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謀律

美人謀律

第二十七章鮐巴魚

[更新時間]2013年01月08日 21:51 [字數] 352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春大山找韓無畏借了個衛士,送春荼蘼和過兒回家,自己則跟去了縣衙。到底,他是不能丟下方娘子不管的。

春荼蘼到家后,徐氏聽聞臨水樓出了事,先是一臉的幸災樂禍,隨後想到自個兒的夫君去為別的女人操心費力,登時極為不滿。陰著一張臉,摔門進了東屋。

春荼蘼懶得理她,連勸解一句也欠奉,徑直回了房間。徐氏本來長得就不是討喜的樣,總有些嬌怯怯的,看人很少用正眼,此時沉下臉來,本來的七分姿色,連三分也不到了。

午飯沒吃成,晚飯也沒心思吃,春荼蘼直等到酉時末天色全黑,春大山才進了家門。照這個時間算,他肯定是待到了衙門閉衙,還在大牢留連了一會兒才回的。不過就算春大山回來,她這個當女兒的也不能直接把人拉走,畢竟徐氏與他是夫妻,他還是先回東屋。

「去擺飯吧。」春荼蘼強忍著初冬之夜的寒意,打開窗子,偷聽對門模模糊糊的吵了一陣子后,對過兒說,「我估摸著鬧騰得差不多了。」

「真沒見過這麼不疼人的。」過兒咕噥道,「自家夫君在外頭跑了一天,得多累啊,也不弄些熱飯熱湯,哪怕擰個熱手巾給老爺擦擦臉呢。」

「太太這是跟我爹使性子,不因為我爹管了方娘子的事嗎?正吃醋捏酸哪。」春荼蘼敲了下過兒的頭,「她傻才這樣。若是我,必定好飯好茶的侍候著,也不擺臉色,讓男人知道自己委曲求全卻又特別識大體,包管男人以後更愛重她。」

其實,在這件事上她倒是理解徐氏的。沒有女人對自家男人的紅顏知己有好感。但從另一方面想,人家方娘子於春家有難時,毫不惜力的幫忙,這點子感恩圖報也是做人的必須。小心眼兒沒關係,也得分時候不是?有恩報恩,有仇報仇也是必須的不是?人生在世,誰都得忍受點不喜歡的東西,何況春大山此人正派,絕不會在外面拈花惹草。幫方娘子,也是擺在明面兒上的事,沒有偷偷摸摸的。身為妻子,她應當信任。

「小姐英明。」過兒拍了句馬屁,「不然再等等,天冷了,一閃神,熱乎乎的飯菜就涼了。」

「擺吧,太太就是變著法兒的讓我爹重視她,不敢太過分的。若真還沒完沒了,我就東屋外頭喊我爹,正給我爹個台階下呢。不然由著太太,以後她那脾氣還得見長。」

「得讓太太掏點銀子給咱們。老太爺明明說過分伙,這兩天她一直不開灶,全從外面買來吃。老爺回來得晚點,就一直跟著小姐用飯。雖說孝敬父親是應當,但也不能便宜了太太。」過兒一邊說,一邊跑出去了。

春荼蘼等了會兒,見過兒麻利的把飯菜已經擺在正屋的廳里,春大山卻還沒出來,就走到當院里大聲道,「爹,飯已經熱過一回了,再不吃就又涼了。您胃一直不好,若犯了老病可麻煩呢。」

東屋裡,本來隱隱約約有矯情聲傳來。但她一開口,那聲音立時斷了。之後很快,春大山一臉煩惱的走出來,見到女兒有點尷尬,似乎強忍著脾氣沒有發作。

春荼蘼假裝沒看見,只拉了春大山往正屋走,「爹快點,今天是我和過兒一起做的飯,韭菜炒雞蛋,還有萊菔子湯汆羊肉丸子,熱乎乎的喝下去,可趕寒呢。」萊菔子就是蘿蔔,前朝的時候,有僧人種植了,當貢品送到皇宮。本朝大力種植,漸漸成了百姓們的家常菜。

春大山見女兒似乎不知道他和徐氏吵架的事,心情略放鬆了些。之前過兒已經在正屋點了炭盆,此時挑起了棉門帘子,一進屋就感覺熱氣撲臉,加上喝下熱湯,連胡餅全是女兒親手掰成一小塊兒一小塊兒的泡在湯里,片刻后,春大山全身都暖了,心情也好了些。

吃完飯,過兒收了碗碟,爺兒倆個就坐在桌邊說話。

「方娘子的事……」春荼蘼吞吞吐吐地問。

春大山嘆了口氣,「今天那位看起來有些瘦弱的年輕上官,正是大理寺丞,代天巡獄的康正源康大人。方娘子倒霉,出了這種凶事,還偏巧讓康大人碰到了1

春荼蘼早就認出了康正源,因而並不驚訝,只問,「他難道要從嚴處置嗎?」

現代的中國法律是重定性,輕量刑,就是定性上特別嚴格,在量刑上,法官有一定的自由度。可古代律法,判官對案件定性的自由度才大,因為要考慮理法禮教什麼的。而對於一個案子而言,如果定性出現差別,最後的結果簡直天差地遠。所以,特別重要。

