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 都市娛樂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都市娛樂 > 醫道官途 > 第一千零七十五章【謀划行動】(上)

醫道官途

第一千零七十五章【謀划行動】(上)

[更新時間]2012年11月24日 12:37 [字數] 3483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張揚道:「我去看看。」

李偉道:「我和警方說好了,他們給你十分鐘的會面時間。」

張揚點了點頭:「何長安的意識清醒嗎?」

李偉道:「據說一會兒清醒一會兒糊塗。」

何長安的情況比李偉所說的還要嚴重,躺在床上雙目緊閉,臉色臘黃,氣若遊絲,能讓張揚和何長安見面已經是很大的面子。兩名警察就在張揚的身後嚴陣以待,以是防止意外情況發生,二是關注張揚和何長安說什麼。

張揚來到床邊,伸手摸了摸何長安的手腕,發現他另外一隻手被銬在床邊,張揚皺了皺眉頭道:「人都病成這樣了,需要銬著他嗎?」

兩名警察回答的很乾脆:「上頭的命令。」

何長安的脈息緩慢虛弱,宛如淤滯的河水,張揚悄悄將內息送入他的體內,脈息遊走在何長安周身的經脈之中,何長安緩緩睜開雙目,朦朧中看到張揚的面孔,他努力睜大雙目,直到影像一點點變得清晰,方才舒了口氣道:「你來了……」聲音充滿著疲憊,其中包含著張揚能夠體會的欣慰。

張揚點了點頭:「病得很重啊1

何長安咳嗽了一聲道:「病來如山倒……我也不知怎麼了……看來這道坎,我過不去了。」

張揚笑道:「怎麼會?現在醫療條件這麼好,沒什麼治不好的玻」

何長安搖了搖頭道:「天命不可違。」他望著張揚身後的兩名警察。嘆了口氣道:「想不到我連單獨說句話的權力都沒有了。」他歇了歇,聽到張揚在耳邊道:「你放鬆,你的病沒有大礙。」何長安看到後面的警察沒有任何反應。又聽張揚道:「我說話他們聽不到。」何長安並不知道,張大官人是用傳音入密的功夫跟他說話。雖然兩名警察近在咫尺,卻根本聽不到任何聲息。

何長安低聲道:「我生病的事情,是不是很多人都知道了?」

張揚明白他的意思。低聲道:「你放心,我正在聯繫萌萌。她如果回國,我會盡量保證她的安全。」

何長安用力握住張揚的手,這是一份重託,張揚點了點頭。

何長安道:「本來我還準備這個月去看看孩子,去給他過生日……看來……」他表情黯然,本來說好了這個暑期要陪外孫秦歡一起去玩,現在看來只能成為一個奢望了。

張揚安慰他道:「咱們中國有句老話,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只要你保重身體,還有的是好日子過,安心養病,等病好了積極改造,相信用不了多久的時間,你就會重獲自由的。」

張大官人利用這十分鐘的時間積極為何長安醫病,以自身霸道的內力疏通何長安的體內經脈。這也是目前唯一的選擇。

十分鐘的時間很快就已經過去了,兩名警察示意張揚離開。

張揚和何長安握了握手。何長安低聲道:「答應我1

張揚知道他想說的是什麼,重重點了點頭。

何長安道:「還記得咱們第一次認識的時候嗎?天池先生還活著,我請你們釣魚,你還送給我一幅字。」

張揚笑道:「記得1

何長安道:「真想回到那時候。」

時光回不去,張大官人走出病房感嘆著物似人非。感嘆著世態炎涼。何長安擔心的也正是他最為擔心的事情,秦萌萌在得知父親病重之後,會不會不顧一切的前來探望他?

何長安的病情經過他今天的治療之後,會好轉許多,至少沒有性命之虞,有些人會不會散步何長安的病情,將秦萌萌引入瓮中?

讓張揚鬱悶的是,他始終無法聯繫上秦萌萌,他擔心秦萌萌正在美國前往國內的飛機上,在這段時間他是聯絡不上她的,可是如果秦萌萌真的回來了,為什麼不主動和他聯繫?

