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的貼身高手

校花的貼身高手

第6912章 林逸死了!

[更新時間]2018年04月14日 02:28 [字數] 235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是,大哥你就看我表現吧1

常來廷表完忠心,忽然話鋒一轉:「大哥,在這個秘境中,聽說實力會被壓制到玄升期是吧?可我看我們隱殺門的人,好像都是開山實力,其中是不是有什麼秘訣?」

林逸古怪的看向常來廷,這傻泡不傻啊!

還知道旁敲側擊迂迴探詢,可惜這事兒林逸自己也不知道,拿什麼告訴他?

再說了,即便林逸知道,也不可能告訴常來廷!

「這是門中機密,你不需要知道,何況你的實力本就是玄升期,知道不知道沒區別1

林逸淡淡開口,心中卻想著北冥老人這老燈運氣倒是不錯,進來的時候居然沒被無形力量弄死:「還有,你是從哪裡聽說此事的?誰告訴你秘境中實力會被壓制到玄升期?」

「此事是老夫的推測,因為老夫親身經歷,所以和徒孫提了兩句,他倒是放在心上了。」

北冥老人忽然開口,老臉上古井無波:「作為隱殺門的丹堂堂主,老夫是否有資格知道?」

「北冥堂主自然是有資格知道此事,不過我不能做主,還是一會兒回去時,北冥堂主親自去問長老吧。」

林逸聳聳肩,隨口推脫過去,回頭等北冥老人問的時候,他也能撿個現成的便宜!

「哼!老夫自會詢問,你就不用操心了1

北冥老人不滿的哼了一聲,隨後轉頭看向通道邊的一個石室,道:「就這裡吧,沒什麼人打擾,足夠清凈1

「好,這裡確實是個不錯的地方1

林逸點點頭,將手中的分身隨手丟了進去:「北冥堂主,你先審著,我帶常來廷去熟悉一下,順便安排一些人手1

「這不太好吧?我們不一起審問么?」

北冥老人有些矜持的捻著鬍鬚,心說此人怎麼又忽然開始識趣了?

「審自然是要一起審,不過北冥堂主你先審著,等我回來再告訴我結果也是一樣。」

林逸略一抱拳,不由分說的拉著常來廷往外走:「放心,我很快就會回來,希望北冥堂主能審出些眉目1

常來廷心裡極為抗拒,好不容易有報復仇人的機會,他當然不想就此離開,奈何剛才才說一切聽從領導指揮,現在怎麼好反口?

兩人腳下極快,不等北冥老人多說什麼,就已經轉過個彎道,再也看不到人影了。

不過聲音的傳播卻不受這點距離的限制,常來廷很快就聽到了後方傳來的慘叫聲,心中想象著林逸此時正飽受折磨,生不如死,頓時爽快之極。

唯一可惜的就是不能親眼目睹親手施為,這個仇報的不過癮啊!

林逸卻在暗中偷笑,他要的就是這個效果!

帶走常來廷是第一步,讓常來廷聽到分身凄慘的叫聲是第二步,第三步則是要馬上帶常來廷回去。

「不對啊!林逸骨頭挺硬,之前我折斷他四肢時,他依然硬挺著不叫一聲,現在卻發出如此叫聲,明顯有問題,我們回去看看1

林逸話沒說完,立刻扭頭往回跑,分身的慘叫是他故意為之,北冥老人壓根還沒來得及動手,所以他必須馬上出現!

眨眼之間,林逸就出現在先前的石室中,北冥老人正一臉懵逼的看著地上的林逸分身。

「北冥堂主,你用了什麼手段,居然令林逸發出如此凄慘的叫聲,真是佩服1

林逸佩服的拱拱手:「先前我對林逸動手,這小子硬是咬牙一聲不吭,所以我聽到動靜極為好奇,立刻就回來瞻仰一下北冥堂主的手段。」

「老夫……什麼都沒做礙…林逸自己突然就慘叫起來1

北冥老人嘴角輕微抽搐了兩下,心裡隱約覺得有些不對勁:「算了,此事先不提,既然你回來了,不如一起審訊吧!有什麼事也不急在這一時三刻1

「也罷!那就恭敬不如從命!說起來林逸怎麼又沒動靜了?」

林逸隨意拱拱手,然後裝著不經意的樣子看向地上的分身:「咦!不對啊!這小子好像已經沒氣了1

北冥老人大吃一驚,枯瘦的身軀微微一晃,瞬間出現在分身邊上,同時伸手檢查起情況。

在林逸的控制下,地上的分身十足就是一具屍體,任誰來看都不會發現絲毫破綻,除非他們鞭屍,才會潰散消失!

「怎麼可能?!為什麼林逸會突然死亡?」

北冥老人老臉上滿是懊惱,好不容易抓住林逸,還沒來得及審問丹道傳承的事情,居然就這麼死了?!

老子辛辛苦苦輾轉千里追來這個鬼地方,還不得不委曲求全的投降隱殺門,就是為了看林逸咽氣的么?!

「北冥堂主,我也很想知道,林逸為什麼會突然死亡?剛才他可還是好好的,除了四肢折斷,沒有任何嚴重傷勢1

林逸眯起眼睛,不冷不熱的開始栽贓嫁禍:「我和常來廷剛剛離開,林逸就突然發出慘叫,而此地只有北冥堂主一人在,北冥堂主能否為我解釋一番?」

「你什麼意思?是在說老夫殺了林逸?」

北冥老人心中正憋悶,被林逸一激頓時勃然大怒:「即便是老夫殺了林逸,你又有什麼資格對老夫指手畫腳?難道隱殺門的丹堂堂主,就只是個任人欺凌的擺設么?」

「不敢,丹堂堂主的身份自然尊貴,誰有膽子欺凌北冥堂主?我只是想要知道真相而已1

林逸煞有其事的和北冥老人針鋒相對,寸步不讓,心中卻早已笑翻:「剛才長老的話北冥堂主也聽到了吧?不要弄死林逸,他對我們隱殺門還有用處1

「老夫沒弄死林逸,他自己掛掉,和老夫無關1

北冥老人霍然站起,枯槁的老臉上也不知道是什麼表情,憤怒、冤屈、惶恐……等等情緒兼而有之。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堂堂北冥老人,實力被限制在玄升期,也不敢得罪隱殺門的人。

「大哥,林逸小子最是姦猾!或許他是在裝死!不如讓我來攻擊一番,或許就能令他醒來1

常來廷一抬腳,捋起袖子就要對地上的林逸分身動手,也不知道他真心想為北冥老人分憂還是只想趁機泄憤。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校花的貼身高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