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 都市娛樂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都市娛樂 > 醫道官途 > 第二百三十九章登門挑戰一萬字

醫道官途

第二百三十九章登門挑戰一萬字

[更新時間]2012年08月08日 07:19 [字數] 1194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第二百三十九章

「喲呵!我說丫頭。..你挺有原則的啊!我就是在市委市政府大廈,還不是想見誰就見誰,怎麼到了你這兒就不行了?」

蘇媛媛道:「張主任,你不要打擾杜書記休息,不然我會向上級彙報1

張揚笑了起來:「那你就去彙報唄,我有重要工作找杜書記談,你要是耽誤了正事兒小心上頭處理你1

「現在是休息時間,有事情等上班再說1

如果不是看在蘇媛媛是個女流之輩,張揚早就給她點苦頭嘗嘗,正在糾纏之時,杜天野穿著浴袍從樓梯上走了下來:「張揚!你來了!小蘇,讓他進來吧1

蘇媛媛這才給張揚放行,還是有些不滿的看了他一眼。

張揚笑眯眯道:「好!保衛工作幹得不錯,回頭我跟市裡說說,調你去給杜書記當秘書1

蘇媛媛道:「我沒那本事,還是老老實實幹好本職工作1

杜天野讓張揚在客廳坐著,自己回房去換了衣服才下來。

蘇媛媛已經泡好了一壺紅茶,給張揚倒了一杯,張揚一面品茶一面笑眯眯看著蘇媛媛:「讓你來服侍杜書記的?」

蘇媛媛對他的用詞有些不爽,皺了皺眉頭道:「我們是服務人員不是丫鬟1

張揚呵呵笑了起來。

杜天野來到沙發前坐下,蘇媛媛把一杯紅茶遞到他的手中。杜天野笑道:「小蘇沒事了,你去幫我拿一份今天的報紙過來1

蘇媛媛知道杜書記這是在讓自己迴避了,點了點頭,點頭出門。

張揚望著蘇媛媛的背影道:「不錯啊!要長相有長相要身材有身材,市領導為杜書記費心了1

杜天野瞪了他一眼,這廝就是狗嘴裡吐不出象牙,他喝了口紅茶道:「你少給我胡說八道啊!人家一小姑娘,你不要騷擾人家1

「!這就護上了啊!你說要是我姐知道市裡給你配了一個貼身丫鬟會有什麼想法?」

杜天野苦笑著搖了搖頭,想起文玲他內心不由得一陣難過,現在的文玲肯定不會在意這些事。他慢慢放下茶杯道:「有什麼事?說1

張揚這才把這次錢來的主要目的說了出來,他是要給杜天野接風的。

杜天野道:「今晚市裡有安排,我肯定得過去,明天再說吧1

張揚點了點頭道:「原沒指望你今天有空,對了,你的秘書人選定下來了沒有?」

杜天野道:「市裡給了幾個人選,我還沒定呢1

張揚道:「江樂不錯,過去跟我的,小夥子眼皮很活,做事也勤快1

杜天野笑了起來,他意味深長的看了張揚一眼道:「我才來,你就在我身邊安插眼線啊1

「這是幫你防患於未然1

「成,讓他先跟我吧,考驗一段時間再說1杜天野很痛快的答應了張揚的要求。

張揚道:「今晚常委領導班子聚會,你肯定得忙,我也不耽誤你了,先休息休息,等有空了。我再陪你四處轉轉1他起身告辭離去。

張揚離開市政府一招的時候,正遇到李長宇在秘書齊景峰的陪同下走了過來,張揚笑著和李長宇打了個招呼。

李長宇示意讓齊景峰先去餐廳安排,來到張揚面前,微笑道:「去見杜書記了?」

張揚點了點頭,現在他和杜天野的關係廣為人知,反而沒有什麼隱瞞的必要。

李長宇習慣性的摸出了一支香煙,含在嘴裡,卻沒有馬上點燃:「小靜昨天打電話過來,好像你們兄妹倆吵架了1李長宇的談話從乾女兒趙靜開始,這是在打親情牌。

