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謀律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 美人謀律 > 第五十七章把人丟回去

美人謀律

第五十七章把人丟回去

[更新時間]2013年01月10日 11:12 [字數] 3631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要的就是這兩個詞!

其實,春荼蘼根本不知道徐氏要對春大山下什麼葯,但就這麼讓她把真話詐出來了!

春大山的臉變得雪白。氣的。

徐氏倒也精乖,立即跪倒在春大山腳下,抱著他的大腿,什麼話也不說,就那麼嚶嚶的哭起來。小琴當然也照樣學樣,一時之間,房間內被哭聲充斥,雖然不是老徐氏那樣的嚎啕,可仍舊震得人耳膜發疼,喪氣得很,就像家裡死了人似的。

春大山厭煩的皺緊了眉,深呼吸了好幾次才沒有立即發作。他轉頭見女兒還在場,無奈又苦澀地嘆了口氣,「荼蘼,你先出去。」

春荼蘼二話沒說,立即就回了自個兒屋,還沒踏進門檻,就聽到東屋那邊碎裂的聲音,大約是春大山一怒之下把湯碗砸了。她忽然有點後悔,早知道多拿幾個碗過去,讓春大山發泄一下,怒火老憋在心裡不好。

她從不贊成打女人,可徐氏這種女人真的很欠抽。不過春大山雖然身材強壯,卻從不對女人動粗。在往常看起來同,這是極好的品行,此時就覺得有點不解氣。

「小姐,咱出來幹嗎?要好好看太太和小琴丟臉呢。」過兒氣鼓鼓的。之前春荼蘼跟她說得也不多,所以她也是到現在才明白徐氏具體做了什麼,氣恨得很。

「我爹是覺得自己丟臉,才叫我出來。我在,他只會更尷尬。」春荼蘼嘆了聲。說著打開一道門縫,往外看了看。之後躡手躡腳的跑到東屋窗根底下,毫無道德感的聽壁角。

屋裡,春大山甩開徐氏的走,氣得來回踱步。好半天才沉著臉說,「明天,我送你回娘家。」

徐氏聞聽。立即發出一聲悲鳴,又上前去抱春大山的腳,哭求道,「我錯了!我錯了!饒我這一次吧!夫君,別休了我!不然我沒有活路了!求你別休我1

「現在後悔了?那為什麼這樣做?」春大山的聲音冷得像冰,平平的,沒有感情色彩。「你的蔫主意怎麼就這麼正!你怎麼就敢1

哀莫大於心死,春大山對徐氏太失望了,所以才會這樣。平時,他再怎麼氣,也鮮少這麼疾言厲色的。

「我就想讓夫君留下來。」徐氏繼續展開哭功。「幽州這麼大,天氣又冷了,我心疼夫君千里迢迢……是我一時糊塗,求夫君饒了我這一次吧。」

「你知道荼蘼要去遼東郡的外祖家吧?」春大山提到女兒,突然提高了聲音,「我若去不成,她一個才十四歲的姑娘家,要怎麼去那麼遠的地方?就算跟著康大人的隊伍,一路住官家的驛館而不是民家的邸舍。就算再請託幾個名聲好的遊俠兒護送,到底是她孤身一人,難道我就放心?難道你就放心?你怎麼當人繼母的?還是你跟你娘想的一樣,要害死我女兒,好為你後來再生孩子掃清道路?告訴你,荼蘼的娘留下的哪怕一文錢我也不會動。死了你那份歹跡

這話說得很重,徐氏就想像往常一樣暈倒,但考慮到春大山正在火頭上,愣是硬挺著沒敢暈。只哭道,「夫君冤枉死我了,我哪有那樣的心思。就是怕你吃苦,你去不成,荼蘼也就不去了吧,多少年不聯繫的親戚,這時候上趕著來幹什麼呢?」

「那是荼蘼的外祖家,你說不來往就不來往了?你這時候拿主意了,平時怎麼不見代關心她的飲食起!你怕我吃苦?若瀉得輕了,我照樣得走。瀉得重了,你倒不怕那瀉藥霸道,傷了我的根本。」春大山冷笑,並不信徐氏的花言巧語,「你真會異想天開啊!以為我腹瀉就不可以不用出門了嗎?除非我死了殘了,軍令哪那麼好更改的?再者,我今天晚上還吃酒席,明天就泄得走不了路,會受軍法處置的知不知道!從軍者,連身體都屬於軍中,不好好愛惜,非戰鬥或者訓練受傷也是過錯。何況,那麼多人吃了一樣的東西,為什麼獨我瀉得下不了床,走不了路!你是打算讓上鋒疑心我,還是手下的衛士們嘲笑我貪吃?」

徐氏愣住,因為她還真沒想過這些。春荼蘼也有些后怕,因為沒看過大唐的軍中法規,不知道居然這樣嚴厲的。

「若再被查出我是造假自殘,以逃避公差,幾十軍棍那是輕的,難道你想害死我嗎?」

「不會的,不會的,我一直很小心。」徐氏解釋。

「不會?連荼蘼一個小丫頭都看出了破綻,你當那些軍中的上級是瞎子?」春大山越說越氣,伸手拎了徐氏的衣領,「這麼想我死,是好改嫁去嗎?行,我成全你,連夜就把你送回娘家!到時候咱們各自婚配,再無瓜葛1

徐氏嚶的一聲,真暈過去了。

她把事情想得太簡單,不考慮前因後果,想怎樣就要怎樣,果然是被她那個極品娘全養廢了,卻是小姐的身子、丫鬟的命。結果不夠高門中名門淑女的資格,卻成了個連普通日子也不會過,滿腦子不切實際想法的廢物點心!

