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謀律

美人謀律

第六十三章球狀少女

[更新時間]2013年01月13日 20:49 [字數] 351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幽州的治所在幽州城,也稱為薊城,南北九里,東西七里,開十門,是一座長方形的城市。

不過巡獄史一行為了能在吉日吉時入城,頭一天有意停止前進,就在幽州城外十里的地方休整,準備第二天一早再出發。

古代行軍的速度,輕兵五十,重兵三十。是說輕裝前進,日行四個時辰,約走五十里。所以從此處進發,最慢一個時辰也能進城。

這一路行來,他們大多數時候住在館驛,但有時錯過宿頭,或者兩個館驛間距離較遠,也會露宿在野外。只是今天倒不必,因為幽州城外有長年駐紮的軍營。幽州的羅大都督早就得了准信兒,雖然因為官職、輩份兒等諸多原因沒有親自來迎,卻叫手下早做了準備,為一行人妥善安排好了住處。

康正源只是從六品的小官不假,可他是大長公主兒子,今上的親外甥,深得皇上信賴,還擔著皇差的名頭,怠慢不得。只是軍營不可無故進入女眷,春荼蘼主僕就不能跟著了。至於錢老闆一家,因為採買的貨物已經齊全,幽州城離范陽又不遠,所以前天已經分道揚鑣,提前回家了。

好在,距離軍營不遠的地方,有一處私人的邸舍私人旅館,專門招待因錯過開關城門的時間而不得進城的人們,環境還很不錯的。

康正源為了安全著想,又希望春荼蘼住得安靜舒服。本想把邸舍全包下來,但春荼蘼認為這個邸舍的存在就是為了方便行人的,若為了自己,而使得其他來不及入城的人失了歇腳的地方,實在有點於心不忍。何況,今年雪少,他們到遼東郡都沒遇到大雪,但天卻在陰沉了整整三天後,自清晨時飄起了鵝毛大雪。這種天氣露宿於外,說不定會凍死人的。

「有我爹保護我呢。不會有事。再說了,邸舍離軍營這麼近,那店老闆就是為著安全著想才這麼建的吧?若真有什麼事,順著風大聲嚷嚷都能聽得到。至不濟騎上馬片刻也到了,大人只管安心。」春荼蘼勸康正源,「若大人實在不放心,再拔幾個軍士過來不就得了?」

康正源當然不能拂了羅大都督的好意。必要住在軍營里的,又見春荼蘼堅決不肯擾民,也只好應了。除了以春大山為首的四個衛士外,又拔了八名士兵,雖說沒包下邸舍,卻也佔了七間房,足有這家邸舍的一半地方。

那邸舍的老闆一看是一群軍爺保護著兩個小姑娘住店。而且佔了最好的房間。愁眉苦臉的以為店錢是收不到了,哪想到春大山拿著康正源的銀子,花著一點不心疼,出手大方,喜得那老闆好酒好菜的招待。

春荼蘼等人安頓好時,已經快過晌午了,因為兩個月來一起行路,大家早就混熟了。又都餓得要命,因此並沒有很講究的分桌而食,只是讓店老闆把飯擺在二樓的廳里,拼起了三張桌子,多多加上炭火盆,大家坐在一起熱熱鬧鬧的吃起來。

冬天,時令的新鮮蔬菜是沒有的,只以儲存在菜窖里的菘菜、胡豆和凍豆腐為主要的菜品,如果捨得花錢,還有些自秋天儲存下來的菠菜、芹菜、芥菜等。看著自家女兒因兩個月來不停奔波而瘦得尖小的下巴,春大山絕對捨得銀子,於是店老闆拿出了看家的本事,用足了材料,以「羌煮貊炙」為烹飪方法。

所謂「羌煮」即為煮或涮羊、鹿肉,「貊炙」類似於烤全羊。當然,絕對沒有現代那麼細緻,貊炙上桌后,要自己用刀割肉吃。羌煮也不是讓客人自己涮著吃,而是煮好了一大盆,熱氣騰騰的端上來。

春大山本來以為自己嬌滴滴的女兒會不喜歡這種有點粗野的氣氛和吃法,哪想到女兒眼睛亮閃閃的,還捏著袖口給他倒酒,似乎很喜歡這樣的氣氛,也就放下心,不斷用刀把烤肉切成小片,堆放在女兒面前的碗里。

其實春荼蘼不但不介意,還很喜歡這種「原生態」的感覺,第一次在古代感覺到了自由奔放。不知為什麼,她忽然想起草莽人士常說的幾個字:大口喝酒,大塊吃肉。只見外面白雪飄舞,屋內熱氣騰騰。燙得滾熱的酒水下肚,雖然酒色渾濁有雜質,卻酒香怡人,身子也立刻暖了起來。搭配著飯香四溢,真的很舒服,心情跟著大好。

主食,是畢羅。

那是一種麵粉做皮兒,裡面包著餡心的、或烤或蒸的一種麵食。常見的餡有豬肝的、羊腰子的、臨海的地方還有蟹黃餡的。當然,只怕皇宮裡也會有。春大山知道自家女兒不愛吃動物內肝,又賺烤制的麵食發乾,於是早吩咐了下去,單做一種芥菜肉末的蒸畢羅。