張揚點了點頭:「她和省政法委書記丁巍峰的兒子丁斌談戀愛,我不同意,那小子不負責任,我跟你說過的,上次小靜就是因為他受傷。」

李長宇嘆了口氣:「這孩子任性了一些,不過我能夠聽出,她對那個丁斌還是有感情的,你這個當哥哥的也不能太過阻止。」

張揚道:「她倔得很,不聽我的1

李長宇道:「等元旦她回來,我們一起好好跟她談談1

「今年元旦我可能在東江,參加朋友的婚禮1

李長宇點了點頭。他費了一番努力,好不容易才說道:「張揚,有機會安排我和杜書記單獨見見面1

張揚對李長宇的要求並沒有感到意外,他愉快的點了點頭:「成,沒問題1

******************************************************************************************************

田斌被單獨提審,公安局長榮鵬飛在房門關上之後,抽出一支香煙,遞給田斌,並幫他點上。

田斌笑了笑,雖然進去沒有多長時間,他整個人已經憔悴了許多:「能讓榮局點煙,真是榮幸1

榮鵬飛道:「方文南搜集了不少的證據,看來他這次一定要把你送進監獄。」

田斌道:「他恨我,一直都把方海濤的死歸咎到我的身上1他用力抽了一口煙,吐出一團煙霧。

「過得慣嗎?」

「過不慣,不過我能忍住1

榮鵬飛嘆了口氣道:「辛苦你了1

田斌道:「我要呆到什麼時候?」

榮鵬飛道:「呆到讓那個幕後真兇以為自己的計劃已經得逞,讓他開始組織下一步計劃1

田斌低聲道:「你以為他的下一步計劃是什麼?」

榮鵬飛的手指輕輕敲擊了一下桌面:「也許他會用對付方海濤的方法對付你1

田斌道:「假如我出了事,疑點一定會被鎖定在方文南的身上1

榮鵬飛道:「下周你會被轉到李家樓看守所,裡面的形勢很複雜,你自己多加小心1

「我知道1

「方文南的弟弟方文東也在那裡1

田斌點了點頭,他指了指香煙,榮鵬飛又遞給他一支,榮鵬飛低聲道:「為什麼不願和田廳長見面?」

田斌嘴裡的香煙顫抖了一下,煙灰簌簌落在桌面上,他的目光極其複雜,過了許久方才道:「我不會以一個疑犯的身份面對我的爸爸1

*****************************************************************************************************

張揚沒想到時維會來找他,這次喬夢媛並沒有和她一起過來,時維來的時候還帶來了一位長相忠厚的中年人,他四十歲年紀。..身材不高,可是步履堅定有力,目光平和,可身上卻又充滿著一股懾人的氣度。

時維向張揚引見道:「這位是史英豪先生1

張揚和史英豪從未見過,微笑著伸出手去:「史先生是想來江城投資的?」

史英豪笑著和他握了握手,雙手相握,張揚頓時察覺到對方的手掌寬厚粗糙,充滿力量,史英豪雖然沒有用力,可張揚也不由得警惕起來,他抬頭看了史英豪一眼,倘若史英豪握手時故意加力的話,一定要讓這廝吃點苦頭。

可史英豪只是輕輕握了握張揚的手就放開,微笑道:「我是八卦門的,喬鵬飛是我的小師弟1

張揚這才明白了,敢情人家是代表小師弟過來討還公道的。上次張揚在北京紫金閣,因為喬鵬飛騷擾楚嫣然,而把他揍了一頓,喬鵬飛是八卦門的小師弟,他被人打,整個八卦門都沒有了面子,史英豪是喬鵬飛的三師兄,也是八卦門掌門史滄海的兒子。武功深得其父真傳,是八卦門年輕弟子之中最為出類拔萃的一個,他這次前來就是專門給喬鵬飛找回面子的。

