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謀律

美人謀律

第四十七章我要走了

[更新時間]2013年01月08日 21:51 [字數] 3483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嚴格意義上來說,方娘子的容貌在大唐,或者在現代,都算不得頂美。

此異世大唐雖然不像歷史上的大唐那樣以胖為美,但審美傾向也是覺得女性要略豐滿些才漂亮。現代不用說,要求是有前又有后,魔鬼身材,天使面容。而不管在什麼時空與時代,東方人的統一要求就是皮膚白。

方娘子的膚色卻是微黑,身段高挑而瘦削,嘴也略嫌大了些。可是她卻又一雙鎮靜又靈動的大眼,於是舉手投足間,就瀰漫著說不清的風情,特別招人。而且她那風情不是流俗的、表面上的,只若隱若現的、若即若離的散發出來,令男人很容易著迷。

大唐民風開放,體現在細節處就是海納百川,兼收並蓄。比如服裝的風格,就是晉漢、胡服、甚至波斯那邊的款式,加上本朝流行的都肯,算得上百花齊放。方娘子就很知道自己要穿什麼,才能最體現她的優點。

今天她穿了件櫻桃色的衣裙,腰帶和衣服下擺及袖子邊緣,是兩寸寬的牙白色滾邊,同色繡花的腰帶,一頭濃密烏黑的長發只以一根珊瑚簪子綰祝衣裙的式樣是漢式的曲裾,特別襯她的身段,走起來路來顰顰婷婷,風擺楊柳般的優雅輕柔。

這時代的女人喜歡大紅大綠的顏色,但穿得人多了就俗氣了,而且這種顏色不適合皮膚較黑的人,可是這些缺點到了方娘子身上就成了優點了。

「方老闆娘。您怎麼來了,快裡面請。」春大山迎上去。不知是不是當著徐氏的面兒,言語間的有些客氣。

「春大哥。」方娘子襝衽為禮,姿態大方,不卑不亢,「有些事情想和您談談。」

要是自家美貌老爹娶了方娘子多好啊!春荼蘼又忍不住暗中感嘆。

春大山做了個「請」的姿勢,就頭前帶路,進了正房正廳。

方娘子跟在後面,舉止就像受過特殊訓練似的,連耳朵上那對小玉墜子都不怎麼晃動。經過徐氏身邊時。她略停了停,溫婉的略施一禮。

她這樣,更襯得徐氏服飾俗艷,而且目光閃爍,半點不大方。不知道的,還以為方娘子是大老婆,徐氏只是個妾呢。

不過。徐氏馬上反應過來,猶豫一下,咬著牙拉了小琴一把,雙雙跟進了正廳。

春荼蘼愕然之下,只好帶著過兒,有樣學樣。

人家方娘子都說有事情要和春大山談,正廳的門又敞開著。而徐氏雖然掛著禮貌的笑。但氣勢卻似捉姦,丟不丟人埃人家又不是閑聊,犯得著你一個正室娘子作陪,目光爍爍的盯著嗎?真上不得台盤!其實春大山如果和方娘子有奸*情,方娘子怎麼會大大方方找家裡來?兩人認識很早,若有些什麼,徐氏也不會有機會進門了。再說,她又一次不信任自己的丈夫。實在令人光火。

而當春大山一回頭,發現空曠的屋子裡居然擠滿了人,登時尷尬。

「去烹點茶來。」他吩咐徐氏。

徐氏卻沒動,指著小琴道,「還不快去。茶餅要碾細一些,但也別讓客人久等。」然後,走到桌邊,看樣子是要坐下了。

春大山眉頭一皺,強壓著怒氣。

他和徐氏過得不順之處,方娘子是知道的。所謂知己,就是把心裡的苦向對方倒。他去臨水樓喝酒時,經常把不快的事對方娘子提提,包括對那位岳母的萬分不滿。方娘子還曾給他出過不少好主意,希望他和徐氏能白頭偕老。可徐氏現在這是做什麼?偏偏,他還不好發作。

但,方娘子卻開口了,神色和語氣都非常坦然,可也很直接,「春家小嫂子,我和春大哥有些生意上的事要說說,可否請您暫時迴避迴避?」

徐氏的腿才彎下,卻登時坐不下去了。她還沒有她娘的厚臉皮,話說到這種程度了,她也不能再留下去。於是,尷尬的復又站直,眼神中的惱火都掩飾不住了。

「即如此……」她看了眼春荼蘼,想拿這繼女當台階,就伸出手道,「你爹要談正事,你也出來吧。」

哪知道方娘子卻又說,「荼蘼姑娘倒是要留下聽一聽。一來,我要謝謝你幫我從官非中脫身。二來嘛,這臨水樓的生意說起來也與荼蘼姑娘相關。到底,是前面的大嫂子留下的產業不是?」三來,只怕是有女兒在場,徐氏之後不至於和春大山鬧太大的彆扭吧。

「好,那我就聽聽吧。」春荼蘼一臉老實,心裡卻樂得打跌。

春家,包括她在內,就是缺少這麼一個拉得下來臉,關鍵時刻說話不客氣的。方娘子似乎對徐氏不太喜歡,看起來那麼溫雅又會做人的人,居然綿里藏針。這是告訴徐氏,別總拿著繼母的架子,人家的親娘可留下了大把銀子,至少比你的嫁妝多。

不過,方娘子是打開門做生意的,每天與各色人等打交道,今天這麼不給徐氏留臉,好像是故意這樣做的,又為的什麼?

