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的貼身高手

校花的貼身高手

第6963 章 前往山宗

[更新時間]2018年05月09日 04:12 [字數] 232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有你什麼事兒?走開些!沒跟你說過我不想看見你么?」

黎小萌俏臉一板,不假辭色的呵斥道:「本小姐要做什麼,還需要你來批准么?指手畫腳也要分時候吧?1

郜小壺頓時一滯,眼神帶著一絲哀求:「小萌,你別這樣對我……」

有聽說過郜小壺身份的人,小聲為身邊的新生同伴科普:「這是飛揚學院高級班的班長,半步闢地期的高手,郜小壺!是飛揚學院學員中的代表人物1

代表人物被黎小萌罵成狗,還要哀求黎小萌……黎小萌的形象頓時越發的偉岸不群!

剛才出言反對的新生此時已經縮著脖子躲在眾人身後,學著鴕鳥的樣子,希望黎小萌能忘了自己。

吃飽了撐的啊!去和這樣一個女魔頭對抗,真的是如她所說,活的不耐煩了么?!

啊啊礙…還沒入學,就想要退學了,怎麼辦?

不提這邊內心咆哮的新生以及站穩腳跟的江河海和秦月,林逸離開之後,顧天南直接使用了傳送陣符趕路,看來確實很急切。

估計顧少在山宗的日子很不好過,逼的顧天南這老頭不得不全速趕回去。

山宗大殿之中,顧少孤零零的站在最中間,兩邊站著十多個山宗高層,而最上方的宗主位置上,卻空無一人。

「顧向東,結合遺棄之地眾人的口供,我們有理由認為你的證言不實,你最好能主動坦白,否則一旦被查明事實,你爺爺顧天南也救不了你1

顧向東就是顧少的名字,在場的這些人都是可以和顧天南平起平坐的大人物,自然不可能以顧少相稱,而說話的這人名叫景華,是顧天南的對頭!

「我爺爺已經去找林逸過來了,到時候你們直接詢問,總能證明我的清白,現在說什麼都沒意義1

顧向東咬牙硬挺,只要能熬過這一段最緊張的時間,最後自然會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若是現在承認,那才是真傻!

「你們趁著我爺爺沒回來,一而再再而三的想要逼迫我承認莫須有的罪名,目的何在?」

來來回回已經經歷過好多次審訊,顧向東再草包也會明白一些彎彎繞——項莊舞劍意在沛公!

弄他顧向東只是個由頭,最終還是要著落在他爺爺顧天南身上!

「目的?當然是要弄清楚事實真相!黑暗魔獸若是出現在玄階海域,將會造成何等滔天大禍?擅自打開遺棄之地的傳送通道,你還敢狡辯無辜?」

景華眯著眼睛冷笑,他已經收到消息,顧天南回到了玄階海域,很快就會帶林逸來作證。

若是不能在顧天南回來前搞定顧向東,恐怕將再也沒有機會!

「劉長老!當時你是遺棄之地的最高負責人,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總不至於到現在都還想不起來吧?」

被點名的劉站宮呵呵乾笑兩聲,拱手道:「景長老,我已經說過很多次了,通道打開的時候,正是抵抗黑暗魔獸獸潮的關鍵時刻,實在是不太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情。」

景華和顧天南撕逼,劉站宮堅持中立立場,兩不相幫,若是他有心偏向誰,顧向東的事情早就塵埃落定,哪有可能一直反覆?

「景長老,都說是林逸打開的通道,你非要死抓著我不放,雖然宗門的人呢都知道你是在針對我爺爺,可做人不能這麼不要臉吧?」

顧向東抓住機會就冷嘲熱諷一番,只要劉站宮不說實話,下面那幾個人的證言,還沒辦法釘死他顧向東!

「論不要臉,山宗誰能比得上你們顧家爺孫?」

景華反唇相譏,心中卻不斷籌謀著該怎麼讓顧向東承認,用刑?

萬不得已的時候,用刑也沒辦法!只要不弄死顧向東,顧天南就不至於發瘋。

可惜景華還沒來得及實施用刑計劃,就發現顧天南帶著林逸回到了山宗!

機會……已經失去了!

「景華,本座還未回來,你就再三審訊我孫兒,是根本沒把本座放在眼裡啊1

顧天南一進大殿,身上立刻氣勢爆發,強勢將顧向東擋在了身後。

「爺爺,你老人家終於回來了,再不回來,孫兒可能就再也見不到你了1

顧向東看到靠山回來,立刻擺出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樣子,向顧天南哭訴:「景華這老東西,隔三差五的就要把孫兒當犯人審訊一遍,恨不得屈打成招!爺爺你一定要為孫兒做主1

「怎麼說話呢?景華也是你能叫的么?還有沒有尊卑觀念?要叫景長老1

顧天南假模假樣的教訓了幾句,然後陰測測的看著景華道:「景華,本座不在宗門的時間裡,真是難為你這麼勤快的照顧我家的不肖孫兒啊1

「應該的,誰讓顧向東沒人教呢?總不能看著這樣一個優秀的後輩在歧路上越走越遠吧?」

景華也是毫不示弱,陰陽怪氣的嘲諷反擊:「這就是你說的那個林逸了么?能把他請來,顧長老想來是花費了大力氣大代價,那就先讓我們聽聽他怎麼說吧1

劉站宮在看到林逸的時候,眼睛忍不住亮了一下,雖然感覺有些古怪,但林逸的氣息卻似乎是更加強大了許多!

林逸被點名,自然要站出來說話:「其實我要說的都已經寫在上次的證言中了,這次並沒有什麼變化!遺棄之地的傳送通道是我打開的,我不是山宗的人,不知道山宗的規矩……」

「一句不知道就沒事了么?你破壞了我們山宗的規矩,又豈是隨便一句不知道就可以當做什麼都沒發生?」

景華語氣冰寒無比,眼神充滿殺氣的盯著林逸:「小夥子,你最好想清楚自己在說些什麼,不要為了一些無謂的好處,替別人背了黑鍋,到時候怎麼死的都不知道1

威脅!赤果果的威脅!

「景華,你這話什麼意思?是在恐嚇本座帶來的證人么?」

顧天南冷哼一聲,挺身而出擋下了景華的威脅:「你以為用這種低劣的手段,就能脅迫證人改變證詞?不如你乾脆點,說你想要什麼的證詞,直接讓證人說出來好不好?」

a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校花的貼身高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