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謀律

美人謀律

第七十章風聲鶴唳

[更新時間]2013年01月17日 00:52 [字數] 359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看到春荼蘼身上的皮袍子,認出是小正心喜的一件,雖然顏色不光鮮,可皮料卻是進貢來的,非常難得。可是,怎麼改小了?

他心頭一動,卻沒說破。只問,「大都督府密庫被盜一事,你就沒點看法?」

「我只是幫康大人錄囚,查看有無冤獄和淹獄,若有需要我做的,應該在府衙里。大都督府什麼的,與我無關。」春荼蘼聳聳肩。

其實她知道,大都督這個官職的前身是節度使,雖然沒有明確的行政區域劃分,類似於封王封地的,但權力非常大。不僅一地的軍政歸其全權負責,連民政也一把抓,有自己的衙署和官廳,有自己的典獄、執刀、問事和白直。此案別說是發生在大都督府里的,就算是幽州地界的任何一個地方,羅大都督都有權插手。

「若以旁觀者的角度,你覺得有無疑點?」韓無畏緊跟著問。

春荼蘼暗嘆一口氣,因為知道康正源攪進這事了,韓無畏是想幫助表弟吧。

「我不了解內情,不方便給意見。」她想了想道,「但是,有點小小的猜測。第一,密庫那種地方,不是外人能輕易得知的吧?就算能探得地點和方位,也很難在不被人發覺的情況下打開。所以此案若沒有內鬼,至少也得準備好久。第二,密庫被搬空了,那得多大的力量和人手才做得到?大都督府有府衛。定期巡視,一個丫頭小廝出去辦點事兒,都會有紀錄,或者是痕,這麼多東西怎麼會憑空消失?第三,偷東西之後,不要銷臟嗎?不要藏匿嗎?那也是大工程埃」

說到這兒,春荼蘼腦海里閃過一道亮光,似乎與這案件有關的,可惜沒有抓祝反而湧出一個可怕的問題,不禁驚呼道,「過兒呢?過兒呢?」

她這一嚷嚷,春大山也嚇一跳。

過兒跟著來了大都督府,但吃飯的時候,因為沒用下人侍候,就請到另一處吃飯去了。剛才事情急。大家趕著出府,居然把她給忘記了。

「過兒還在府里,快,得去把她找回來。兵荒馬亂的,萬一她看到不該看的,聽到不該聽的,或者被誤會了。麻煩就大了。」春荼蘼急得跺腳。她就怕過兒慌神兒。又找不見她,亂闖到不該去的地方。

「在這兒等著,我去去就來。」韓無畏果斷地說,轉身就消失在夜色中。

春荼蘼雙眼發澀,自責得不行。春大山握著她的肩膀,也不知如何安慰,其實也是自責萬分。女兒畢竟還小,遇事慌亂是可能的。他一個大男人,居然也急著走,把人給丟了一個。

好在片刻后,韓無畏就帶著過兒回來了。

春荼蘼立即上前,眼淚都掉下來了,拉著過兒的手,一個勁兒的道歉,「過兒對不起,你原諒我吧。我剛才跟人生了點氣,又不想被攪和進那個爛事里,一直以為你跟著我的,結果把你給忘了。對不起對不起……」

過兒見春荼蘼這樣,反倒緊張了,連忙勸道,「又不怪小姐,是奴婢不夠機靈嘛。一時嘴饞,沒留意外面的動靜。」這小丫頭有點羞赧。

春荼蘼見她平安無事,吊著的心才放下來,隨後又奇怪,「怎麼這麼快就出來了,從哪兒找到她的?」這一句,是問韓無畏的。

「就是咱們出來的邊門。」韓無畏也納悶,「我去的時候,看過兒站在門口,很迷糊的樣子。」

春荼蘼疑惑的看向過兒,哪想到過兒同樣疑惑,「奴婢不知道怎麼回事。當時,一起吃飯還有羅府的丫頭,是羅大小姐和羅二小姐身邊得用的人。她們一邊吃,一邊跟奴婢打聽小姐的事。奴婢想小姐總是說: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又想咱們很快就回家了,跟這種高門大戶的瓜葛不到,就隨便敷衍了幾句。後來,又進來一個小丫鬟,說羅小姐叫她們快回去,她們就慌慌張張的走了。奴婢越想越不對勁兒,就到院子里看看,突然發現一個人也不見了,可嚇死奴婢了。」

