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謀律

美人謀律

第三章老爺的美*色

[更新時間]2013年01月08日 21:51 [字數] 346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春家家境小康,在低級武官和軍士混住的地段,春宅算得上數一數,四合院式的青磚大瓦房,門前有顆大棗樹。本來是一進,但以土牆分隔成內外。

外門處很窄,東邊的廡舍歸老周頭住,西邊堆放雜物。內院正房三間,一明兩暗,是春青陽的屋子。東次間是房,西次間平時上鎖,放著春家的貴重東西。明間做為全家會客及吃飯的廳。本來,春青陽想把正房讓給體弱的寶貝孫女,或者已婚的獨子住,但是誰也不敢這麼不孝。在大唐,不孝是與謀逆位列同等的十大罪之一。

內院的院子挺大,西廂一大一小兩間。大間以八扇屏分隔,裡面是春荼蘼的室,外面是她看書、做針線的地方,小間則是過兒的住處。緊挨著西廂房的,是間挺寬綽的廚房。東廂也是一大一小兩間,歸了春大山和徐氏夫婦。旁邊的小東廂是小琴住著,外加存放了徐氏的嫁妝。

徐氏的娘不岔女兒嫁給一個帶著女兒的鰥夫,又生怕徐家的銀子給了春家花,虧了自己的女兒,所以嫁妝看著挺老多,但沒什麼值錢的。她平時帶給女兒的吃用東西,也儘是只能徐氏用,別人卻沾不到光的。

此時,爭吵聲就是從外門廡舍那邊傳來的。春荼蘼出門探看時,正巧徐氏也聽到動靜,從東屋裡走出來。但見到春荼蘼,才邁出門檻的一條腿又縮了回去,擺明要她去處理。

春荼蘼暗中搖頭,很是煩惱。

徐氏性格內向,而且為人糊塗。嫁到春家,就是一家人了,不管有什麼想法,直接說出來就是,偏她扭扭捏捏,問上半晌也不吭聲,只沉著臉在那兒賭氣,看得人窩火。若逼得急,她就哭哭啼啼,擺出嬌怯怯的樣子來,讓春大山憐惜,簡直就像是牛皮糖,切不得、甩不得。現在什麼時候了,她還有心思避嫌,任兩個丫頭在外門那兒吵翻天,就跟沒她事似的。

「過兒,你什麼意思?難道我就不擔心老爺嗎?」春荼蘼走到內門時,聽到小琴怒問,「但再怎麼著,規矩禮儀也不能亂,鬧得像市井人家似的1

「你少拿規矩兩個字壓我1過兒冷哼道,「這都火燒眉毛了,你擺什麼譜!不知道的,還以為徐家是公侯門弟呢,也不過就是商家,有兩個臭錢而已。」

「商家也是良民!還是有錢的良民1小琴的語氣里有一絲輕蔑,「春家卻是軍戶,世代承襲,老太爺還是在衙門做事的,將來如果家裡丁員不足五人,後代連科考也不許的。我們徐家肯把女兒嫁過來,算是下嫁1

「切,少說得情深意重。說到底,太太還不是貪圖我家老爺的美*色1

「你說什麼?說你沒規矩,你果然撒潑,可見你就是個沒教養的野丫頭1

「規矩?你還敢跟我說規矩,徐家要是真格講規矩的,太太也不會這樣進了春家,親家老太太更不會凡事都插一腳,到處瞎摻和1

「閉嘴1春荼蘼低喝一聲,打斷過兒,同時邁步走到外廊,看到外門倒還關著,不至於讓鄰居看了笑話。

「平時倒沒看出來,一個個都是有本事的,背後編排起主家來。」春荼蘼冷冷的把目光定在小琴身上,「什麼民籍軍籍,什麼春家徐家,什麼上嫁下嫁,也是你一個丫頭敢多嘴的?你即隨你家主人進了我春家的門,生是我春家的人,死是我春家的鬼。就連想被放出去,也得看我春家點不點頭!怎麼?如今你是太太跟前得力的人,也想當家作主嗎?」

不知是不是這兩個丫頭心虛的緣故,只覺得春荼蘼板著的小臉倒真有些令人不敢直視。小琴更是冒出一個念頭:小姐自從山上滾下去,傷了腦子,在床上躺了足足三個月,脾氣倒變得硬氣多了,突然就不好惹起來,也不好糊弄了。

登時,小琴慌忙跪了下去,哆嗦著聲音辯解,「小姐,奴婢該死,往後再不敢多嘴了。」

「說,到底怎麼回事?」春荼蘼勉強壓下火氣問。

她前生是個精明強幹的律師,性格是很好鬥的,也沒什麼容人雅量。所以美劇里常把律師形容為鯊魚,見面就亮牙,很兇殘的。

但此斗非彼斗,上庭,在這裡要叫上堂,就像上戰場,拼的是實力、勇氣和智慧,而不是內宅這些狗屁倒灶的爛事。再說了,她雖然擅長打官司,玩陰謀、耍詭計、習慣咬到別人的弱點,到死也不撒嘴的,可又實在不擅長人事鬥爭,也很不屑於此。

