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的貼身高手

校花的貼身高手

第6959 章 怒火斬殺

[更新時間]2018年05月07日 03:52 [字數] 236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本來我們還以為你勾搭上了某個大人物,結果只是這麼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角色啊!那還不如回來跟我們呢!我們哥倆輪番上陣,一定伺候得你欲仙欲死1

所謂的大人物,自然是指林逸,只是強勢無比的林大師就坐在台下,再借給齊東十個膽子,也不敢將林逸牽扯進來。

「我不知道你們是什麼人,也沒興趣認識你們,現在你們含血噴人,信口雌黃的羞辱我江河海的妻子!我要你們馬上道歉1

江河海眼神冰冷無比,語氣卻保持著絕對的冷靜:「跪下1

「哦喲,嚇死本少爺了,也不知道是哪裡來的鄉下小子,居然敢大呼小叫的讓本少爺跪下!簡直笑死人了1

齊東嘴裡說笑死人了,可臉上卻沒有絲毫笑意。

他能感覺到江河海的殺意,心中已經暗自後悔,是不是真要用這種手段來對付秦月。

可馬上他就堅定了自己的信心,值!

贏了江河海和秦月,他們兩個就可以順利進入晨星玄階修鍊者學院!

而根據掌握的信息,江河海和秦月的聯手威力強大無比,若只有一個人的話,自己這邊二打一,未必不能戰而勝之!

正因為如此,必須要廢去秦月的戰鬥力!

「我再說一次,跪下道歉1

江河海壓根沒理對方在說什麼,只是冷冰冰的盯著齊東和陳強。

這種時候,江河海知道自己必須強硬!

唯有如此,才能減輕秦月心頭的負擔,同時轉移其他人的注意力。

「陳強,怎麼辦?我快被他嚇死了呢……」

齊東裝著和陳強說笑,其實是真的有些怕江河海:「如果真被嚇死了,那可怎麼辦?」

「要真嚇死了,他們兩個就失去了考核的資格,我會不戰而勝!到時候我會給你立個排位日夜供奉。」

陳強心中也極為緊張,卻還是努力配合齊東。

「草!你丫還是兄弟么?居然想讓我死了給你墊腳1

齊東怒罵陳強,心中卻放鬆了許多。

考核之中嚴禁致人死亡,否則取消資格,陳強是故意那麼說,用來提醒江河海。

不能下死手,還有什麼好怕的啊?繼續刺激這倆狗男女!

「我說江河海,我們都是那啥過秦月的男人,按理說多少有些情分在,雖然你是撿了我們不要的破鞋……」

齊東罵完陳強,轉而開始羞辱江河海,同時也是進一步打擊秦月。

只是他沒想到,這句話成為了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現在,你們道歉也沒用了1

江河海冰冷的打斷了齊東的話頭,腳下猛然發力,身體鬼魅般沖向齊東和陳強。

超蝴蝶微步!

這是林逸傳給他的身法,由蝴蝶微步脫胎而來,雖然江河海還不能達到林逸的超極限蝴蝶微步,但超蝴蝶微步也足夠他使用!

齊東大吃一驚,他壓根沒想到江河海會突然發動偷襲,而且是如此的迅疾!

措不及防之下毫無防備,直接被對方一掌拍碎了腦袋。

紅白之物到處飛濺,江河海面上毫無波動,抬腿踢飛齊東的無頭屍體,繼續攻擊另外一個活著的人——陳強!

既然已經殺了,殺一個和殺兩個根本沒區別,只希望秦月能保留資格就好!

陳強臉色煞白,齊東的血肉有一部分濺射在他臉上,他覺得有些惡。

生死關頭,還有時間覺得噁心?當然除此之外,他更多的是恐懼!

江河海怎麼敢殺人?怎麼敢在考核的比試中殺人?!

這次比試之前,還特意叮囑過的規則,不能致人死亡!這人怎麼就敢無視了?..

這是陳強賴以保命的底氣所在,可一切都在齊東的頭顱被打爆的時候轟然崩碎!

心情無比複雜的陳強,就是沒有想起要好好的保住自己的小命,僅僅是本能的喊了半句:「饒命,我投……」

投降都來不及了!

他最後看到的是江河海冷酷的眼神,以及一隻奪命的手掌!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擂台上多了兩具屍體,擂台下則是一片肅靜!

在場的人多少都會有人命在手,殺人沒什麼大不了,但在說明不準殺人的考核現場,悍然動手,用兇殘至極的手段打碎兩個人的頭顱,就實在有些匪夷所思了。

其實在江河海殺人之前,就應該有負責比試安全的裁判上台阻止才對,但不知道為什麼,直到齊東陳強兩人連續死亡,裁判都沒有任何動靜。

看裁判那一臉獃滯的模樣,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被嚇傻了!

林逸卻暗自冷笑,能擔任裁判的實力最低都是開山期以上,而且都是精英,怎麼可能會被玄升期的戰鬥所震驚?

唯一的解釋就是裁判故意坐視不理,任由事態嚴重化!

「你在幹什麼?誰給你的膽子,居然敢在招生考核的擂台上殺人?1

後知後覺的裁判滿臉怒容,身形一閃出現在擂台上,直接就大聲呵斥江河海:「我告訴你,你攤上大事兒了,馬上束手就擒,或許還能從輕發落1

「呵……好大的威風!剛才你怎麼不出現,事後大叫大嚷,以為就能逃脫掉你失職的責任了么?」

林逸心說果然不出所料,裁判確實有問題,所以立刻站了出去:「擂台上發生了什麼,大家有目共睹!你沒有及時出手制止,要說責任的話,恐怕一點不比江河海小!江河海,你不用擔心,對方找茬在先,死有餘辜1

「胡說!此人動手速度太快,我一時驚訝,所以來不及反應也是正常1

裁判滿臉怒容,急忙撇清關係:「再說了,比試之前已經嚴格宣布過規則,不能致人死亡,此人還悍然動手殺人,如此惡劣行徑,莫非你想要包庇他不成?」

廢話么吧?還用你說?有眼睛的誰看不出他林逸是要包庇?

可看出來不代表要說出來,說出來就等於直接撕破臉了!

「遇到如此不公的裁判,我不站出來包庇一下,自然也會有別人站出來,公道自在人心聽說過吧?」

林逸冷笑一聲!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校花的貼身高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