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蒼穹 玄幻奇幻

斗破蒼穹

第一千兩百六十三章際遇

[更新時間]2012年08月08日 07:19 [字數] 3263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第一千兩百六十三章際遇

第一千兩百六十三章際遇

客廳之中。一道倩影有些拘束的坐於椅上,女子身著淡青色的衣衫,曲線動人的嬌軀在衣衫的包裹下顯得頗為動人,但那張嬌美容顏,比起以前,卻是要略微顯得憔悴一些,在端著茶水時,她的一對美眸也是不斷的在客廳之外掃去。

「嘎吱。」

就在她有些坐立不安時,那緊閉的客廳大門卻是被緩緩推開,旋即一道熟悉的年輕身影緩步而進。

納蘭嫣然美目望著那推門而進的青年,眸中也是掠過一抹複雜之意,這些年蕭炎在中州的那些事,她自然也是有所耳聞,誰也未曾想到,自從當初在天山血潭分別後,後者竟然能夠在這強者如雲的中州,混得如此風生水起。

雖然心頭有些莫名的苦澀,但納蘭嫣然還是迅的壓制了下來,如今的她也不再是當年的青澀女孩,她清楚的知道,現在她與蕭炎之間。有著多大的差距,她以往的種種驕傲,在這個男人面前,幾乎沒有半點用處。

「你還好吧?當初從天山血潭出來后,你已經離開了」蕭炎走進客廳,望著那張新呼吸的憔悴容顏,心頭也是有些感嘆,輕聲道。

「嗯,那時候有事,便沒有一直留下來。」

納蘭嫣然點了點頭,不知為何,如今與蕭炎對話,其心中竟然是有著許些緊張的感覺,這種緊張,應該是來源於現在雙方的身份以及實力,星隕閣出現半聖強者的事,已在中州鬧得沸沸揚揚,雖然這個層次的強者對於納蘭嫣然來說,顯得極為的遙遠,但她依舊明白這個層次所隱含的含義。

而且即便不提那半聖強者是蕭炎老師,即便光是如今蕭炎本身的實力,便足以讓得還是依靠了天山血潭之力,方才在這些年僥倖突破到斗宗層次的她仰望。

「你這次來星隕閣找我,應該是有事吧?」見到納蘭嫣然有些局促的模樣,蕭炎心頭也是略微有種莫名的感覺,面前的這個女子,本應該成為陪伴他一生的女人的。但最後,卻是差點形同陌路。

聞言,納蘭嫣然玉手也是緊握了起來,遲疑了好片刻,方才道:「我我想請你出手幫幫老師。」

「果然」

聽得此話,蕭炎心頭也是微微一跳,目光微凝,輕聲道:「說清楚」

對於那個曾經是加瑪帝國最為高貴,同時也是與他第一個有過那般旖旎曖昧生活的女人,從始至終,都是在蕭炎心頭有著不的重量,當年他與雲嵐宗為敵,身為雲嵐宗宗主的她,夾在兩者之中,那般抉擇的痛苦,唯有她自己方才清楚,後來蕭炎再度歸來,一手將那個養育她成長的宗門毀滅,原本,她應該對蕭炎心生怨恨,但最後。她卻是選擇了遠離,遠離那個有過痛苦回憶的帝國。

伴隨著如今的成熟,洗去了當年銳氣的蕭炎,也是逐漸的明白她所承受的一些痛苦,心中,隱隱有著一分心痛的歉意,但這些年,她卻始終並未出現,雖然蕭炎明白,身在中州的她,肯定也是聽見了一些自己的傳言,但她卻並未來尋找自己

這個看似堅強,可卻滿心柔弱的女人,似乎只能以這種方式來逃避著那藏於內心深處的痛苦。

「我是自作主張來的來老師並不允許我來找你。」納蘭嫣然苦笑道。

蕭炎微微點頭,這點他並不意外,以雲韻的性子,就算真遇見什麼解決不了的麻煩,恐怕也不會跑來找他,這個女人,倔強的讓人心疼。

「我上次應該與你說過,自從老師與我來到中州后不久,便是加入了花宗」納蘭嫣然緩緩的道:「這個宗門比較奇異,它只招收女人,而且也沒有其他勢力那般強烈的侵略性,說起來,倒是宛如隱士門派一般。」

對於這點,蕭炎也是頗為贊同,與同為二宗之一的天冥宗相比,花宗的確是要低調無數倍。

「加入這個宗門。只是老師喜歡那裡的氣氛,所以便掛了一個客卿長老的頭銜,而我與老師便長住在那裡來如果沒什麼意外的話,像我與老師二人,不會在花宗掀起太大的波瀾,畢竟以我們的實力,在花宗,也僅僅只能算作中游而已。」

