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謀律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 美人謀律 > 第七十七章棺材是空的

美人謀律

第七十七章棺材是空的

[更新時間]2013年01月20日 13:37 [字數] 3723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康正源搖搖頭。

韓無畏急了,「你這是什麼意思?不知道,還是沒發現?」

「我的意思是沒有。」康正源的眉頭皺得更緊,「即沒有屍體,也沒有財寶。棺材是空的。」

空……的?!娘誒,這下子複雜了。

「那……那怎麼辦?」韓無畏攤開手,大冷的天,腦門子都見汗了。

春荼蘼靜靜坐在一邊,看著這二位大眼瞪小眼,忍不住提醒了一句,「其實,羅大都督這事辦得不聰明哪。他雄踞一方慣了,做事已經不習慣示弱。這樣,對咱們不是挺有利的嗎?」

「願聞其詳。」康正源道。

「凡事都有度。」春荼蘼想了想道,「若我是盜賊,看到羅大都督丟了這麼多財寶卻反應極小,我會覺得奇怪。但若反應太大,我又會覺得財寶中有更重要的東西,就算想出手,現在也不敢了。或者,要找出來做個要挾。這時,若真箇死死的藏匿,要想找到贓物就如大海撈針。」

康正源和韓無畏面面相覷。

他們當然知道羅大都督最近的行事很反常,這麼說來,他這件事辦得確實是不聰明。但所謂關心則亂,有了私心秘密,別說羅大都督,不管是誰也都可能看不開的。事不到誰頭上,誰也體會不到那種焦急,這就是人們所說的站著說話不腰疼。當局著迷,旁觀者清,只因為所處的角度不一樣。

可是,當有心人看得出那兩箱財寶中有要羅大都督命的東西,不知有多少暗中的勢力就像打了雞血似的立即行動起來。都想掐住他的咽喉。這樣一來,找回贓物的事就更難辦了。

「康大人只是從六品上的大理寺丞,特派到幽州的天使,巡獄錄囚。只要沒有人蒙冤就行了。」春荼蘼又提醒了一句,「若是贓物找不到,雖然結案得不完美。但有道是水滿則益,月滿則虧,面面俱到未必是好。到時候,誰丟的東西讓誰著急去就是了。」

康正源和韓無畏頓時就明白了。

他們都出生在皇族,親戚也都是是極其強大的望族門閥,所以,他們從小就處於權利的漩渦中心。看得比常人多,見識自然不凡。只是這兩人的骨子裡都很傲性,遇到難事不願意後退一步,反而往前頂,恨不能做到盡善盡美。所以一葉障目。此時春荼蘼一語驚醒夢中人,霎時就有了計較。

對於韓無畏來說,他是羅大都督的下級,又是當今皇上的親侄子,還是未來大都督的內定人眩派他來范陽當折衝都尉,即有熟悉北部兵務的意思,也有掣肘牽制的意思。畢竟,幽州地理位置太重要了,是抵禦北部各蠻族的重要防線。而幽州大都督的權利又太大。必須由皇上絕對信任的人擔當。

而這次的事,他是必密報於皇上的,但與其如此,讓羅大都督繼續上竄下跳,不是更有說服力嗎?皇上的眼睛可亮著呢。況且,羅大都督的東西找不回來。必不會罷手,行事之間也必然會露出更多的馬腳。若羅大都督有什麼隱晦而不能示人的心思,借著亂勁兒,他更好調查。

對於康正源來說,他是被皇上當大唐的未來棟樑培養的,和韓無畏並稱長安雙駿。不過他畢竟才及弱冠之年,這次出來不到三個月的時間,就把幽城的刑獄之事都梳理了一遍,不敢說絕無遺漏,至少刑治清明,乾坤朗郎,還得了把萬民傘,以皇上賞罰分明的行事風格來說,要賞他什麼呢?可以他的年紀來說,官位已經更高,爵位更是將來跑不掉的,皇恩過重也未必是好事。

但,如果幽州城這個案子破不了,只保證不讓人蒙冤,那他前面的功勞就都失了色,算是沒有順利完成皇上的囑託吧。當然,真正情形如何,皇上心裡有數,表面上不賞不罰,甚至斥責幾句才好。將來皇上要對羅大都督有什麼舉措,也正好拿他當個台階。

兩人想通了這一點,神情就都放鬆了下來。康正源說笑說,「身在局中,是我們太著相了。」

「你們是太著急了。」春荼蘼聳聳肩道,「我剛還和韓大人說,天下那麼大,那麼複雜,有很多事是掰扯不清的。既然如此,乾脆晾在那兒就是。」

「對,幽州懸案哪。」康正源露出自嘲的笑容,但眼神卻是輕鬆快樂的,「說不定我能千古留名呢,雖然不是什麼好名聲。」

「遺臭才能萬年哪。」韓無畏哈的一笑,又道,「快過年了,你乾脆明天就重審金一,定了案趕緊跟我回范陽,離開這是非之地。反正你年前也趕不回長安,天氣又冷,不如開了春再回。」