張揚笑道:「坐1

史英豪也沒有坐的意思,他開門見山道:「鵬飛上次得罪了張先生,身為他的師兄,有必要向你解釋一下,不知張先生可否給我這個機會?」他說得很客氣,對張揚的稱呼也用先生二字,其用意就是告訴張揚,我來找你就是按照江湖規矩,和官方無關。

人家挑戰到了自己家門口。張大官人就算想不應戰也難,他點了點頭道:「史先生看著辦吧1

「明晚八點,長軍武館,不見不散1史英豪說完這句話,向張揚抱了抱拳,轉身離去。

時維沒有馬上跟著離去,笑眯眯看著張揚。

張揚沒好氣道:「笑什麼笑?一臉的幸災樂禍1

時維道:「可不是我帶他來的,我是跟過來怕你們在這裡打起來1

張揚搖了搖頭:「我說你們老喬家怎麼這麼麻煩1

時維笑著在他對面坐下:「我姓時,我媽姓喬,你不要搞混了1

張揚道:「我一國家幹部,那個史什麼……」

「史英豪1

「我管他英豪、英雄,好歹也是一成年人,怎麼江湖氣這麼重?」

時維道:「史大哥可是八卦門中屈指可數的高手,你不是害怕了吧?」

張揚冷笑了一聲:「喬鵬飛還是高電話問問他,身上還疼不?」

時維瞪了張揚一眼道:「你覺著自己很厲害啊1

張揚懶得理會她,拿起桌上的文件道:「還有事嗎?」

時維被這廝冷淡的態度激怒了:「你什麼態度啊!我好歹也是投資商1

張揚指了指門口:「出門左拐電梯下到五樓,那兒有招商辦,投資商不歸我管1

時維咬了咬嘴唇,正想發火呢,門外響起一句粵式普通話:「張主任在嗎?」

張揚抬起頭,卻是久未謀面的香港導演王准到了,張揚笑著站起身來。王准樂呵呵走了過來,抓住張揚的大手用力搖晃了一下:「張主任,我又來麻煩你了1

張揚邀請王准在沙發上坐下,向時維道:「你要是沒事幹,幫忙泡兩杯茶1

時維這個怒啊,這廝什麼人吶,居然把自己當丫鬟使喚,她狠狠瞪了張揚一眼,起身離去。

王准望著時維的背影低聲道:「身材正點啊1

張揚嘆了口氣道:「我說王導,你就不能把你的流氓習性收斂一點,這是社會主義新中國,你不要用資本主義的猥褻眼光看世界1

王准被他調侃慣了,也不以為意,他笑道:「我是來跟張主任談幾個重大影視項目的1

張揚道:「王導,我現在已經不負責旅遊這塊了。我這裡是企改辦1

王准道:「我知道,可是我更清楚張主任的能量,而且這江城我只把你當朋友,別人我還真不放心1

一句話把張大官人說得美滋滋的,他點了點頭道:「說吧,什麼事?」

王准道:「我聯繫了幾家香港影業公司,從這個月開始到明年年底,先後會有八部影片來江城拍攝外景1

「你們的影視基地不是已經建好了嗎?這件事該和春陽縣商量1

王准道:「古城牆、老街都是我們的重要外景地,現在景區已經對外開放了,遊人逐步增多,我們的拍攝肯定會和旅遊有些衝突,所以還想請張主任協調解決這件事。」

張揚點了點頭,的確現在江城幾個新開發景點的遊人越來越多,如果拍攝外景,肯定會吸引很多人圍觀,影響拍攝進度。

王准道:「還有,過去我們的拍攝都是免費的,現在已經開始向我們收取費用,這倒沒有什麼?我只是想有一個長期的合作協議,以後不會頻繁變動1

「沒問題!我會找李副市長談談這個問題1

王准給張揚帶來了一些禮物,一沓香港明星親筆簽名的照片,張揚對這玩意兒沒多少興趣,不過企改辦幾個年輕人對這些東西都是視為至寶,張揚將這些簽名照分發給了他們。..