說到此處,納蘭嫣然臉頰上也是浮現一抹苦笑,道:「造成如今局面的,應該是在我與老師加入花宗的第二年,那時我與老師獨自在花宗範圍尋了一處山峰居住,平日也沒有什麼人來拜訪,本來我們也以為整座山峰就我們師徒二人,但誰知道老師在一次閑逛中現了一處山洞,而在那山洞中,有著一位雙腿癱瘓的老婆婆。」

聽到此處,蕭炎眼中也是略微泛起許些波動。

「這老婆婆脾氣很是刁鑽古怪,在現老師后,就直接動手把她給打了出去,為此老師還受了一些傷,但她不僅不惱,結果還給那老婆婆送飯而這一送。便送了兩年,兩年後,那老婆婆終於是肯出山洞,跟我們在一起住了一年。」

聞言,蕭炎也是苦笑搖頭,給人送兩年的飯,也虧得雲韻想得出來,這得多無聊多善良的人才能幹得出來啊

「而那老婆婆在跟我們住了一年後,脾氣似乎也是好了許多,這時候我們才知道,她自稱花婆婆。但對於她做什麼的,我們都不清楚,而且也沒現她是什麼強者」納蘭嫣然嘆息道:「不過這位花婆婆似乎命限不久,在與我們生活了一年後,便是走到盡頭,而在其大限將至時,她卻不由分說以一種奇異手段,將其畢生鬥氣封印在了老師體內,而且還丟給老師一塊玉牌,讓她去當花宗的宗主」

說到此處,納蘭嫣然抬頭看了一眼嘴巴微張的蕭炎,苦笑道:「覺得離奇么?我們當時也是覺得不可思議,在救這花婆婆的時候,老師親自檢驗過,她體內沒半點鬥氣的存在,但從最後一日花婆婆的表現來看,她明顯是一位實力達到斗尊巔峰層次的級強者。」

蕭炎嘴巴動了動,隨便找個地方隱居都能遇見這種際遇,什麼叫做福緣,這才叫做福緣啊,跟這比起來,辛苦苦修的他,似乎可以找塊石頭撞死掉了。

「對於這種突狀況,老師也是相當的無奈,但她對當什麼花宗宗主卻沒興趣,所以在將花婆婆安葬后,繼續隱居在此,哪料到,就在半年前,花宗現任代宗主卻是突然出現,讓老師將宗主玉牌交給她,老師不想多事,想了想,也就把玉牌給了她,結果那女人得到玉牌后沒多久,又找上門來,這一次。她要的,卻是花婆婆封印在老師體內的畢生鬥氣。」說到此,納蘭嫣然臉頰上也是浮現一抹怒火,顯然對於那得寸進尺的女人很是憤怒。

「那花宗宗主是什麼實力?」蕭炎道。

「她只是代宗主,但也擁有四星斗尊的實力,不過棘手的並非是她,而是她的男伴妖花邪君,此人擁有六星斗尊的實力。」納蘭嫣然無奈的道。

「六星斗尊么」蕭炎手指輕輕點在桌面上,不愧是二宗之一的花宗,六星級別的斗尊,放眼中州,都已是能夠算做頗為不錯。

「雲韻得到了那位花婆婆的傳承,還不是他二人的對手?」蕭炎略微有些奇怪的道。

「那等龐大的鬥氣,老師短時間內怎麼可能煉化?」納蘭嫣然苦笑一聲,道:「如今那封印已經融入老師體內,若是要取出的話,必傷及老師性命,那惡毒女人,分明是想要取老師的性命。」

「不過還好,似乎花婆婆在生前曾經安排過什麼,因此有著不少長老站在老師這邊,因此那女人方才不敢強行搶奪,但卻定下了賭約,要與老師比試」

「比試的話,本來算是公平,但花宗卻是有種奇怪的規定,那便是男女二人可以同時迎敵,也就是說,那女人可以和妖花邪君一起出」納蘭嫣然苦笑道。

「同時出手?」聞言,蕭炎眉頭微皺,一名四星斗尊與六星斗尊聯手,這倒的確是太欺負人了點。

「這比試,老師也應了下來,想必她也是被糾纏得煩了」

「她沒腦子么?」蕭炎忍不住的怒道,這是送死么?

納蘭嫣然一聲輕嘆,美眸望著面前臉龐隱隱噙著一絲怒意的青年,道:「所以我只好偷偷來找你了,你若是不出手的話,老師此次,或許便是凶多吉少了所以,請你幫幫老師,好嗎?」

聽得納蘭嫣然那帶著一絲懇求的細弱聲音,蕭炎也是緩緩吸了一口氣,沉聲道:「比試還有多久時間?」

「半個月」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斗破蒼穹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