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謀律

美人謀律

第三十八章堂審

[更新時間]2013年01月08日 21:51 [字數] 364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哪想到這趙老七成親之後,立即就變了嘴臉。」過兒繼續道,「他不僅不事生產,成天遊手好閒,還做慣了欺壓良善、調戲婦女的事。」

「就沒人反抗他,管管他?」

「別看他瘦小伶仃,卻是個有武藝的,力氣也特別大,而且心腸兇狠。之前裝成文弱的樣子,好像手無縛雞之力,其實只是為了名正言順的佔了趙家的女兒和家產,在咱們范陽落地生根。聽說,趙家兩老和女兒反抗過的,還告過官,但後來不知怎麼被他威脅,撤了訴狀。街坊鄰居有看不過去眼的,都被他狠狠禍害過,趙家的一位舅爺還暗中被人砍掉了手,至今沒找到行兇的人,可大家知道就是趙老七。久而久之,誰還敢惹他?那邊住的全是貧戶,人人一大家子老小,就算身強力壯的男人不怕他,但男人總得出門賺錢養家吧。只剩下婦人孩子時,這趙老七是什麼都敢做的。有一家曾經無緣無故失火,差點燒死了床的老娘,家私也全沒了。當然,也是沒找到兇手的。能日日當賊,還能日日防賊不成?」

「這不成了惡霸了嗎?」春荼蘼越聽越氣,只覺得趙老七死得好。

不要懷疑天理,這種惡人,老天真的會收了他。只是之前,善良的人也必須想辦法保護自己,不然在這惡棍死之前,得有多少人受他的禍害?!

「可不是嘛。」過兒也說得來了氣,「他就是糾結了不少閑漢,干那敲詐勒索的事,附近的商戶,無一人沒被他騷擾過。」

「趙家二老呢?」

「頭兩年故去了,兩老離世,相隔還不到一個月。」過兒唏噓,「跟這樣的女婿過活。準定是被活活氣死的。他們一去,可苦了趙家的,被趙老七以多年無所出為由,經常虐待打罵。若不是他是入贅的,只怕早就休妻了。小姐,您不知道,趙家附近的嬸子大娘說起趙老七的那些破事。無不咬牙切齒。甚至……甚至說……他連那些婦人的皮肉錢都坑呢。」

娘的,這個人真是節操無下限。現在她又覺得,讓他這麼死掉。實在是太便宜他了。而且說起來,范陽縣令張宏圖多少有些失職,雖然說民不舉,官不究,到底他治下出了這種無賴流氓,他卻不能保護百姓,無論如何也不能算英明。

但春荼蘼知道。身為一名律師,最重要是保持冷靜的頭腦,不能激動,免得影響判斷。當下她調整自己的情緒,又細細地問了一些其他趙老七的事,還把重要的內容做了摘錄,直折騰到半夜才匆匆睡下。

第二天一早,小吳來報,說孫秀才一直沒出過門。春荼蘼知道孫秀才的心思,因為大唐律法實行有罪推論。所以處於下風的是她。如果雙方都沒有切實且不容辯駁的證據,完全支持自己的觀點,方娘子就會被判刑。所以,孫秀才什麼也不必準備,只死咬住殺人一條就行了。

「辛苦你再去盯著。」她對小吳說,不敢掉以輕心。

「春大小姐才辛苦,我們老闆娘對我們那麼好,為她做這點小事也應該埃」小吳嘆息了一聲,緊接著出門了。

小吳頭腳走。後腳老周頭就到了。說是徐氏病得沉重,一刻離不得人。春大山早上都出門了,又被叫了回去。他放心不下女兒,就把家裡惟一的老僕派來幫忙。

春荼蘼知道徐氏裝玻但不知她用了什麼狠招,加重了癥狀。考慮到春大山一個在家,怕應付不了那對主僕,又讓老周頭回去了,「告訴我爹,韓大人履行承諾,派了兩名衛士來保護我,叫我爹放心吧,不會有事的。」

打發了老周頭回去,她就派過兒和小九哥去繼續打聽些八卦,並且指明了重點方向,然後自己去忙別的。過兒聽說有衛士跟著自家小姐,好歹也能放心。

安排好一切,春荼蘼馬不停蹄的忙了起來。先後找了文大夫、仵作、洪班頭、又去探望了方娘子,問了她一些很私人的問題。順道跟趙家的聊了幾句,雖然趙家的不怎麼跟她說話,但她故意做出些舉動,還是發現了很多之前不知道的端倪。出衙門后,她把相關的某些情況告訴了一名暗衛,叫他把話傳到韓無畏耳朵里。

晚上她精疲力竭的回到客棧,卻還是不能休息,聽過兒和小九哥又講了一些情況,列下證人名單,然後連夜梳理案情,轉天一早就再去安排證人,中午時還把堂審的情況在腦子裡預演了一遍。不到兩天的時間,她簡直算得上連軸轉。

