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謀律

美人謀律

第三章必嫁貴婿

[更新時間]2013年01月23日 15:05 [字數] 367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其實這老徐氏就是個糊塗的,前一刻還自處春風細雨,哪怕是假的,至少還沒撕破臉,可兩句話過後,關係就徹底鬧僵了。到時候她拍拍屁股走了,想沒想過自家女兒還怎麼在這個家待下去?或者,她從來就是想把女兒接回娘家。從她屢次對春家的態度,就應該知道了。

她總自詡是大戶人家,可吵架吵到人家家裡頭,是哪門子的禮儀規矩?平時,她倒還裝個富家太太的樣兒,可只要一言不合,就宛如潑婦般。

「今天不怕告訴你。」春大山大聲道,「荼蘼就是我春大山惟一的孩子,以後我不會再生一兒半女。到時候我給她招個女婿,外人甭想把她從我春家哄出去。以前這樣,以後還這樣1

咚!這話扔在那兒,似乎發出響亮的聲音。

春荼蘼又一次感動得一塌糊塗。

有這樣的祖父和父親,她還怕個甚。她瞬間就決定,一定要做一隻金鳳凰!還有,要麼她就不嫁,要麼必要嫁個貴婿,讓祖父和父親可以揚眉吐氣!

「你聽聽!你聽聽1老徐氏氣得發抖,也不想想自個兒管到女兒、女婿房裡的事,實在不成個體統,「他都要給你喝避子湯了,你這日子還有什麼奔頭!走,跟我回去1

「娘1徐氏又開始抽抽答答的哭,眼神哀怨的望向春大山。

這個男人,她絕對捨不得,可是他又說不讓她生孩子。實在也讓她傷心透頂。

只要有老徐氏在的地方,環境和氣氛就會瞬息萬變,這還不到半個時辰,本來親親熱熱的來拜年。現在卻鬧得像要立刻分家似的。

春大山開始只是說氣話,此刻聽老徐氏要帶女兒走,登時就犯了牛脾氣。深吸了口氣,對徐氏道,「你可想好,但凡你做什麼決定,我定不攔你1

徐氏哇一下就哭了。

老徐氏大怒,騰地站起來,一甩袖子道。「大年下的,我本來好意為你女兒,趁著她名聲還沒毀到家,趕緊嫁出去,總好過將來連累到別人!你們父子不領情就算了。居然還趕我女兒走。好春家!好家風!我倒要看你們得意到幾時1說完,強拉著徐氏就走。

她以為春氏父子會阻攔,可春氏父子居然都冷冷的站在那兒,沒有動。

門外,春荼蘼當機立斷,風一樣跑到院外去,從沒想過自己的速度能這麼快。過兒緊緊跟隨,半步也沒落下。

徐家的馬車就停在春家門外,春荼蘼和過兒跑出來。躲在門前的大棗樹后,正好可以觀察到馬車那邊。她驚訝於老徐氏顛倒黑白還理直氣壯的能力,想繼續看看結果。她就不明白,老徐氏那個腦袋是什麼構造,憑什麼所有人、所有事都要圍著她轉?

她到春家來,也不管春氏父子如何不願。里啪啦的說了一通廢話,尤其處處詆毀人家的女兒、孫女,好像春荼蘼是個垃圾,必須儘快甩掉似的。春氏父子雖說生氣,卻還努力維護著親戚臉面,可她呢?居然就大吵大鬧起來,最後還派了別人一身不是。

這種人,不理會她是最好的,她早晚暴跳得自己氣死。那時,也算為民除害了。

才在樹后藏好,就見老徐氏拉著女兒,氣沖沖的出來。可到了馬車跟前兒,徐氏卻用力掙脫母親的手,哭道,「娘,我不回去1

老徐氏氣得直抖,揮手就打了女兒一巴掌,「你個沒出息的!春大山有什麼好,他這樣對你了,你還守著他不走?」

「反正我就是不回。」徐氏犯了蔫倔的性子。

「你讓我說你什麼好1老徐氏氣得打了自己一個嘴巴,「我這還不是為你?你沒長眼瞧見哪,春家老的小的都把那個臭丫頭捧在心尖上,你算個什麼東西!那丫頭如今壞了名聲,真的嫁不出去,或是老死在家裡,或是招了女婿,你這一輩子都翻不了身1

這話,聽得春荼蘼忍不住翻白眼。

有這麼比的嗎?本來就是不一樣的關係埃春大山對女兒的疼愛和對妻子的愛與關懷能是一樣的嗎?根本沒有可比性,也不應該這樣對比。徐氏嫁進春家,一味的索取,可她為這個家做了什麼?好吃好喝都緊著她,她卻連家也挑不起來,更不用說孝順公爹,愛護前房兒女了。

這是古代!一個孝字能壓死人的古代!對女性要求很多的古代!而徐氏在娘家被嬌寵,就恨不得換個地方繼續被嬌寵,本來就不對,因為當姑娘和做人家媳婦本來就不同埃其實春家對徐氏根本沒有苛刻的要求,只想平靜過個日子都做不到,她娘家媽還動不動就來春家指手畫腳。這樣春家也沒休了她,如此的丈夫和公爹,簡直打著燈籠也難找了!