春荼蘼這一世才不到十五歲,身段又纖細,所以飯量不大,加上又陪著自家爹喝了一盞小酒,此時笑眯眯的看著大家盡興吃喝,自己卻只吃了一角巴掌大的畢羅、以及春大山切割好的大半盤子羊肉、鹿肉和一些蔬菜。但所謂肉面飽十分,儘管如此,她也吃得很撐。以致飯後她都不敢坐著,找回了大學時代吃自助餐時那種扶牆進,扶牆出的可笑感覺。進去之時,是餓得抬不起頭,出來時,則是撐的直不起腰。

也所以,當春大山說要去軍營一趟時,她非要跟著一起去。

「外面怪冷的,這雪就沒停過。」春大山不願意帶上她,「我是受人之託,到軍營里送點東西去。你魏叔叔在這邊軍中有親戚,剛才我一打聽,巧了,就在那軍營做事,若此時不去,怕過幾天忙起來就抽不出空。你乖乖在這裡等著。爹去去就回。」

「女兒是想消消食嘛。」春荼蘼展開撒嬌**,「羊肉倒飽,剛才一時貪嘴吃多了,克化不動的話,半夜會難受的。而且古語有云,霜前冷,雪后寒,現在雪正在下,路即不滑,外面也不會太冷的。」

「你就是想玩雪是不是?」春大山無奈。「咱們這兒冬天不算太冷,倒是有幾年沒下這麼大的雪了。」

春荼蘼一聽春大山的語氣鬆動,立即上前抱住父親的胳膊,輕輕搖著說,「爹啊,你就讓我跟著吧,頂多我穿得暖和點不就行了?不讓女人進軍營。我就在外面玩會兒,您送了東西出來,咱們再一起回,一來一去也不會在外面多長時間。」

見春大山猶豫著要點頭,又加了一句,「軍營中自然有好酒好菜招待康大人,可他未必能吃到這麼好吃的畢羅。剛才我對店老闆說了。讓他再烤上幾個好消化又容易保溫的。到時候爹幫我給康大人送過去。雖然是不值什麼的東西,但卻算是咱們有心。他送了貴重的皮袍子給女兒,這算不得還情,好歹用行動告訴他,咱們父女記在心裡了,那畢羅也算個村味兒。」

春大山哪裡說得過她,又被她磨得沒辦法,也就點了頭。只一再囑咐要她穿得多些。

此時,已是申時中,因為大雪未停,天色雖然陰沉,光線卻很好。在過兒的幫助下,春荼蘼裡面穿著夾襖夾褲,再穿一層絮了木棉的棉衣棉褲,外面套著康正源送的皮袍子,還戴了在遼東郡時人家送給春大山的皮帽子,拉下兩側的帽沿,全當護耳了。腳上,是大了好幾號,填充了烏拉草的靴子,最後還戴上了手套。只要她把脖子一縮,大半張臉都能埋在領子里,什麼寒風也能奈何不了。

當她就這麼像小烏龜一樣蹭啊蹭的到了樓下時,春大山正等著她。見女兒這滑稽樣子,他忍不住笑出來。再看跟在後面的過兒,雖然也是里三層、外三層的套著衣服,卻還看出個人模樣來。

「我讓她別跟著,這死丫頭不聽。」春荼蘼告狀。

「奴婢又不像小姐這樣怕冷。」過兒一臉堅決,「剛才也吃多了,怕停食,就侍候小姐一起走走唄。」

「給康大人的畢羅帶了沒?」春大山問。

春荼蘼剛想回話,一邊的過兒生怕不帶她去,已經緊著上前打開邸舍的大門。

寒風,立即就涌了進來,差點把胖烏龜春荼蘼同學吹倒了。而且她被風噎得說不出話,只舉起了兩隻前蹄,捶了捶胸口,表示在懷裡揣著呢,又逗得春大山想笑。

春荼蘼怕春大山再嗦,緊跟著過兒跑進雪地里。

下了大半天的大雪,地上已經積了很厚,都沒了腳脖子了。春大山出了大門,不知第幾次又想把女兒再送回邸舍里去。可春荼蘼卻已經跑進大雪裡了,沒兩步,她就因為穿得太多,太笨重了而摔地雪地上。但春大山的驚呼還沒出口,她利索地爬了起來,還追著要抓過兒,一時之間,兩個小姑娘笑得嘻嘻哈哈的。

漫天風雪,一片銀白,兩個球狀少女在雪地上追逐、歡笑。雖然那天仍然是蒼灰色,此刻在春大山眼裡,卻是無比晴朗……有話要說…………

昨天兩章的序號寫錯了,已經在周末里去麻煩了美女責編,改過來了,馬虎66鞠躬致歉。

還有一個問題,不知我和大家說過沒有,我忘記了,於是再嘮叨一遍。唐代的銀子貌似是不流通的,要用銅錢。唐代不到三百年,卻發行了七八種貨幣,而見於正史的僅有三種:開元通寶、乾封泉寶、乾元重寶。本文中用銀子,還說明了一兩銀等於兩千塊rmb,也是為了大家的閱讀習慣。總之,大家明白就好。

第二更十點到十一點之間。放心吧,明天就恢復正常時間更新了。

謝謝。未完待續rq!~!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美人謀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