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謀律

美人謀律

第九章勾魂女*鬼

[更新時間]2013年01月26日 20:32 [字數] 3783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既然萬事談好,春荼蘼第二天一早就要趕三絕對恪守職業道德,既然說定,就肯定全力以赴,把老徐氏從案子里撈出來。

正月里沒有兵訓,春大山就帶著徐氏、小琴、過兒,與春荼蘼同行。留在家裡的春青陽也被孫女交待了任務,必須要完成的。

「祖父,麻煩你在衙門裡告個假。」她偷偷對春青陽說,「幫我盯著點王婆子。」

「你懷疑她?」春青陽愣祝畢竟他在衙門做了大半輩子了,不僅有對犯罪的敏感,身上也有些工夫。儘管身手比不上春大山,對付一般小蟊賊卻是富餘。

「祖父,您想想啊,徐家老太太是個什麼樣的人?」春荼蘼眯著眼笑,又露出小狐狸的樣子,「她那麼掐尖要強,不允許任何人和事脫離她的控制。王婆子是她跟前兒第一親近和信任的人,而現在她身上背著官司,王婆子卻跑回兒媳的娘家來,這種行為卻類似於背主。依徐家老太太的性子,就算現在正焦頭爛額,也必不會容忍吧?」

春青陽一想,深以為然,眼神中就流露出疑惑的神色道,「親家老太太,確實是寧願自傷一千,也要傷敵八百的強硬性子。」

春青陽厚道,說得含蓄。其實老徐氏的個性總結起來就是五個字:損人不利己。

「所以啊,王婆子肯定有問題。但凡是犯罪,或者與犯罪有關的事,都要研究當事人的心理。那是很重要的。」春荼蘼繼續說,「那王婆子是什麼人我不知道,可卻絕對不是好人。她說得話,能全信嗎?」

「那不能1春青陽搖頭。這件事來得太突然。他一時並沒有多想,對王婆子說的話,竟然全盤接受了。現在孫女一說,也覺出不妥當來。

「你不會認為王婆子跟整件事有關吧?」他吃驚地問。

春荼蘼搖搖頭,「若是有關,徐家老太太更不會放過她了。我是覺得……是徐家老太太身上有問題。」

她這樣說,春青陽更是嚇了一大跳,「不會吧?她總不至於謀殺親夫……」

「我不能確定,但范老太爺的失蹤。說不定徐家老太太是知情的,只是裝成不知道。您想啊,還是從她的性子來說,夫君不見了,她應該暴跳才對。而不僅是著著急。」想到這兒,春荼蘼習慣性的皺緊了眉,「所以我覺得,這其中肯定有隱情。而王婆子作為徐家老太太身邊的得力人,自然也知道些什麼。為了堵她的嘴,徐家老太太才允許她卷了細軟,跑到范陽來。」

「有理。」春青陽越想越對,突然拉了孫女一把,「不然。這事你還是別摻和了,若鬧出什麼辛秘之事,沾上身就是麻煩。這傳出去,得多難聽埃繼外祖父母的私密事,你一個姑娘家給攪和裡頭去了……」

「祖父,既然應了。咱就不反悔。為人根本謂之誠,人無信不立呀。」

春青陽不說話了,臉色很不好看。他是為人正直端方,還真做不出背信違約的事來。於是他猶豫半天後,咬牙道,「放心,祖父必把那王婆子盯緊,不能讓她害到你1

「辛苦祖父了。」春荼蘼由衷地說,「只是不要露了行跡,也不用做什麼,只讓她不要跑路就行了。不過祖父一個人也盯不過來,不如您去找以前在臨水樓做事的小九哥和小吳幫忙,輪流盯著就行了。這監視的事,可是苦活累活。他們兩個以前幫過我,全是可靠的。」

「你不用管我這邊。」青春陽點頭,「我和洪班頭關係一向不錯,他嘴又嚴,找他幫忙就行。」

爺倆兒個又商定了一些細節,春荼蘼就和春大山走了。這一次,特意從鎮上雇了輛馬車。

春荼蘼坐在車上,覺得有兩件事是當務之急,必須儘快解決。第一,家裡得備匹馬,備輛車,出行方便些。第二,她得雇幾個調查員。若她以後真能以訴訟為業,總不能事事動用自家老爹和祖父。而過兒,到底是個小姑娘家,對嫌疑犯跟進跟出的,比較危險。

「荼蘼,沿路上要不要走慢些,順便查查有沒有岳父大人留下的蛛絲馬跡?」半路上,春大山問。

這輛由雙馬拉的大車比較簡陋,就是附近鄉鎮上專門拉腳的車,坐位比較硬,頭上罩著個簡易的棚子。本來一次要拉十幾個人的,但春家有急事就包車了。春荼蘼第一次真切而真實的感受到,大唐的車資真是貴埃

徐氏本來諸般挑剔,坐不慣這樣四處漏風而且不舒適的車。春大山見自己的女兒都樂呵呵的忍耐了,徐氏為了她自個娘家的事還別彆扭扭,登時就陰了臉,半天沒說話。等出了范陽縣的地界兒,才忍不住這樣問女兒。

「說得是。」春荼蘼還沒回答,徐氏就點頭道,「不然,再雇幾個閑漢幫忙吧。」

「不用的。」春荼蘼無視徐氏不滿的眼光,「徐家老太太已經報了案,官府的差役自然把應該找的地方找過了,不用咱們自己動手。咱們總共才五個人,有四個是女人,只憑爹一人,再加上幾個幫閑的,怎麼比得過官府的力量?」