當晚張揚安排杜天野在開發區歸雲山莊吃飯,前來參加晚宴的幾個人有市委常委,市公安局長榮鵬飛、主管工業的副市長嚴新建、開發區管委會主任肖鳴,除了榮鵬飛之外,其他幾個人都是第一次和市委書記在一起吃飯。

肖鳴也不敢安排的太過奢侈,特地交代晚宴的菜肴要做得簡樸精緻。

比起上任市委書記洪偉基,杜天野更顯得平易近人,他沒多少架子,十分健談,饒有興趣的觀看了鬥雞表演。

共同喝了三杯之後,肖鳴率先舉杯道:「咱們今晚的主題就是歡迎杜書記來江城主持工作,順便表表忠心,以後我們一定會緊密團結杜書記的身邊,為江城的改革開放大業努力奮鬥!我敬杜書記一杯1

杜天野笑道:「過了啊1很痛快的把酒喝了。

這就是肖鳴說話的藝術,人家是故意誇大,拍馬屁拍到這種地步就賦予了一種幽默感,而且聽起來不顯得過於獻媚,所有人都笑了起來。

嚴新建笑道:「肖主任既然表忠心了,我也得跟上1

杜天野舉杯笑道:「以後江城的工作還要靠大家多多支持,我知道大家不是向我表忠心,是向黨表忠心,向人民表忠心1他又把這杯酒喝了。

榮鵬飛哈哈笑道:「杜書記是黨委書記,我們向當表忠心首先就得向您表忠心1他跟上敬酒。

張揚也端起酒杯道:「我也向黨表表忠心!杜書記,我敬你一杯1

杜天野笑道:「車輪戰?想把我給灌翻了!我算是懂得什麼叫以我為中心了1,杜天野原本就是海量,這幾杯酒是難不住他的。

張揚今晚叫過來的幾個人,全都是他認為杜天野可以使用的班底,當然至於以後杜天野能否跟他們合得來,還待時間見證。他之所以沒把李長宇叫來,其原因是李長宇在江城的政壇上,被很多人已經劃成了洪偉基一派,洪偉基的敗走江城,讓李長宇的聲威很受影響,也讓他在江城政局之中暫時處於被排斥孤立的尷尬局面。

杜天野初來江城,他需要的絕不是一個派系鬥爭激烈的團隊,他需要和諧穩定,需要儘快的樹立起自己的威信,建立起自己的團隊,只有這樣才能產生足夠的凝聚力,才能領導江城的發展。

杜天野對開發區的發展也很關心,肖鳴來此之前做好了工作,他很詳細的彙報了開發區發展的狀況,並分析了江城的區域優勢,指明了以後開發區發展的方向,杜天野對肖鳴的彙報表示滿意。

嚴新建主要談得是自己分管的工業改革一塊,說起工作,嚴新建真的要感謝張揚,正是張揚的到來,讓江城的工業改革出現了突破性的進展,順利完成了兩大企業的改制,如今江城紡織廠和江城第二服裝廠的改革也已經進入議程之中,他也能用成績斐然這四個字來形容。

榮鵬飛並沒有談及業務,他來到江城之後,犯罪率持續降低,這就是他的成績,他對杜天野更抱著一種審視的態度,他認為杜天野年輕,有衝勁,但是在領導經驗上有所欠缺,這樣的一位青年幹部,能否駕駛好江城這艘超級大船,還留待時間考證。