李偉在樓下吉普車內等著張揚,張揚上車之後,他低聲道:「我觀察過,沒有人跟蹤你。」

張揚道:「我又沒幹什麼違法亂紀的事兒,就算是跟蹤我我也不怕。」

李偉道:「夫人讓我帶你去見她。」

張揚點了點頭道:「剛巧我也有話對她說。」

李偉啟動了汽車。

羅慧寧選擇見面的地點在天池先生的故居香山別院,這讓張揚多少有些意外,本來他還以為是在文家。

來到香山別院,看到這裡已經修葺一新,想起上次在這裡和文玲大戰一場,搞得狼藉一片,想不到這麼快就已經完全修復了。

羅慧寧站在魚池前喂著錦鯉,這些錦鯉都是她不久前買來的。

張揚走到她身邊,恭敬道:「乾媽1

羅慧寧道:「自從先生走後,這裡就變得沒有生機。雖然把宅子給了你,你卻很少過來,要不是陳雪那丫頭時不時的過來打理,這裡恐怕早已荒草叢生了。」

張揚笑了笑。

羅慧寧道:「最近陳雪也不太愛來了,我買了些錦鯉放在魚池裡,多少能夠給這邊增添一些生機。」

張揚望著魚池中錦鯉爭食的場景,倒是也顯出幾分熱鬧,他笑道:「我有工作,沒辦法在這裡常駐,以後我找個人,專門維護這座院子。」

羅慧寧搖了搖頭道:「先生不喜歡陌生人的。」她將手中的魚食全都扔了下去,轉向張揚打量著他。羅慧寧的臉上沒有笑意,目光一如既往的明澈犀利,看得張大官人不禁一陣心慌,他咳嗽了一聲,藉以逃避羅慧寧的目光。

羅慧寧道:「我聽說你和浩南最近鬧得有些不愉快?」

張揚道:「只是一點誤會,說起來全都怪我,是我誤會了浩南哥。」

羅慧寧嘆了口氣道:「我最不願看到的就是你們發生矛盾。」

張揚笑道:「放心吧,這件事已經過去了,如果不是浩南哥幫我,我這次的麻煩恐怕大了。」

羅慧寧道:「聽你這麼說我就放心了,不過我聽說有人跑到中紀委來告你的狀。」

張揚道:「沒什麼事,乾媽,您不用擔心。」

羅慧寧拉著張揚在院落中的石桌坐下,夕陽下,張揚發現羅慧寧的鬢角新添了不少的白髮,有些心疼道:「乾媽,您最近多了好些白髮。」

羅慧寧溫婉笑道:「頭髮早就白了,過去一直都在染髮,這陣子整個人變懶了,什麼都不想做。」

張揚道:「我給你寫付方子,應該可以改善一下。」

羅慧寧道:「老了就是老了,青春一去永遠不可能追回,誰也不可能從頭活過,你說是不是?」

張大官人兩世為人當然不會認同羅慧寧的這句話,但是除了他以外,還有誰會擁有他這樣的千古奇遇?他忽然想起了文玲,自從文玲被他廢去武功之後,已經很少出現在他的面前。張揚道:「最近沒見玲姐。」

羅慧寧道:「她最近迷上了繪畫和刺繡,隨便她了,愛怎樣就怎樣。」

張揚笑道:「人總得有些寄託。」

羅慧寧嘆道:「我的這對兒女啊,真是不省心,我一天天老了,已經管不了他們了。」

張揚笑道:「乾媽,您還年輕啊,咱們娘兒倆走到大街上,別人準保把咱們倆當姐弟。」

羅慧寧笑道:「你這小子,就是會胡說八道,老了就是老了,你別拿話哄我開心。」說完她又嘆了口氣道:「那兩個孩子,連哄我開心都懶得去做。」

張揚道:「乾媽,跟您先說件喜事兒,我和嫣然決定了,爭取今年元旦把婚事給辦了。」

羅慧寧笑道:「我都知道了,不過你們兩人的話不作數,一天沒把婚結了,我就不相信。」

張揚道:「您別操心了,準備一份大禮給我們就行了。」

羅慧寧道:「少不了你們的禮物。」她的話題轉到何長安的身上:「老何怎麼樣了?」

張揚道:「生病了,應該沒有生命危險。」

羅慧寧充滿遺蝴聰明一世,卻不明白本分經商這個道理,到頭來晚節不保,真是讓人惋惜。」

張揚道:「做生意我不懂,但是我總覺得這世上沒有循規蹈矩的生意人。」

羅慧寧道:「他犯了兩個錯誤,第一,不該違法經營,第二,用人不當,李東山這次差點把他給咬死,還好在最後關頭改變了念頭,說了實話。」

張揚道:「走法律程序的話,何叔叔會判幾年?」

羅慧寧道:「五年左右吧,他的問題都是早期的,近些年倒沒有找到什麼問題。」

張揚點了點頭,腦筋轉了轉,或許自己可以故技重施,利用當初幫助范思琪的方法幫助何長安。

羅慧寧道:「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老何做錯了事,當然要為這段錯誤埋單。」

張揚道:「乾媽,我好像是在北國山莊認識的何叔叔吧?」

羅慧寧點了點頭道:「不錯,是在那裡,當時先生還在,我們陪著先生去那邊釣魚。」

張揚笑道:「我記得當時我還為他寫了一幅字。」

羅慧寧道:「你記得還真是清楚,何長安對你的那幅字當時就愛不釋手。」!~!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醫道官途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