春大山對女兒是絕對相信的,因為她見識過女兒破案和上公堂的本事,當即就點了點頭。

徐氏還想說什麼,小琴暗中拉了她一下,到底沒再多嘴。

春荼蘼看到了這些小動作,只裝作沒看見,心中卻決定,等到了地方,先把自家老爹當成調查員利用起來,首要任務就是盯著小琴。

她沒有證據,可就是覺得小琴隱瞞了什麼,很是不對勁兒。對於懷疑的事物,必須徹底排除才能放心,不然就會使案子發生意想不到的變化。哪怕是最微小的懷疑也不行。

其實范陽縣和淶水縣是相鄰的,但是因為兩縣之間的官道只修了一段,其餘道路難行,而且要繞很大一圈。因此一來一回要三天。於是在兩縣交界的地方,就形成了一片商業坊市,主要是兩間邸舍和一些賣吃食、用具的。不大的地方。但麻雀雖小,五臟俱全。而在坊市的正前面,臨著一個野湖。看起來是死水,但因為湖面大,水質倒還是可以的。

兩間邸舍的招牌好像約好了,一家叫吉祥,一家叫如意。如間邸舍離那個湖更近些。風景更好,但春大山在兩地之間跑慣了路,倒是與吉祥邸舍的王老闆相熟。那王老闆也是認識春大山的,很熱情給幾個人安排了住處,一共兩間上房。春大山自然和徐氏一間。春荼蘼就帶著小琴和過兒兩個丫頭同祝趕車的車夫則住了前院的大通鋪,那是專門給僕役睡的地方。

過兒很不喜歡小琴,可是一來不能給小琴當開一間房,二來春荼蘼想就近監視,也就只好如此。

正月十六,按幽州的風俗,是「溜百脖的日子。就是說這一天要出門走動,祈禱自己這一年也不生大玻吃了晚飯後,春荼蘼興緻很高。雖然今天絕對算溜百病了,可她還想出去走走。恰巧天氣只是微微乾冷,無風無沙的,月色也好,她就拉了全家人一起。

倒不是她喜歡徐氏和小琴,只是不想讓她們單獨待著。免得又出蛾子。

徐氏不情不願的,好不容易聽了勸,又穿了厚厚的衣服,來到前院,卻正好遇到王老闆要關店門。春大山對王老闆這麼早閉店感到奇怪,而王老闆聽說他們要去湖邊散步,賞冬月,立即變了臉色。

「若說以前,那湖邊倒有幾分野趣兒,好多文人士子和過路的旅商都喜歡去那裡遊玩,只是現在不行了。」王老闆說,臉上露出驚恐的表情。

「出了什麼事?」春大山問。

王老闆左右看看,似乎有什麼隱形人盯著他似的,還誇張的打了個哆嗦,「才過了年沒幾天的時候,有個男人住在如意邸舍。也不知怎麼,半夜睡著覺的時候被夢魘了,大喊大叫,披頭散髮就闖出了門去,還赤著腳,一直跑到湖邊,跌進去,就再也沒有浮上來。」

一聽這個,徐氏嚶的嚇暈了,小琴和過兒也臉色發白。

「過兒,快和小琴扶太太回屋。」春荼蘼吩咐道。她不是完全不害怕,但經歷了重生那麼檔子事,就不會那麼容易被嚇到了。

而春大山畢竟是男人,又是從軍之人,身上似乎帶煞似的,也並不害怕,只皺眉問道,「此事當真?」

「我的軍爺,小的怎麼敢編這種瞎話1王老闆就差指天發誓了,「那個湖,以前也淹死過人的,但不過幾天,屍首就能浮上來。年前一場雪,這麼多年頭一回冷得上凍,可湖面在節下就開化了。就算冰水的水沉吧,也不至於這麼多天不浮白呀?再說,出了命案,雖說咱們這兒是兩縣都不太管的,可衙門也派了人來撈,就是任什麼也沒撈出來。軍爺,您說奇不奇怪?」

「會不會那人自己游上來就走了?」春荼蘼問。

「不可能。」王老闆道,「當時那位仁兄跑出去時一路狂叫,好多人被吵醒,追了過去,親眼看到他跳進水裡,卻從來沒人有看到他出來。軍爺,小姐,您們說這事邪性不?也是從那天開始,好多人半夜聽到過女人的笑聲,也有人在湖邊看到過白影子飄來飄去,差點沒被嚇死。」

春荼蘼和父親對視一眼,都是悚然中帶著一點懷疑。

「所以哪,您們沒看見嗎?天一擦黑,外面賣吃食的都少了,都關在住處不出來。」王老闆繼續說,「您二位好好住在店裡就沒事,過年時小店貼了木符,防邪祟的,勾魂女鬼進不來……有話要說………

晚上那更十點左右,不敢訂八點,萬一有事,回頭食言,大家不打駕我,我自己先慚愧死了。

不過,昨天發微博還說,這本書的書評真正不少的,但我的讀者比較奇怪,不喜歡蓋高樓討論,而是各開各貼,各說各的。說起來,咱這兒算是獨棟別墅吧?哈哈。

離月底還有五六天,各種賣萌求票,快被追上啦。

謝謝。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q!~!

(快捷鍵:←)美人謀律 還得延時兩小時 美人謀律目錄(快捷鍵:回車) 美人謀律 第十章范家來鬧(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美人謀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