雖然說是歡迎宴會,可多數話題還是圍繞著江城市的工作進行。

張揚對這種談話興趣不大,剛巧顧佳彤給他打來了電話,他離開房間去外面接聽電話,畢竟有些話是要避諱的。

顧佳彤看來心情不錯,她在電話中告訴張揚,新葯的批號已經拿下來了,用不了多久,新葯就可以大規模上市。

張揚笑道:「這是好事兒!你北京的事情處理完就趕快回來吧1

顧佳彤小聲道:「想我了?」

張揚嗯了一聲道:「想死了1

顧佳彤格格笑了起來:「虛偽!想我不來北京找我?」

「這不正忙著呢,杜天野來江城當書記了,他是我哥們,我得幫他1

顧佳彤也早已聽說了這件事,輕聲道:「最近羅阿姨經常約我喝茶聊天!杜天野的事情我聽說了1

張揚道:「她說什麼?」

顧佳彤道:「還不是那些事,擔心杜天野和文玲的事情唄,不過文玲那個人真的很奇怪1

「你見她了?」

「沒有,她去韓國旅遊了1

張揚想起顧明健的事情:「你弟弟怎麼樣啊?」

顧佳彤道:「下周就出院了,醫生說很成功,精神狀態也恢復了,人也變胖了,我準備等他出來之後,讓他去外面散散心1

張揚有些失落道:「你也要去?」

顧佳彤小聲道:「我不去,我去江城,去找你1電話中顧佳彤的呼吸突然變得急促起來。

張揚心頭一熱。

此時肖鳴出來喊他:「我說,你這電話要打到什麼時候?」

顧佳彤也聽到了他的聲音,輕聲啐道:「誰啊,這麼討厭1

張揚笑了笑:「都等著我呢!回頭再說1

「不嘛,不許你去,就在這兒陪我說話1顧佳彤嬌滴滴道。

張揚呵呵笑了一聲:「成!我這人就是重色輕友,誰喊我我也不去1

顧佳彤嗤地一聲笑了起來,她柔聲道:「去吧!少喝點酒,注意身體1

張揚和杜天野雖然是海量,可這種場合是不可能開懷暢飲的,每人喝了半斤左右,杜天野就叫停,他看了看時間道:「今天就到這裡吧,大家明天都有工作,早點回去休息1杜書記既然發話,其他人當然沒有異議。

除了張揚以外,在場的人都有專職司機,張揚今天也沒開車,上了杜天野的紅旗車。

杜天野道:「張揚,有件事你幫我安排安排,我爸在我臨來江城之前,讓我給他的一位老戰友陳崇山帶了件禮物,你看哪天合適,陪我去見見他1

張大官人愣了,別人不知道,他還能不知道嗎,陳崇山可是杜天野的親爹,難道杜山魁打算讓兒子認祖歸宗?轉念一想這件事杜山魁也未必清楚,就算清楚,一個兒子好不容易養到了這麼大,而且又培養成了市委書記,怎麼捨得送回去?張大官人覺著杜天野也挺可憐的,三十大幾的人了,要老婆沒老婆,連親爹媽都不知道是誰?

