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的貼身高手

校花的貼身高手

第6993章 榮譽執法長老

[更新時間]2018年05月24日 08:46 [字數] 228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至於劉嘯宇為什麼會知道這裡發生的事情……院長大人神通廣大,學院里的事情自然了如指掌,這又有什麼好奇怪?

林逸撇撇嘴,他可不認為劉嘯宇召集眾人會是針對自己,飛揚學院多久沒有這樣鄭重其事的召集人宣布希么事情了?

為了對付他林逸弄出這樣的大場面,劉嘯宇腦子又沒壞,就算想要說自己幾句,也只會是私下裡進行!

「既然院長有令,那所有人都一起過去1

長須導師神情有些古怪,揮手示意在場的人都跟上。

劉嘯宇院長親自出聲,親自召集飛揚學院所有人,這種事真的十幾年都沒發生過了,不是關係到學院的重大事件,劉嘯宇院長壓根不會出面。

為了林逸?有這必要麼?

無論如何,等到了地方自然就會知道了!

少頃之後,飛揚學院的師生都紛紛匯聚到院長專屬的山峰上,在一片寬闊平台上,劉嘯宇和張矜淼並肩而立,含笑看著下邊的所有師生。

「人差不多了,那本座就不再多等,開始說事吧1

劉嘯宇面帶微笑,沉穩開口,用真氣將話語清晰的送入每一個人耳中:「今天主要是說本院學員林逸的事情,大家對林逸應該都不陌生吧?」

雖然林逸在飛揚學院的時間不算長,而且很多時候都不在學院中,但是他的名聲卻毋庸置疑的相當響亮。

尤其是盧勇鳴為了對付林逸,串聯各家學院、世家針對飛揚學院,而後又對付林逸的未婚妻西島小公主寧雪菲,公告整個玄階海域,更是令林逸在飛揚學院的知名度達到了一個巔峰。

所以聽到劉嘯宇的話后,無論是否見過林逸,所有師生都紛紛點頭。

薛鵬得意的斜睨著林逸,現場幾乎聚集了飛揚學院所有強者,他自覺林逸不敢在這裡動手,安全感滿滿,所以又有了蹦躂的心情。

「林逸,看到沒有?這次你真的死定了!誰也救不了你1

對於薛鵬小聲的挑釁,林逸壓根懶得理會,他此時元神體不太穩定,必須分出大部分精力去維持元神體。

至於劉嘯宇要說的話,林逸相信絕對不會對自己不利,沒看見張矜淼也笑吟吟的站在一旁呢么!

薛鵬見林逸不說話,還以為林逸是因為心虛,頓時就更來勁了,心中正想著怎麼繼續嘲諷林逸,卻忽然聽到了劉嘯宇接下來對林逸的誇讚!

「此次清流學院意圖對我們飛揚學院不利,前清流學院院長盧勇鳴更是設下圈套引誘林逸,試圖以卑鄙手段伏殺之,沒想到林逸神勇無敵,不但粉碎了盧勇鳴的陰謀,更一舉將其擊殺1

劉嘯宇面上露出興奮的神色,用力的揮舞了一下手臂:「盧勇鳴可是貨真價實的裂海高手,林逸身為我們飛揚學院的學員,居然有這個實力做到如此困難的事情,簡直匪夷所思!我們飛揚學院所有人,都應該感到與有榮焉1

薛鵬張口結舌,一臉懵逼……劉院長在說什麼?林逸殺了清流學院院長盧勇鳴?還特么全身而退了?

原來林逸是真的敢殺院長,雖然此院長非彼院長,但盧勇鳴的身份和實力,都不遜色於劉嘯宇!

聯想到林逸能一舉擊殺變身後的楊滇,好像殺死一個盧勇鳴也並非無法理解。

……等等,我剛才在幹什麼?

薛鵬瞬間臉色慘白,想起自己之前還跳的歡快,死命的得罪林逸,頓時心驚膽戰,生怕林逸一巴掌揮過來拍死自己。

「呵……你現在還覺得我不敢殺班長?你覺得我今天死定了?誰也救不了我?」

林逸斜睨著薛鵬,似笑非笑的看著他,雖然元神體不太穩定,但並不妨礙口頭上嘲笑一番:「怎麼不說話了?繼續說啊1

薛鵬嘴角一抽,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然後又聽到劉嘯宇繼續說的話。

「……學院聯盟認為林逸肅清了玄階海域學院之中的敗類,有功於整個玄階海域學院聯盟,所以特別送來了一份任命,獎勵林逸的功績1

劉嘯宇邊說邊展開一份任命文書,照本宣科的念了一遍,其中最重要的一句話是:「……授予林逸玄階海域學院聯盟榮譽執法長老一職1

林逸微微一怔,這事兒他還真不知道,黃雲天也沒有和自己說過,大概是後來臨時起意,在送張矜淼調令的時候一起送來了。

想到自己又多了一個榮譽執法長老的頭銜,林逸也忍不住暗自好笑,自己一路走來,這榮譽啥啥啥的還真是不少,自己都快記不清有多少榮譽頭銜了。

「林逸老大威武!年紀輕輕就已經是玄階海域學院聯盟的榮譽執法長老,將來前途不可限量啊1

薛鵬心中驚恐萬分,臉上勉強擠出笑容,生硬的轉變口風:「之前都是小弟不懂事,多有得罪,小弟和林逸老大一比,猶如螢火蟲比之皓月,根本不在一個層面上!還請林逸老大原諒小弟,今後小弟一定以林逸老大馬首是瞻……」

「停停停!你這轉的也太假了,想讓我就這麼原諒你?哪有那麼容易的事1

林逸不耐煩的打斷了薛鵬,略一沉吟道:「想當我林逸的小弟可不是那麼簡單,以後我看你表現再說,今天且饒你一次1

薛鵬頓時大大鬆了口氣,他才不是真想認林逸做老大,只要能躲過今天一劫,就已經心滿意足,至於以後的事情,自然是以後再說!

「多謝林逸老大寬宏大量,小弟以後一定為老大赴湯蹈火在所不辭1

薛鵬裝著感激的樣子,有好好的表了一番忠心。

林逸暗自冷笑,對於薛鵬說的話那是一個字都不信,之所以留著薛鵬,只是為了能從他身上找出中心的線索而已。

薛鵬若是真誠心投靠,自然會把中心和楊滇的秘密說出來,現在他一字不提,什麼態度還用問么?

要不是林逸覺得薛鵬所知有限,強行逼供也弄不出多少情報,不如留著釣魚,說不定現在就已經拿下他的元神搜魂了!

a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校花的貼身高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