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謀律

美人謀律

第十八章所謂家風

[更新時間]2013年01月30日 22:12 [字數] 362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王媽媽,你知道什麼就說什麼。」梅狀師和顏悅色地道,「你只是個下人,服從主人的命令是你的職責。主人做好做歹,與你半點關係也沒有。把事情說清楚了,你就可以回家了。若不然被打成同謀,一家子可就完了。」他老好人般的臉上帶著誘哄,但語氣中又是威脅。

王婆子最疼愛的,就是自己的小孫子。她多年巴結老徐氏,為虎作倀,好不容易讓自己和兒子、孫子脫了奴籍,還娶了清白人家的女兒,就是想讓孫子今後讀書,做個斯文人。可若她被定了罪,孫子的前程就沒了。家有罪犯,子孫不得參加科舉。

於是,老徐氏在她這再有積威,她再害怕老徐氏會報復,也不得不咬牙說出實話。

「正月初二的時候,已經嫁到范陽縣春家的大小姐和姑爺回娘家,我們老太太就決定和他們一起回去,好給春家老太爺拜個年。」那王婆子老老實實的道,看也不敢看老徐氏一眼,「我們家老太爺不知為什麼,也要同行……」

「你家老太爺是……」單縣令一時沒明白。

「就是范建。」梅狀師「好心」的解釋。

「我們沒在春家多待,可哪想到回來時,老太……范建不知跑到哪裡去了。因為范建有文人脾性,遇到好山好水,或者能做好詩文的朋友,之前也有過在外逗留的事兒,而且還不是一次半次的,我們老太太……就是徐氏也沒在意,和罪婦一起先回了淶水。沒想到,這一等就是好幾天,范建丁點兒消息也沒有。徐氏這才急了,想起之前范建提過納妾的事,就以為他是帶著外面的女人私奔了。徐氏要顧著徐家的臉面,沒有聲張,對外只假說要巡鋪子。實際上是帶著罪婦和幾個絕對信得過的家僕,估摸著范建可能落腳的地方,到處尋找。因為那個坊市能通向周圍幾個縣,徐氏就想來探探消息。沒想到。范建真的就躲在如意邸舍里,大約是等著哪個小騷……那個……女人。我們到坊市的時候,天已經全黑了。徐氏怕驚動旁人,說出來不太好聽,就叫馬車和家僕都在坊市外等著。可巧,如意邸舍有一個後門,閉店前也不鎖。又沒人守著,徐氏和罪婦兩個就偷偷摸進去,找到范建的房間。范建見我們找來,先是很慌亂,然後就提出條件,要徐氏答應他納妾,不然就和離。徐氏登時大怒,對范建又打又罵。」

王婆子這個人。別的能耐沒有,嘴皮子倒是利索,記性也好。於是在公堂上充分發揮,把當日老徐氏罵的那些不堪入耳,極具侮辱性的言語,清楚明白而詳細的複述了一遍。真是聞者臉紅,就連男人都汗顏不已,因為罵不出這樣的水平和下流等級來。

春大山漲紅了臉,伸手就把女兒的耳朵按住了。春荼蘼也沒含糊,按住了過們身後的兩名護衛嘖嘖稱奇,看口型的意思是讚歎,因為軍中的糙爺們兒也罵不出這許多花樣。

等春大山鬆開手時。春荼蘼聽到王婆子所說的最後一段話,「范建被氣得渾身發抖,說徐氏有辱斯文,實在欺人太甚。然後又大叫一聲:我不活了!就那麼也不知叫嚷些什麼,跑了出去。罪婦本來也擔心范建,怕他一時想不開。可徐氏說:管他呢。讓他去死好了。這樣的軟骨頭,我還真看不上1

一語畢,群情哄然。老徐氏臉色灰白,身體哆嗦成一團。她不是怕,她是氣的,表面上她還要裝貴婦的,如今這層臉皮給自個兒的親近手下生生揭下,今後還怎麼在淶水立足?

她倒沒想想,這官司打不贏,她若被判了流刑或者徒刑怎麼辦?死刑倒還不至於,畢竟她沒有「造意」,也沒有親自動手。

而左側門處,春大山悔得腸子都青了。他倒不是震驚於王婆子的這番話,畢竟早就聽說過了,而且也知道女兒心裡有定數。他悔的是,總說徐氏牽連到春家,明明就是他的錯!他和父親都無所謂,可他還有個沒出嫁的女兒哪。要知道所謂家風,就是人的名兒,樹的影兒,絕對掰扯不清的。老徐氏的人品在全淶水縣的見證下,已經低到沒有,而他娶的是徐家女,還是作為荼蘼的繼母,人家說起來能好聽得了嗎?幸好王婆子沒提老徐氏給女兒說親,以及小琴與范建勾搭的事,不然荼蘼的名聲就算毀透了。早知如此,他就不能和徐氏再過下去了!