「想什麼呢?」杜天野也覺察到張揚有些不對。

張揚笑道:「沒什麼!這事兒好辦,抽個星期天,我陪你去清台山轉轉,欣賞欣賞咱們的景區,再拜訪一下陳老伯。」

杜天野點了點頭,望向夜色深沉的車窗外,低聲道:「離開北京,感覺輕鬆了許多1

張揚笑道:「其實你早就該走出來,多看看外面的世界,會發現過去心中的一些煩惱根本算不上什麼大事1

杜天野笑了起來,他知道張揚指的是文玲的事情。他並沒有和張揚在這個話題上繼續探討下去,打了哈欠道:「真的有些困了!我從北京給你帶了一些禮物,去拿嗎?」

張揚搖了搖頭道:「算了,太晚了,我不耽誤你休息了1

杜天野讓司機把張揚送回去,張揚下了汽車,來到自己的家門口,打開房門,沒等他開燈,就感覺到一縷香風向自己飄來,展開懷抱胡茵茹柔軟溫熱的嬌軀投入懷中。

******************************************************************************************************

黑暗中張揚親吻著她的柔唇,兩人摟抱著倒在沙發上,張揚附在她的耳旁低聲道:「什麼時候回來的?」

胡茵茹小聲道:「晚上從東江回來的,在家裡洗好了等你1

張揚笑了一聲,大手探伸出去:「讓我檢查檢查1

胡茵茹發出低聲的歡叫,粉拳在張揚的後背上敲了一下,隨即抱緊了他,一雙修長的**纏住了他的身體。兩人在黑暗中默默纏綿著,他們的呼吸漸漸變得急促,胡茵茹的喉頭髮出夢囈般的呻吟聲。

月光如水從窗帘的縫隙中投射到客廳內,在牆上留下一個模糊的投影,他們的身體彼此交纏,宛如大樹上密不可分的兩個枝椏……

胡茵茹也已經知道了藥品批號順利拿下的事情,藥廠的前景正在不斷變好,她和顧佳彤一樣,對張揚提供的幾種藥品擁有相當的信心,胡茵茹偎依在張揚溫暖的懷抱中,柔聲道:「事情比我們預想中還要順利,藥品批號拿下來后,就可以大規模投產,我會開始組織廣告宣傳和前期推廣工作。」

張揚想起了何歆顏:「廣告代言人……」

胡茵茹在他胸膛上捏了一把道:「知道,我已經跟歆顏聯繫過,她這兩天就會到江城來,給我們拍攝新葯的系列廣告1

張揚笑道:「何歆顏還是很合適的1

胡茵茹啐道:「你當我不知道你打得什麼鬼主意?假公濟私1

張揚將胡茵茹抱起,讓她坐在自己的膝上,低聲道:「其實我和她是清白的1

胡茵茹摟住張揚的脖子,前額抵在他的額頭上,小聲道:「你和每個人都是清白的,你跟每個人卻又是不清不楚1

張揚呵呵笑了起來,他附在胡茵茹的耳邊道:「我跟她沒到咱們這種地步1

胡茵茹紅著臉在他肩頭打了一下:「是我傻!被你的虛情假意感動了1

張揚摟住她盈盈一握的纖腰,讓她的嬌軀貼近了自己:「茵茹,我是不是太自私了?」

胡茵茹咬了咬嘴唇道:「是!可惜我們明明知道你是個自私又無賴的傢伙,還是一個個前仆後繼的上了你的賊船1

張揚笑道:「你對我有這麼大的怨念1

胡茵茹點了點頭道:「怨念好大!所以……」

「所以什麼?」

「所以今晚我要狠狠的報復你……」胡茵茹一把將張揚推倒在沙發上……

張大官人從不怕這種報復,報復的結果往往是自討苦吃,張大官人精神抖擻的從床上爬起來上班的時候,胡茵茹秀髮散亂的躺在床上,秀靨上的紅暈仍然未褪,美眸之中卻充滿了疲憊,嬌嗔道:「你不是人1

張揚哈哈大笑,穿好衣服,來到床前在胡茵茹的嘴唇上吻了一記:「好好休息,今天就別上班了,給你算工傷1

「討厭1胡茵茹抓起枕頭就扔了過去。

張大官人輕巧抓住,又回到床邊,將手探入被窩內,在濕潤泥濘的地方摸了一下,在胡茵茹的尖叫聲中笑著逃了出去。

******************************************************************************************************

長軍武館位於江城體育館隔壁,武館館長李長軍也是八卦門弟子,按照輩分他應該稱呼史英豪一聲師叔,史英豪向張揚下戰書的事情很隱秘,史英豪和他父親八卦門掌門史滄海都為人低調,他挑戰張揚的事情,除了八卦門的少數人知道,江城武林界並沒有太多人了解。