徐氏漲紅了臉,摔下手就走了。

春荼蘼一見,不禁又嘆了口氣。

如果是她,開始就不會跟進來。但既然進來了,就不會走。前面表現得不大方,後面做事又不硬氣,倒像個小三似的,以後春大山若能升職,官太太們一起交往,以徐氏的行事風格可怎麼辦?真愁死人了!

「生意的事怎麼了?可是有人去搗亂?」春大山見徐氏離開,直接就問。

他如此開門見山,半點客套沒有,顯然和方娘子的關係相當好。有些像老夫老妻,卻又想特別要好的朋友。

「我要走了。」方娘子倒也直接。

春大山和春荼蘼都愣祝父女二人忍不住對視一眼,再看方娘子,又不像是開玩笑。

場面一時僵住,春荼蘼連忙上前,微微攙了方娘子一下,微笑道,「方娘子請坐,有什麼事什麼話,慢慢說。爹,您也坐。」

兩人坐下,各懷心事。

春荼蘼給過兒使了個眼色。過兒立即跑出去,假意烹茶,其實是守著門,免得人偷聽。春荼蘼自己則悄悄立在春大山身後,靜默不語,決心當透明人,給父親一點空間。

過了半天,方娘子重複道,「我要走了。」聲音里卻有著濃濃的嘆息。顯然,是不捨得的。

「好好的,為什麼說走就走?你說說看,到底是怎麼了,讓你連生意也做不下去?」春大山也鎮靜了些。

方娘子微微搖頭,「沒有。這兩天臨水樓正在修整,也並無人前來搗亂。」

「那你……」春大山不理解。

「我做的是酒樓生意,出了中毒的事情,就算事後我被判定為被陷害,不好的影響還是很大的。」方娘子輕聲細語地說,有心疼,卻沒有焦急,很理智清醒的樣子,「而且這樣一來,知道我的人會很多。」

「你為人如何,行事如何,鎮上的人都清楚。」春大山認真地說,「就算有一時的影響,過一陣子也會好的。若說知道你的人多,你也不是不知道,咱們范陽有兩個女人最出名,說起來縣裡不知道你的人很少,哪兒還有更多的人?」

「荼蘼這麼本事,這樁案子打得這麼出色,簡直算得上轟動,恐怕以後不止范陽,連京里甚至南邊都會念叨起這個案子。我本是案中的犯婦,名聲要傳遍大唐呢。」方娘子笑笑,卻隱含著苦澀,「今天我和春大哥說了實話吧。咱們認識這麼多年,你的為人如何,心意如何,我心裡比誰都清楚。只是我身懷隱密,所以沒有資格接受。但是,這輩子能遇見你,卻是我最大的福氣。只請大哥原諒,之前我從來沒有告訴你這些話。」

春大山臉色微紅,局促走來。方娘子這是把兩人的感情事攤開來說啊,可女兒還站在他身後呢。但,春荼蘼卻一聲不吭,好像老僧入定一般。其實,心裡驚濤駭浪。

她知道,方娘子說出這番話,證明是非走不可了。從字裡行間中,她看得出方娘子是個有決斷、有擔當的女子,敢於當著別人的面,把對春大山的愛意說出口。之所以她不應下爹的情意,就是因為她說的隱密。而她今天坦白,是證明她要以這種方式報答春大山這麼多年來的照顧和幫助。也是,決然的道別。

這是個坦率勇敢的女子,那麼,她的隱密事就肯定是解不開的困局,所以她才躲到范陽縣來。年輕輕輕的單身女子,好不容易安身立命,卻因為一樁轟動的官司,不得不再次遠離,隱姓埋名。由此可見,她的隱密不是小事,不然她也不可能如此信任春大山,卻單單隱瞞了這件事。而且,那秘密涉及之人應該是很有能力的。不然,就不會因為一樁官司而查到這裡來,逼得方娘子不得不逃走。那秘密,是不是與方娘子從來秘而不宣的身世有關?

可若她身上真的背著重大秘密,她就算再好,春荼蘼也不想自家老爹和她有瓜葛了。畢竟在春荼蘼眼裡,天大地大,也大不過祖父和父親的安危……有話要說……………

對不起大家,今天晚了半小時。

但,還是得求票。月票雙倍期間是1號到7號,今天都5號了,再不投就失去雙倍的機會鳥。一票頂兩票呢。有票的朋友,戳戳投票欄嘛!

謝謝了。未完待續rq!~!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美人謀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