說起她有多大錯?錯最多的是她那個極品娘。

「太太!太太1小琴聲嘶力竭的呼喚,然後又求春大山,「老爺開恩,太太只是一時糊塗了。可不管怎麼說,太太是老爺明媒正娶來的,求老爺念在往日的情份上,好歹給太太請個大夫看看。求您了,老爺。」

「她死不了!旁人都死了,她也會覺活得好好的1春大山只感覺心裡被怒火燒著,沒把徐氏丟出大門外,就算很仁義了。可一低頭,見徐氏面白如紙,似乎不是裝的,到底不忍,上前把徐氏抱起來,放在床上。轉身就出來了。

請什麼大夫?!徐氏身體不好,不僅頭疼,還有心悸症,常常犯一犯。他久在旁邊看。早就習慣了。只要讓徐氏躺一會兒,喝點熱水便能恢復起來。今晚的事是家醜,對他來說算是極大的侮辱。他不想讓任何外人知道。

他胸口發悶,急於呼吸冬夜裡涼得帶著舒暢的空氣,可站在台階上一轉頭,就看到春荼蘼和過兒站在窗戶那兒,不禁有些羞惱。

「這毛病跟誰學的,以後不許這樣1他是說聽壁角的事。

春荼蘼搓搓手,有些尷尬。春大山衝出來的太突然了。院子大而空曠,她一時沒躲開。

「爹啊,我是關心您。」她解釋了一句,卻又覺得不如不解釋。在公堂上,或者是與公堂環境相似的環境中。她是絕對的伶牙俐齒,可面對在意的人,她的嘴有時候很笨的。

想了想,乾脆跑過去,拉著春大山的胳膊就往自個兒屋裡走。過兒很有眼色的沒跟著,而是跑到廚房去烹茶。酒醉的人,會很口渴的,老爺剛才又發了脾氣,喉嚨一定幹得很了。

「爹。您別不好意思,我是您親閨女,還有什麼說不得的。」春荼蘼哄著春大山,知道這件事其實對父親的傷害最大。父親也知道徐氏不是能和他好好生活的,但總想忍耐著過,將就過去這一生便罷。

「您想怎麼辦?」她小心地問。

春大山的眉頭皺得死緊。帥臉上瀰漫著煩惱和憂愁,讓春荼蘼看著心疼。過了半晌,春大山才慢慢地搖了搖頭。

春荼蘼以為春大山的意思是說:不休了徐氏。可春大山卻開口道,「沒有時間,爹沒有時間處理家務事了。」他無比煩惱的嘆氣,「明天我還要去軍府,與韓、康兩位大人商定出發的時辰。之後,要與隨行的另外三名同僚彼此熟悉一下。下晌,還要把兵訓的準備事宜跟你魏叔叔交待一番。總不能讓康大人因為咱家的家事耽誤了行程,那咱成什麼了?人家也不會等的。」

「您不是說要送太太回娘家?」春荼蘼提醒。

休妻,也不是給張紙就完了,大唐的戶律法也算是完整,不能隨意違背。比方嫁妝財產要弄清楚,男方也得請人見證,還得等人把女方接走等等,也很複雜的。

之前,徐氏沒犯七出之條,休妻之說不可能,可現在她想給相公下藥,休她的理由相當充足,只是正如春大山所說……不管怎麼處理,時間上來不及。就算是她,明天只是收拾行李就得用整整一天。更別說這次走得急,父親也有好多軍務要處理收尾,或者移交別人。

但徐氏獨自留在春家,就像一顆定時炸彈。所以,徐氏的麻煩,就應該丟給她娘家媽來解決,所謂子不教,父之過么。而這次,也只有先把徐氏送回家,冷上兩三個月,等他們父女回來后,看春大山的心意再做決定。

「我在酒席上跟隔壁的老何說好了。」春大山身子向後倚去,顯得非常疲憊,「他只是軍中普通的衛士,平時不用去軍府辦事,我託了他把東屋的送回娘家。老何辦事嚴謹規整,到時候雇輛馬車,再找兩個信得過的人一起跟去,肯定沒什麼問題的。」老何是何嫂子的相公,為人憨厚踏實,確實像託付得了大事的人。而聽春大山的語氣,把徐氏叫成東屋的,可見心裡有多氣了。

「我待會兒會寫封信給徐家,再叫小琴把細軟收拾了。不管她怎麼鬧,明天一早,必須送她走1春大山站起來道,「我去給徐家寫封信。」

「別寫。」春荼蘼阻攔,「太太一回家,自然會說的,父親不必多事。」若寫信,氣勢上就弱了。這種把人丟回去,什麼也不提,讓徐家看著辦的感覺更好……有話要說…………

暫時處理了徐氏,下面要出發了,會有新的事情發生,新的人物出現,新的案子壓過來。敬請繼續強力圍觀。

話說,66天天求大家粉紅,然後今天突然發現,自己看書所得的一張還沒投呢,呵呵。

謝謝大家支持。未完待續rq!~!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美人謀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