然後,終於到了第二堂堂審的時刻。

今天聽審的官員只有康正源一個,但張宏圖並沒有覺得好過一點,因為看審的百姓比第一堂多了兩倍不止,大堂門口黑壓壓的一片,連守門的衙役都感覺鴨梨山大。

而且,因為大家都很了解案情的基本情況,歐陽主典只例行總結了幾句,就直接進入了對推階段。

「大人,學生沒有其他可說的,只請大人嚴懲兇手,還趙老七一個公道。」作為原告方訟師的孫秀才果然像春荼蘼所預料到的那樣,完全不提供新的證人證據,就等著被告方的代訴人推翻罪證。而且,他是覺得春荼蘼沒辦法推翻,所以姿態很高,甚至是得意的。

春荼蘼面帶微笑,因為知道自己一定會讓無良訟師孫雨村栽一個大大的跟頭。不敢說從此讓他絕跡公堂,至少讓他幫人寫訴狀時不敢要那麼高的價兒。

她只當是給平民減負了。

「堂下犯婦,可有話講?」張宏圖問方娘子。

跪在一邊的方娘子看了看春荼蘼,當接收到春荼蘼安慰的眼神時,心中不知為何,突然就安定了下來。

「民女有下情容稟。」看來張糊塗還不習慣女子為他人訴訟,而他既然不理她,她就自動上前,像男人那樣,對堂上的官吏。團團施了一禮。

兩天來,她只睡了兩、三個時辰,此時略顯蒼白的小臉上,浮現著一對黑眼圈。這本應該讓她看起來十分憔悴的,但她的眼睛卻亮閃閃的,神采奕奕,似乎整個人都散發著微光。竟然看起來十分美麗。

康正源情不自禁的手按胸口,讓自個兒那脆弱的心臟沒事別亂跳。而堂外,春大山終於及時趕到。擠進了人群,跟過兒等人站在一處。

「講。」張宏圖應了聲,喉嚨發緊。

「民女這幾日為了此案不眠不休的思考,想到底要怎麼才能證明方娘子無罪呢?」春荼蘼面色從容地說。從她一開口,整個大堂就鴉雀無聲,只余她清亮甜美的嗓音,帶著餘韻繞粱。

「各種證據雖然不能直接證明方娘子有罪。但卻也不能完全還她清白。」她自問自答,舉止嫻雅地說,哪有人們印象中訟棍的惡行惡狀,胡攪蠻纏?

「終於,民女發現,何必要證明方娘子無罪呢?民女只要證明殺人者是其他人,方娘子自然就解除了嫌疑,對否?」

哦……

堂上的聽審官,堂下的看審民,幾乎同時輕嘆了聲。大堂內外。情緒都被春荼蘼有意無意的控制住了。

「以此推彼,當日,臨水樓眾多食客中毒嘔吐,情況好不可怕,還有趙老七為此喪命。而因為鮐巴魚稍微侍弄不好,就會有此後果,所以理所當然的,大家就都認為是魚出了問題。自然,責任就落在烹飪並售賣魚湯的方娘子的身上。」

「這是天經地意之事。」孫秀才插了一句。因為春荼蘼自信的模樣。他有些吃不準了。

「非也。」春荼蘼擺擺如玉般的纖指,「魚湯有毒,未必魚有毒。畢竟,湯里還會放其他佐料。甚至有些是方娘子不知道的。」

「什麼意思?說清楚。」張宏圖聽到這番議論,也好奇起來。

春荼蘼向上一拱手,「請大人傳被告的證人之一,本縣最有名的大夫文先生。」

「傳。」張宏圖點頭。

文大夫早和其他證人一樣,依著春荼蘼的吩咐,在小九哥的帶領下,就在大堂的側門外等候,聞令立即走了進來。因為他也是有功名在身的,不必跪下,只行了個文士禮。

「文大夫,民女請問,當日臨水樓食客的病狀,是否因中毒而嘔吐?」春荼蘼問。

文大夫才要回答,孫秀才就不耐煩的插嘴道,「這個問題早就問過,你何必反覆糾纏1

張宏圖本來也是如此想法,但見康正源的眉頭輕輕蹙起,當即一拍驚堂木,喝道,「本官允許被告提問,你別來打斷。不然,本官判你咆哮公堂。」

孫秀才嚇了一跳,連忙閉了嘴。

「文大夫,你回答吧。」張宏圖和顏悅色的說,偷看到康正源眉頭展開,暗道自己猜對了上官之意,真是聰明哪。

「回大人,是。」

「那麼,有這種中毒癥狀的,一定是誤食未處理好的鮐巴魚造成的嗎?」

「那倒不是,有幾味催吐的藥物,造成的後果與以相似。從脈象上看,也似中毒。」

「比如呢?」

「比如瓜蒂、藜蘆、常山、夾竹桃。」

底下人嗡的一聲。

雖然還沒有結論,但這個觀點一出,以前十拿九穩的局面登時產生了裂紋……有話要說………

大家元旦快樂,過了12點我的祝福就來了,很早吧?呵呵。

本來說早上十點更,但因為第一天上架,太興奮,就提早到這個時候了。十點的時候還更不更涅?到時候大家來看看吧。

還有,很不好意思的求粉票。1號到7號,月票雙倍哦,大家有保底粉紅的,投了66的這本書吧。大家明白這本書寫起來多傷神,當給66補補腦嘍。未完待續rq!~!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美人謀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