可現場還是來了一位高手,形意拳協會會長梁百川,他得到消息是因為他和李長軍是莫逆之交,聽說八卦門高手史英豪和張揚交手,他特地前來觀摩,畢竟上次張揚和他的那場比試,讓他敗得心悅誠服,張揚的武功深不可測。

張揚前來長軍武館之前,梁百川和史英豪談了一些經驗,他雖然沒有向別人提及自己和張揚交手的事情,可史英豪從他的講述中已經猜到,梁百川肯定和張揚有過深層次的切磋。

晚上八點的時候,張揚準時來到長軍武館,他看到梁百川,不覺笑了笑,馬上就意識到梁百川是來幫助他們了解自己的。梁百川對張揚也是相當的客氣,向他拱了拱手。

到了這裡就要依足武林規矩,不管你的官位高低,不管你有錢沒錢,到這兒比武切磋,就是依靠實力說話。

正中的場地上立起三十二棵木樁,木樁周圍的地面上點滿蠟燭,蠟燭圍成一個圓形,遠遠望去星星點點燦若繁星。

史英豪身穿黑色功夫衫向張揚做了個請的手勢。

張揚看到時維也來了,正點燃一支香,將香插入香爐之中。

李長軍大聲道:「比試雙方以切磋為主,比武場地就在樁上,時間為一炷香,香火燃盡以前,誰先掉到樁下即為輸掉這場比賽。」

張揚笑道:「戰術不錯,以彼之長攻敵之短1

史英豪微笑道:「張先生若是不想樁斗,我們可以換種方法1

張揚搖了搖頭道:「沒那種必要1他向前走了兩步,陡然右腳發力,猛踏在地面之上,身軀騰空而起,穩穩落在木樁之上,雙手負在身後,俯視史英豪,臉上充滿傲氣道:「史師傅!請1

此時喬夢媛挽著許嘉勇的手臂也走入武館之中,兩人的出現並不意外,喬夢媛是喬鵬飛的堂妹,過來看看熱鬧也實屬正常。至於許嘉勇,他巴不得看到張揚出醜呢!

喬夢媛道:「史師傅,你們切磋歸切磋,不要傷了和氣啊1

史英豪一言不發,大步向前走去,他每走一步,地面便隨之震動,地上的燭火微微抖動,他的下盤根基極其紮實。史英豪越走越疾,隨著步伐加快,宛如鼓點敲擊一般,他一個鷂子翻身,在空中翻騰了一走,穩穩噹噹落在張揚對面的木樁之上,氣息不見任何的紊亂,雙手抱拳大吼一聲道:「請了1

張揚不慌不忙解開皮衣的扣子,脫下后,扔給遠處的時維:「幫我拿著1

時維伸手接過,笑道:「張揚,加油1

喬夢媛笑道:「你是唯恐天下不亂,別人打架你就這麼開心?」

時維笑道:「表姐,人家是比武切磋1

史英豪前跨一步,踏在前方木樁之上,右掌一道斜劈,直取張揚的頸部,他出手樸實無華,沒有太多的華麗招式,可其中卻蘊含了強大的力量。

張揚向後騰躍,躲過史英豪的一擊,單從史英豪的掌風判斷,史英豪的實力應當不在梁百川之下。

梁百川和張揚有過交手的經驗,看到開始史英豪主攻,而張揚憑藉靈活的身法閃避,意圖是在消耗史英豪的體力,他正想出言提醒的時候,李長軍已經率先叫道:「師兄,他是想保存體力1

史英豪冷哼一聲,一掌落空之後,隨即騰空飛起,居高臨下又是一掌劈落,張揚身法極其靈活,沿著木樁迅速奔跑起來,史英豪這次的攻擊再次落空,他沉聲道:「哪裡逃?」在張揚的身後發足追去,兩人在木樁之上你逃我趕,奔跑的速度竟然絲毫不遜色於平地之上。