「你自己跑到邊門那兒去的?」春荼蘼急問。

「沒有埃」過兒仍然茫然,隨後就露出很害怕的神情,「小姐,羅府會不會藏著有神通的大仙啊?」她說的大仙,是指狐仙或者鬼魂什麼的,是一種因為畏懼而生的尊稱。

「為什麼這樣說?」春大山插了句嘴,眼神凝重。

他畢竟是古代人,對鬼神之說是打心眼兒里相信的,因而就有一種莫名的敬畏。但春荼蘼不信,卻也想知道發生了什麼。

「當時奴婢在院子里,正想要不要去找小姐。」過兒哆嗦了下,似乎有點害怕,「可是覺得腦子一暈。再清醒過來時,就已經站到邊門的門口了。」

有人幫忙。春荼蘼立即想。有可能是和盜竊案有關的。但不管這個人是誰,至少對她沒有敵意。思慮中,她瞄了一眼韓無畏,見他也是眉頭微蹙,似乎跟她想到一處去了。

「快走吧。大都督府這事,咱們人小力薄,管不了,就別添亂了。」春大山望了一眼不袁,嘆口氣,轉頭走了。

韓無畏默默送他們回到住處,路上一句話也沒說,一直低頭想著什麼。

春荼蘼既然不掛心大都督府的事,自然一夜好眠。哪想到第二天清晨,一家三口才到那處宅院的飯廳吃早飯,就見康正源端坐在那兒,眼底下泛起淡淡的青色,顯然是整夜沒睡的。

她熱情的道了早安,卻什麼也不問,更是當著康正源的面兒給春大山和過兒使眼色,怕自家老爹和丫頭嘴欠。客氣之下問起昨晚的事。那時一問一答,就不好甩開手了。他們春家的人都臉皮兒薄,凡事總不好意思拒絕,或者給人沒臉,於是不斷吃暗虧,就她一個皮厚的,不得不做惡人。

康正源是多麼聰明剔透的人,自然理解了春荼蘼的意思,當下暗暗苦笑。本是想讓她幫忙的,但考慮到昨晚席間的事。又知道她不樂意,到底沒有強求。

一桌人默默的吃早飯。期間,康正源心裡有事,用得很少,當春荼蘼才吃一半時,就已經停了碗筷,又想了想。才對春荼蘼說,「這幾天我怕是很忙的,關於幽州城的刑司之事,我會派人把最近的案件卷宗送過來,麻煩你幫我看看。」

春荼蘼沒料到康正源突然說話,愕然抬頭,就見他滿臉疲憊。心中一時不忍。話到嘴邊才才硬生生咽下去道,「康大人放心。力所能及的事,荼蘼不會推辭,也會儘力辦好的。」她這話已經說得很明白了。

雖然她是因為羅大都督及其兩個女兒的行為,而不願意管這件盜竊案,但實際上,她也管不到。她是訟師,不是捕快。雖然在辯護中。為了支持己方的觀點,又因為古代刑偵技巧和犯罪手段不高,她充當了偵探的職責,畢竟不是專業的。

康正源點點頭道,「我明白,只是有勞你了。」想了想,又說,「韓大人讓我帶話兒,本來這幽州城的城裡城外,頗有幾處地方,冬日正是好景緻。他提早來,就是想帶你和春隊正四處遊玩一番。可惜,羅大都督托他幫忙,將幽州城戒嚴,許進不許出,他不得空,來不了了。」

春荼蘼一凜,因為聽出這話的隱含意思。

看起來,那個盜竊案鬧大了,羅大都督震怒,這是要全城搜捕埃這樣,康正源的壓力也很大吧。他不來還好,到了幽州城,卻正好出了這種事,若抓不到真兇,在皇上那兒只怕也無法交待吧?若說,他還真是倒霉。那會不會是,盜賊故意挑這個時候做案呢?而無論如何,這是康正源警告他們,無事不要出去亂走。

「康大人放心吧。」猶豫了一下,她還是說。

早飯後不久,一位本縣的典獄送來了刑司卷宗。春荼蘼壓下心中的內疚,立即就忙碌了起來。不看不知道,一看才明白幽州城治理得極好,惡性案件相當少,最惹人眼球的,就是那起小秀才仇殺繼母案。

春荼蘼細細審閱案件的細節,又找出一大堆有利於這個小秀才的證據,一條一條的另錄在一張紙上。她的字實在見不得人,春大山左右無事,乾脆給她當助手。這個案子,原被告雙方都沒有訟師,只是判官在判決上找不出合理的說詞,春荼蘼這一插手,那小秀才必能活命,至多是流刑。而大唐對復仇的案子一向寬容,民間甚至還很讚頌,雖然春荼蘼不贊成這樣,可這小秀才到了流放之地,當地官員若想拿他的孝字做文章,他未必會過得辛苦。

她法律業務熟練,在刑司之事上又見識廣博,所以儘管分外仔細,到天擦黑時,也全部做完了。這時,康正源卻還沒回來。春大山略出外打聽了下,說現在幽州城內人心惶惶。大概羅大都督知道捂不住,乾脆公布了所丟的財物。除了他多年的搜羅的名人字畫、古董玉器外,最重要的是兩大箱御賜的珍寶。

御賜的,倒賣都是犯法,這是警告有些做黑市的商人不要收吧?到底這麼老些的財物被偷出后,必須要銷贓,總積在自己手裡,早晚會被抓到。羅大都督這樣做,就是要逼盜賊到死角。

一時之間,幽州城內風聲鶴唳。大年下的,人心惶惶……有話要說…………

感謝果然多的媽媽打賞的價值連城和氏壁

感謝狂飆小馬721打賞的金光閃閃財神錢罐

感謝硃砂青黛、小米020903打賞的桃花扇

感謝明明寶寶疙瘩……飄飄sh1t打賞的香囊

感謝風亦馳……兩張)、pdxw

謝謝。未完待續rq!~!

(快捷鍵:←)美人謀律 第六十九章和我沒關係 美人謀律目錄(快捷鍵:回車) 美人謀律 第七十一章一個可能(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美人謀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