說到底,是春氏父子太善良了。他們總以為,對徐氏不多要求,能滿足的就盡量滿足,以換取和睦的生活就好。但在老徐氏那,她看不到這些善念,結果不但不感念親家能容忍這樣沒用的媳婦,反而覺得這是春家沒有她女兒不行,是上趕著他們徐家、巴結徐家、非徐家不可。

人,貴在有自知之明。可話說回來,老少徐氏的毛病,也是春家給慣出來的。

「你就知道哭,我怎麼生了你這麼個沒用的玩意兒1老徐氏見女兒不說話,又拍了一巴掌,「你若不跟我走,後面你就自己受著。這春家我是不樂意來了,就算請,我也不來1

「巴不得你快滾,永遠別踏進我們家的門!誰稀罕你1過兒氣得咬牙,在春荼蘼身後小聲的嘟囔道。

春荼蘼把食指壓在唇上,示意她別說話,繼續偷聽。

「你說說。你怎麼就那麼瞎呢,你看上春大山什麼了?他除得長得好點,渾身上下,哪有一點好處?」老徐氏繼續道。

這下。連春荼蘼都忍不住了,恨不能衝出腮那叫長得好點嗎?那是英俊瀟洒,范陽第一美男好嗎?再說。我爹優點可多了。忠厚善良、武藝高強、為人正派、上孝敬父親,下疼愛女兒,中間對老婆縱容,外加上前途無量。就只不拈花惹草一條,有多少男人能做到?我爹明明就是珍珠,你卻當成魚眼睛,真是……乾脆你自挖雙目算了。

春荼蘼按住腹部。因為忍得肝疼。若論鬥嘴,十個老徐氏也不是對手,偏偏她要顧忌自己和家裡,畢竟一名老年婦女可以撒潑打滾,她若衝上去。名聲就全毀了。

算了,好鞋不踩自狗屎。照老徐氏這鬧騰勁兒,她有強烈的預感,她很快就有機會能收拾老徐氏。因為,連老天也看不過眼的。

「他家那丫頭倒是有眼光,我在淶水都聽說了,連折衝府的都尉和大理寺丞都對那死丫頭另眼相看,這回你捎回去的稀罕物,可不就是人家那龍子鳳孫送的?你不言不語的。主意倒是正,追著沾上春大山,可怎麼不給我找個人家那樣的女婿回來?」老徐氏語氣中那個酸哪。

春荼蘼不禁吃驚,沒想到八卦的傳播力是如此之強大。可是,她和韓無畏、康正源根本就沒有什麼。這兩人也是懂禮的,韓無畏還來信說。本來親自要送年貨來,還想拜年來著,但考慮到他們表兄弟的身份,怕給春家帶來麻煩,就叫僕從送了東西來。

和身份地位差距大的人做朋友都很辛苦,何況更近一步的關係?人是有等級的,說白了就是生活圈子,能突破圈子的不是沒有,只是太少、太辛苦了。

只是,老徐氏為什麼想得理所當然呢?她春荼蘼好歹是低級武官的女兒,尚且不敢肖想那二位,身為商家女的徐氏,又無傾世之姿、驚世之才,怎麼被老徐氏說得好像……只要徐氏願意,人家韓無畏和康正源就得巴巴的來求娶?實話說,雖然春家是軍戶,但論人才和人品,徐氏連春大山也配不上!

這下春荼蘼算明白了,為什麼老徐氏這麼強勢,因為她自我膨脹得太厲害,是坐在淶水的井底之蛙,以為天就那麼點子大呢。

「娘你別說了。」徐氏終於開口,「我早告訴您,別來給荼蘼說親,您偏不聽。怎麼樣,好好的事,倒鬧得兩家不和睦。您快回去吧,夫君和公爹都心軟,我做小伏低一陣,他們就會把這一篇揭過去的。回頭,我再找人給您捎信兒1

「孽障,你就是離不開那個春大山1老徐氏恨鐵不成鋼的道,「若與他和離,娘自然給你找好的,你怎麼就不聽呢1

果然啊,老徐氏想讓女兒和離回家。在現代,也絕少母親想讓孩子婚姻破裂的,何況這是在古代呢?所以老徐氏的思維,真心不能以正常衡量。

見徐氏又恢復到抿著嘴不說話的狀態,老徐氏恨聲道,「算了,我管不了你!我走1才一轉身,又想起什麼,「你爹呢?怎麼沒看見他。」

「在我屋裡歇著呢。」徐氏張望了一下,「小琴也不知道死哪兒去,我去叫我爹吧。」說完匆匆地進了院子,但很快又折了回來。

「我爹不見了。」徐氏詫異道,「明明我親自帶他進屋的啊,跑哪裡去了?」

老徐氏想了想,不耐煩的道,「誰知道他死去哪裡了,我不會等他的。他若回來,你讓他自己雇車回去。哼,小琴個不安分的,怎麼也跑得沒影兒了?」

「別是帶我爹一塊兒逛去了吧?我爹正經沒來過范陽幾回。」徐氏疑惑。

「大年下的,有什麼景好逛?」老徐氏邊說邊上了馬車,狠狠甩下車簾……有話要說…………

今天這章不是標題黨哦,意思是春荼蘼發誓要嫁得好,讓自家祖父和老爹抬起頭來。畢竟,她做了訟師,婚姻是個問題。

謝謝大家在書評區的討論。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q!~!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美人謀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