如,妻子坐牢、流放什麼的,好給他機會做手腳,掌控家裡的產業,納妾生子,最後顛倒乾坤,重振夫綱。只要有這樣的機會,什麼手腳都可以做的。若要永除後患,要妻子死在牢里或者流放途中,也有的是手段。」

「不可能!不可能1老徐氏似乎突然想到了什麼,明晃晃的大太陽底下,卻出了一身的冷汗,拚命搖著頭,嘴裡下意識的否認。

但沒有人搭理她,官員、百姓、馬車裡的人,都似乎沉迷在這個故事中,只聽春荼蘼繼續講道「於是,男人設了詐死之計劃,先是非要跟著老婆出門,然後突然失蹤。等到了一定時間,又引誘妻子來大鬧,然後假裝受了刺激,跑出去,鬧出命案來。當然,做這件事要掌握時機,布下這迷陣之前做的種種準備安排,也需要把時間拿捏得恰到好處,這時,就需要一個內線,一個在妻子身邊的內線來與他配合,隨時告訴他,他妻子正在做些什麼。這個人是誰?還有比妻子手下最得力的婆子更好的人選嗎?」

「王婆子1老徐氏突然尖聲大叫,惡狠狠有如瘋癲的目光在人群中掃射,不幸被她看到的人,都感覺渾身發麻,不自禁的同情起范建來。跟這個女人過日子,是個男人就得瘋,就得想辦法擺脫她吧?可人家的青春年少歲月也不能白白耗費了,拿點補償也應該,只是這手段實在是……

「是啊,王婆子。這個媽媽,就是男人的內應1春荼蘼半接過話茬「這婆子暗示男人的妻子到坊市這邊來尋找,又通知了男人具體的時間。在此處謀生的人都知道,如意邸舍雖然不嚴謹,可也沒到天色黑了。後門還開著的地步。其實,那是這個男人偷偷打開的,等著妻子找上門來。成親二十來年,他自然知道哪些話能讓妻子大發雷霆,然後他就裝作被罵得受刺激的樣子,衝出門去,直到投湖落水。而那婆子,就成了最好的證人之一。」

「可是,事實上,人真掉到湖裡了。而且真的沒有屍體浮上來。」單縣令忍不住插嘴「難道是弄巧成拙了?」

「人死,而後有屍。如果沒死,哪來的屍體啊大人。」春荼蘼道「這本來就是一個方方面同都考慮得周密細緻的騙局埃」

「那他是怎麼瞞過這麼多人的眼睛的?」韓無畏也問。其實他知道馬車裡的是誰,但其中有些關竅確實不清楚,倒是好奇。

「魔鬼藏身於細節之中。」春荼蘼說出這句自己一再重複的話。「不然,為什麼要有蛛絲馬跡這個詞?若能細緻到注意蛛絲,還有什麼可隱瞞的。要知道,世上沒有完美的犯罪,總會有把柄留下,關鍵在於我們找不找得到罷了。」

「繼續說故事吧?」人群中有人喊。

春荼蘼頓了頓,才說。「男人裝作被刺激的樣子。大叫大嚷著跑出去,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甚至,他一路上撞到了好幾個人,增加人證確認『死者』的機會。他還在大冬天裡穿著雪白的中衣,披頭散髮,在黑夜中特別醒目,容易讓人辨認。而出於事發突然,跑來追他的好心人。至少與他有十幾丈,甚至幾十丈遠的距離,只注意得到他明顯的特徵,卻並不能真正看到他的臉、他做了什麼。事實上,他早就觀察好了地形,知道冬天的湖邊沒有人來,那塊大石頭足以掩藏一個人的行跡,而那塊小石頭非常靠近湖邊,平時搖搖晃晃的不太穩當,有時候風吹大些,都似乎要掉在湖裡。他早在當天天擦黑的時候,就在大石頭處藏好了一包衣服,還備下一根熟銅的撬棍。當時,他按照計劃跑到湖邊的石頭處,先是用撬棍把小石頭推到湖裡,再扔了撬棍,然後借著夜色、陰影和大石的掩護,迅速套上準備好的外衣,挽起頭髮。同時,嘴裡不斷模仿著落水喊救命的聲音。追在後面的人,只看到有人跑到湖邊,然後聽到撲通一聲水響和之後的水hu聲,自然就以那男人掉落在湖中,還撲騰了幾下。大家全是善心人,都拚命想要把人救起來,武二哥甚至仗著水性特別好,還冒著嚴寒入水,卻根本什麼也沒找到,後來受了風寒,著實病了幾日。」

說到這兒,她又停頓片刻,讓大家有時間消化一下信息,才接著道「各位要問了,那個男人去哪了?簡單得很,他換好衣服后,假裝也是來救人的,跟大家在湖邊跑來跑去。在這麼緊張的情況下,誰會注意到他?而他直接跑到湖對面,然後就逃了。當然,他做這事不可能沒有接應。說到底,打虎親兄弟,上陣父子兵。他的兄弟備了馬,就躲在不遠處的樹林里,直接把他接到自己家,藏起來。後來他支使兄弟去徐家鬧,把事情鬧大,鬧到官府。不過他怕自家被搜,就又躲到他在范陽的相好那裡。這樣一來,外人自管找翻了天,也是找不到屍體的,因為他根本就沒死。等他妻子入了獄,女兒又外嫁,他自然操縱暗中埋下的人手,謀奪產業,謀奪妻命,之後再出現,隨便編個神奇的故事,就能名正言順的接管岳家所有的財富了。」!~!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美人謀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