梁百川和李長軍都是武林高手,兩人看得目瞪口呆,單單是這份步法,張揚和史英豪已經出類拔萃,史英豪有這種步法並不稀奇,畢竟他從小就練樁,張揚不過二十歲年紀,步法上絲毫沒有落後,這怎能不讓人驚嘆。

史英豪看到張揚不和自己正面交手,他開始改變戰術,離開木樁之時便將木樁踢倒,轉眼之間,立著的木樁已經越來越少,張揚可以奔跑的範圍也越來越校

史英豪一招推窗見月直奔張揚的胸口攻去,張揚這次沒得逃了,也是一掌迎擊而出,只聽到呯!地一聲巨響,張揚和史英豪的身體都是一晃。

兩人足下踏著的木樁都向後傾斜倒去,史英豪下肢發力大吼一聲:「呔1硬生生把傾斜的木樁給重新直立起來。

張揚只是身軀擰動,那木樁以底部為支點,旋轉了一圈,也豎立依舊。

史英豪目光之中流露出欣賞之色,他右足側跨落在另外一根木樁之上,倏然發力,那根木樁竟然整根飛起,史英豪,抬腳踢中木樁,碗口粗細,長達兩米的木樁呼嘯向張揚的胸口砸去。

時維和喬夢媛同時發出一聲嬌呼,她們本以為是一場武功切磋,卻沒有想到戰況開始變得如此激烈,此時還剩下半柱香。

張揚不慌不忙,雙手宛如抱月,待到木樁來臨之前,一撥一弄,看似輕巧,其中卻蘊含空明拳以柔克剛的內勁,以彼之道還施彼身,木樁在張揚輕巧的撥弄之中改變方向,朝著史英豪的胸口撞擊而去。

史英豪身體一個後仰,那木樁貼著他的前襟飛了出去,直奔時維和喬夢媛而去。

二女發出驚呼之聲,梁百川搶上前去,一掌就把木樁拍開。雖然如此,時維和喬夢媛也已經嚇得面無血色。

場下驚心動魄,場內攻守也到了激烈之時,史英豪雙掌輪番劈出,肉掌破空竟然發出金石之聲。

張揚對史英豪的掌法已經有了回數,不像開始時候那般一味防守,開始逐步反擊,此時場內的木樁只剩下了五個,兩人分別踩在一根木樁子上,史英豪抬腳去踢一旁的木樁,這次他的目標改成撞擊張揚腳下的木樁。

張揚雙腳夾住木樁,騰空而起,躲過那根木樁,然後穩穩落在地上,木樁撞擊地面,竟然將水泥地面撞得開裂,陷入其中一寸有餘。

史英豪騰空躍起,大步踏在正中的木樁之上,那木樁受力,地面也龜裂開來,史英豪借著反彈之力跨越向前方的木樁,形如游龍,疾若飄風,雙掌向張揚推去。

張揚也學著史英豪的樣子雙臂微屈,劃出兩道弧線,迎擊而出,雙掌交錯,撞擊在一起,兩股強大內勁的衝撞,讓周圍的空氣排浪般被壓榨向四面八方,腳下的蠟燭急速閃動了幾下紛紛熄滅。

史英豪的眼中迸射出驚詫莫名的光華,他想不到張揚擁有這樣的實力,硬碰硬比拼之下,自己根本占不到半分便宜。

兩人的身形重新分開,張揚雙臂揮舞,身軀宛如騰龍,強大無匹的氣勢從他的周身彌散出來。

史英豪感到周圍的空間突然向他壓榨而來,他有種即將窒息的感覺,此時方才知道張揚這才展現出真正的實力。

張揚的右拳宛如奔雷般向史英豪攻去,史英豪望著這速度驚人的一拳,自知難以抵擋,除非跳下木樁,可他卻不想就此認輸,橫下一條心也是一拳迎了出去。

*****************************************************************************************************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醫道官途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