春家小小一戶人家,三主三仆,總共也才六口人就這麼多矛盾,若是重生在高門大戶,豈不要累死煩死?但平時冷眼看來,這個家也確實過得不踏實,只是現在她沒心思管這些。

「剛才小姐要奴婢找人幫忙,奴婢已經去了臨水樓說項。」小琴低著頭道,「方老闆娘即刻叫了小九哥去衙門打聽事,說好一會兒就送信兒來。偏過兒等不得,要親自去看看。可是天底下哪有這樣的事,已經託了人的,還要三番五次的催促不成?讓人家怎麼想?於是奴婢就不讓她去,她不聽,三言兩語就吵嚷起來。是奴婢不好,鬧到小姐了。」

小九哥是臨水樓的夥計,與春家相熟,是個機靈的十六歲少年,很得方老闆娘信任。如果是派他出馬,說明方老闆娘很關注這件事。不過話說回來,以方老闆娘和春大山的關係,不用心才怪了。

「今天家裡有事,你的錯處先記下,回頭再罰。先下去侍候太太,這裡的事交給我。」春荼蘼瞄了過兒一眼,卻沒有責備。

小琴很不服氣,卻到底沒敢多說什麼,氣哼哼地施了一禮,快步走了。

春荼蘼這才板起來臉道道,「過兒,你這個心裡不藏事,嘴上不饒人的脾氣可得改一改了。」

過兒知道自己衝動之下說錯了話,低著頭道,「請小姐責罰,奴婢就是懷疑她們主僕兩個陽奉陰違,根本沒去找方老闆娘,所以才要再去看看。」

「我知道你心急,我爹出了事,難道我不急嗎?可你也不能嘴上沒個把門的。」春荼蘼低聲教訓道,「太太進門雖不光彩,知情的人卻只有我們兩家,如今你嚷嚷出來,丟的可不僅是徐家的臉,難道我爹臉上就好看?春家就有臉面了?再者,你一時圖個痛快,可小琴不會把這話告訴太太嗎?太太得知,自然怨恨你。她到底是當家主母,若存心要轄制你,你為我辦事就會事倍功半,耽誤我的工夫。她若糊塗起來,把怨恨加在我頭上,會以為是我這個女兒給她這個繼母暗中下絆子。家宅不寧就不說了,以後她不斷在我爹面前哭訴,我爹這麼疼我,又捨不得責罵,到頭來豈不是他兩面為難,受夾板氣?還有,親家太太不是個省油的燈,太太又什麼都跟她說,那時她不會怪自己女兒不會管教奴婢,卻會認為我們春家人聯手欺侮她徐家女。等老太爺回來,她夾槍帶棒的一通廢話,還不是得他老人家聽著?」

「奴婢錯了,沒想這麼多。」過兒垂頭喪氣,真的後悔了,「奴婢真是錯了,我就是一時忍不祝」

春荼蘼只感覺無奈。

過兒年紀雖小,卻是個爆炭脾氣,必須要磨一磨。不然以後有事倚仗她,忠心處雖然不用擔心,可她被人略刺激一下就不管不顧,那等於在自個兒身邊埋炸藥。剛才就很不像話,連老爺的美*色這種詞也說出來了。

但過兒對徐氏這麼不客氣,固然有骨子裡的輕蔑,還是因為徐家老太太的所作所為。再者說過兒的懷疑也不是完全沒有道理,以徐氏的脾氣,不誇張地講,就算家裡著了火,她也得先給她娘家去送信,問問她娘,是先救東屋呢,還是先救西屋?

「算了,以後你不管說話還是做事,都先在心裡數上五下,不衝動時再動手動嘴。」春荼蘼點了一下過兒的額頭,「現在罰你面壁,本小姐親自在這兒等小九哥。」說完,她從雜物間搬了個小凳子來,就這麼真眉瞪眼的坐在內門和外門的夾道上。

她心急如焚,卻足足等到未時中,門外才傳來敲門聲。她本來自現代,又生在小門小戶和風氣開放的年代,雖然祖父嬌寵,有丫鬟侍候,卻到底沒那麼多規矩講究,情急之下,自己打開了門,倒把臨水樓的小九哥嚇了一跳,連忙施禮,「春大小姐好。」

「進來說話。」春荼蘼一閃身。

小九哥是個機靈的,知道此時春大山被抓到衙門的消息已經傳開了,不知有多少好事的人正盯著這處宅子,當下也不多話,快速進門。

那邊過兒才要跑過來,又想起小姐的吩咐,快快的數了五下,過來拉住小九哥的袖子,忙慌慌的問,「我家老爺那邊,到底情形如何?」

過兒又犯了急脾氣,不過春荼蘼更急,也顧不得許多,直接問道,「告訴者是誰?可有人證物證,今天過堂了沒有?我爹如何辯稱的?受刑了沒有?結果是什麼?」

………………………………………

………………………………………

……………66有話要說……………

感謝大家,才上傳來章就那麼多評價票,書評區吱聲的挺多。

繼續求收藏,點擊,意見反潰特別是推薦票,在上架之前,大大滴需要。

群mua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美人謀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