「明天不行。」康正源看了眼春荼蘼,「我雖然要重審,但必須有人替金一說話,只怕還要麻煩荼蘼。」

春荼蘼倒沒推辭,心中雖然嘆息了聲,但卻直接點了點頭道,「那不如再拖兩天,我得仔細研究下卷宗,還要找幾個人,私下調查一下。韓大人,借幾個手下用用成嗎?」

康正源的人,只怕會被羅大都督注意。韓無畏雖然只是折衝都尉,府內衛士又大都留在范陽,但他是龍子龍孫,身邊得用且不顯身的人多了去了。

「好,待會兒就叫他們過來。」韓無畏即刻就答應。

康正源瞄了自個兒的表兄一眼,要知道那些暗衛,非特別信任的親近人,他是從來不在表面上說起的,更不用說借來用用了。表兄對荼蘼,態度越來越不同了。

而春荼蘼和韓無畏都沒注意到康正源的心思,各自忙去了。過了一個時辰不到,春荼蘼就在悄悄見了幾名暗衛,給他們指明了調查方向後,就回屋埋頭研究案卷。做堂審準備。

春大山和過兒見她忙起來,都知趣的不吭聲,也不吵她,只幫她把後勤工作都準備好。好在。晚上再沒有人跑來暗殺她,也不知是發現她根本沒有被殺的價值,還是外面的護衛保護得太嚴密了。春大山晚上也不肯睡下。一直守在門口。若有人敢傷害他女兒,他非跟對方打個魚死網破不可。

春荼蘼看在眼裡,心疼不已,暗想為了自家老爹,她也得快點結束這個案子,回范陽去。

臘月二十這天,幽州城盜竊案終於重審了。因為涉及到私人財產。羅大都督要求不公開審理。也就是說,不能讓百姓前來看審。其實他的要求很無理,但康正源還是給了面子,另外也是不想讓春荼蘼捲入太深。若沒百姓圍觀,也少點人指指點點。

這個時代。對女性還是很有限制的。關鍵在於春荼蘼沒有顯赫的貴族出身,不然就算做出很出格的事,外界倒是寬容得多。甚至能成為標新立異、與眾不同的代名詞。

春荼蘼感激康正源的好意,卻有些不以為然。世上沒有不透風的強,就類似於現代的飢餓銷售,越是捂著蓋著,民眾的興趣就越大,八卦就越狂熱。這個案子那麼轟動,現在又不讓人知情。等著吧,指不定傳出什麼可笑又不符合邏輯,但卻娛樂性十足的「事實」來。

不過,那與她無關,再怎麼八卦,她也只是個超級大配角。活動布景板。真正的男一號是羅立大都督,男二號是神秘的盜賊,男三是可憐的金一。第四號,根本沒有。

想到這兒,她的腦海里不知為什麼冒出一雙綠色的眼睛。她沒有去打聽城外的軍營中有無軍奴逃脫,也沒去打聽他的背景。萍水相逢,彼此照顧了對方一下,僅此而已。

幽州城的署衙門樓為聽政樓,此時用作了公堂,面積不小,而且建築風格比較北方化、軍事化,大方而是硬氣,使人一入其中,就感覺強烈的煞氣撲面而來,不由得心驚膽顫。

最上首的公座,坐著身著官服的康正源。左側偏座,則是羅大都督本人。右側坐著的,是大都督府自帶的典獄。韓無畏根本在堂上沒位置,只是站在側門處偷看。春大山和過兒,一臉擔憂地戰在他身旁。

堂下,三班衙役俱齊,被告金一和他的訟師春荼蘼,早就雙雙跪在那兒等候。

他令堂的,沒有功名就要跪,為人代訴還要打板子。幸好,可以用贖銅折抵,不然她還沒辯護,屁股就早開花了。而且這一次,她算是公派訟師,康正源早就說明,金一受刑太過,恐無法自行申辯,本著皇上提倡的德仁之念,為金一指定了訟師。

而且,這是第一次,春荼蘼表明身份是訟師。前兩次,一次是孝女代父申冤,一次是朋友間的幫忙。到底,方娘子是春家的租客來著。

驚堂木輕輕拍案,因為大堂上人少,氣氛又肅穆,所以發出的聲音清晰無比,還略有回聲。

「堂下何人?」康正源按照程序問。

春荼蘼上前一步,深深吸了一口氣,「民女春荼蘼,代金一為訴。」就算大唐民風開放,女子有名子的也算少見,大多叫什麼什麼娘,看在家庭中的排行了。只有貴族,或者特別講究的耕讀人家,才給女兒起名。

而羅大都督,是見過春荼蘼的,此時不禁眯起了眼睛。跟那天扮演慈祥的叔叔不同,今天他的目光中彷彿掠過一條冰線,能殺人於無形般……有話要說………

今天給大家介紹一本主站的書,《搬山》的作者,豆子惹的禍的新書《升邪》,看簡介就超帶感的一本書:九天之前,太陽落下后再沒有升起。第十天,蘇景名動四方……

呼,大家感覺到沒?隱約的熱血,加一點點驕傲,很帥哦。

我覺得這本會重塑《搬山》的輝煌誒,於是還跑去書評區要客串來著,呵呵。豆子的想象力一向極好,文筆清新,小小幽默,而且故事和為人都真誠。大家不妨去收藏來看看,因為現在起點帳戶有升級職業的,就是每天都投推薦票什麼的,女頻的票當然給我了,主站的,大家就扔給豆子吧。

這本的開頭至少我看了,不會坑大家啦,真的好看。

謝謝。未完待續rq!~!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美人謀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