春大山搖搖頭,「康大人今天並沒有上堂審理,而是一直親自聽供。他把第一批篩選下來的重要證人,挨個單獨詢問。因為韓大人陪同在一邊,所以我也在跟前,倒是聽了些……覺得對方娘子很不利呀。」

「都說了什麼?」雖然對康正源問案時允許春大山在場,春荼蘼感覺怪異,但她對本案的關注超越了其他,所以自動忽略掉這小節。

「除了死了的趙老七,其餘嘔吐不適的顧客都有同樣的癥狀。文大夫細細診過,斷定他們確實是食物中毒。只是程度不深,吃幾劑解毒的湯藥下去,過幾天就會沒事了。」春大山細細說給春荼蘼聽,自自己的官非之事後,他不知不覺拿這個才十四歲的女兒當了主心骨似的。

「是魚湯所故嗎?」春荼蘼又問。

「正是。因為沒有吃過魚湯的客人,都沒有出現中毒癥狀。而且那些嘔吐物中,也沒查出有其他奇怪的東西,包括趙老七吐的。」

「廚房裡發現毒物了嗎?」

「沒有。廚房乾淨得很,各色佐料也都查驗過了。那魚湯是方娘子親手做的,盛湯的花盞上面有蓋子,要送到桌上才能掀開,而夥計一路端上時,不可能有機會下毒。」春大山眉頭皺起,「所以,十之八九是魚有問題。」

「魚有問題,若方娘子不知,她就沒有大罪過,頂多是罰銀了事。」春荼蘼聞言,本想鬆一口氣,但見春大山還是很發愁的樣子,不禁心中又是一緊,問,「難道還有別的情況?照理來說,應該去查賣魚的人呀。或者,問題的關鍵是:方娘子到底知不知道魚有問題?」

現在講人權的法律和古代不講人權的律法之間,最重要的區別就是:現代法律,在確認罪行之前是假設無罪,也就是無罪推論。所以,稱被告為犯罪嫌疑人。而古代律法,先假設被告有罪,是有罪推論,所以稱為人犯。對律師或者訟師來說,當然在古代的環境中更難作為。

「你沒明白,是因為你不知道芙蓉魚湯的用料。」春大山耐心解釋,「一般人做魚湯,都用的是河鮮。因為海里的魚比較腥,而且撈到岸上時間稍長,就很難保證是活的。做海魚,大多是用燒或者煎炸,要麼就是蒸的,獨方娘子這一味是用海魚做湯,卻比用江河的鮮魚做得還美味,半點不腥氣不說,還有花的清香,味道又濃郁。不然,這道魚湯為什麼又貴又有名呢?而且,方娘子用的還是腌魚。」

「哪裡的海魚?咱們這兒不靠海呀。」春荼蘼在現代時就不愛海鮮,穿越后仍然無愛,所以對吃魚沒研究。

「是鮐巴魚。離咱們這兩三百裡外,海邊有個運軍糧的小鎮子。其附近,南運河、北運河和永濟渠交匯,稱為三會海口,總有漁人售賣腌好的鮐巴魚。本來我也不懂,但下晌康大人問案時,我才得知,這種魚雖然吃起來美味,但做魚時卻要格外小心,因為稍處理不好,就會使食魚者中毒,特別是魚背上的肉。」

春荼蘼一愣,這不是和吃河豚類似?

從另一方面說,這樣方娘子會更難證明自己。如果是有人陷害、投毒,倒是比較容易推託責任,但如果是她的失誤差成食客的死亡,這事就可大可小,看判官怎麼給定性了。畢竟,這魚湯賣了這麼多年也沒出過事故,怎麼會突然出現問題?若有心之人利用這一點,認為方娘子明明知道要細心烹制卻還出了問題,有主觀上的責任,往過失謀殺上靠,那就真是有口難辯了。

「爹,方娘子情況不妙。我們……要幫她嗎?」春荼蘼想了想,終於問出。

春大山很糾結,一時說不出話來。

方娘子跟他有六七年的交情,開始時只是租客與屋主,相處之下,發現彼此性情相投。她雖然是個女人,但做事豪爽大方,待人真誠有禮,很對他的脾氣,互相也幫過很多忙,算是共過很多事的。曾經,他們之間也不是沒有情動,但方娘子總是若即若離的,也從不提及自己從前的事。他不是個死纏爛打的人,覺得人家有難言之隱,也就再不觸及,只當朋友相處。後來又有了徐氏,他徹底再沒動過其他心思。

……………………………………

……………………………………

……………66有話要說…………

感謝天天撿到錢打賞的香囊

感謝櫻花淚梨花雨,誰與誰相隨投的5張pk票

感謝硃砂青黛、chieh-ching、曉湯湯打賞的平安符

感謝夢霏花的pk票

今天為大家介紹的,是鐵杆書迷們認為的,66最好的作品,驅魔人。

bookid=63011,bookname=《驅魔人》

!~!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美人謀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