這是第一次,他很明確的有了和徐氏分開的想法。

「大人1堂上,王婆子一說完,梅狀師立即再度開口,「真相已經是明擺著的,那徐氏招了女婿,雖說給予吃穿用度,卻在心情上百般折磨,欺壓了范建二十餘年。那日,又如此折辱欺凌,令范建激憤之下自戕。雖則她沒有親自把范建推落湖中,可卻與相推何異?特別是在僕人提醒的情況下,仍然不施救助,令那范建落湖而不浮,沉冤深似海,無顏見青天!大人,徐氏先是逼人至絕境,中時不肯救人,最後還要隱瞞事實,三罪併發,不得以贖銅抵罪,求大人嚴懲,還范建一個公道,讓他不用再潛入冰冷湖底,可以重見天日,入土為安1

吼,最後幾句說得真煽情,有點結案陳詞的意思。其實什麼落水而不浮,和所訴罪行有關係嗎?但在古代說出來,卻是最拔動人心的。想想也明白,冤枉啊,六月飛雪埃你欺侮得人家掉水裡淹死了都不願意浮出來,得多大的恨意和委屈埃

老徐氏一向強悍,不像她女兒小徐氏,經常嚶的一聲暈過去。今天,她也嚶了,卻只是癱在那兒,死活暈不過去,反而嚇得愈發清醒。上堂前,她還什麼也不在乎,以為最差的結局就是陪銀子而已。直到現在,她才發現這個世界不是圍著她轉的,范家謀算的是她,是徐家全部的家產。只要她坐牢或者發配。徐家就改姓范了!

她終於明白了,可惜有點晚。現如今,她只有狠命的瞪著她花大價錢請的吳狀師。他不是在長安參與過刑司事件嗎?不是給大理寺卿當過私人文書嗎?怎麼如此不濟事!或者當初她就錯了,應該讓春家那個死丫頭幫她賣命。聽說那死丫頭在公堂上厲害著呢。

吳狀師接收到老徐氏令人渾身發麻的目光,腦筋急轉。他不知道老徐氏私下曾鬧了這麼一出,還被范家人抓到了把柄。說到底,他還恨呢,若非老徐氏撒謊,他怎會落到如此田地?讓一個鄉下狀師逼得啞口無言。不行,一定要翻盤!無論如何。要做點什麼!

好在他心思也算轉得快,臉皮也足夠厚,見形勢不好,立即上前。他嗓門本來就大,這下更是以壓倒性的分貝道,「大人明鑒,那范建未必就已經死了1他這是比較聰明的做法,因為人若未定生死。刑罰律法就不適用,案子就得拖下去,就有的是辦法好想。范家要的不過是銀子。私了也未必行不通。所謂民不舉,官不究,何況徐家還是富戶,抹得平的。

可是單縣令一聽就怒了,「剛才是你說范建已死的,現在又來反口?」

「對啊,我事前還曾問,是否確定范建已死,你滿口承認,當著這麼多人點了頭1梅狀師也道。

吳狀師一咬牙。本來他身有功名,除非犯了重大的過錯,並不需要跪下,但此時為形勢所迫,也只好撲通下跪,哭道。「學生糊塗!學生一時糊塗,還望大人恕罪,再聽我一言。」

「他那嘴說的是人話,還是放屁埃」人群中有人怪叫一聲,接著就是哄堂大笑。

吳狀師漲紅了臉,卻仍然能保持姿態,沒有因為羞憤跑掉或者自盡,令春荼蘼不由得佩服他的心理承壓能力。只聽他道,「學生犯了個大錯,不該隨便臆測。范建確實落水,可既然沒的撈到屍體,又怎能確定他是死是活?」

他這是自抽嘴巴的行為,簡直可算得不要臉。可他這不要臉,又確實有點道理,登時堂上堂下就又安靜了些。

「當日范建落水,很多人看到。」梅狀師不能讓好形勢遭扭轉,於是介面道,「事後,還有很多人圍湖守候,也沒見有人游上來過。況且那范建不識水性,吳狀師倒說說看,他有何活路?」

對埃百姓們想。

吳狀師怔住,可梅狀師說的話中,有一點提醒了他,登時令他興奮大叫道,「范建奔跑在前,很多好心人追趕其後,從邸舍到落湖,中間有一段距離,只看得到背影,誰能保證中途沒有換人。范建不會水,但若計劃得當,雇傭一個會水的人,穿著、身材與他一樣,大家從背後望過去,誰能確定就是范建落水?」

他這話相當於胡攪蠻纏了,可偏偏還有幾分歪理。頓時,全不出聲了。

吳狀師抓住機會,趕緊對單縣令道,「大人,學生還想到一個可能。范氏老太太共育有三子,長子早夭,次子就是范建,三子名為范百,在家侍奉母親。學生無意中聽人說到,那范百水性極佳,都說跟魚兒比鳧水,游魚也會翻白。他即與范建乃一母同胞,背影相像是很正常的吧?說不定就是他們兄弟同謀,想陷徐氏於牢獄,好謀奪徐家家業1

這大帽子扣的,很准!可憐呢,很快就會站不住腳的。春荼蘼暗想。

……………………………………

……………………………………

………………66有話要說………

唉,寫案子,寫堂審,唇槍舌劍,好費腦子細胞埃求粉票安慰。

感謝狗狗和袋鼠打賞的香囊感謝狐狸精的死黨、靜靜游弋的魚、水在雲間、chieh-ching、xiangy315、pdxw、果果打賞的平安符感謝水在雲間打賞的臘八蒜謝謝。!~!

(快捷鍵:←)美人謀律 第十七章老天爺真可憐 美人謀律目錄(快捷鍵:回車) 美人謀律 第十九章我要她!(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美人謀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