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的貼身高手

校花的貼身高手

第6729章 突然動手

[更新時間]2018年01月13日 03:58 [字數] 231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林逸頓時愕然:「城主早就知道?」

「聽說過一些消息,未經證實。」

長須老者擺擺手,不願在這方面多說,於是將話題轉了回來:「小友的消息是什麼地方來的?可有確切的證據?」

「親眼所見,絕無虛言1

林逸心說屠城雖然沒看到,但鼠潮和蜂群卻是真的看到的,整個遺棄之地,比他見得多估計真沒有:「這次我來雲斷城,其中一個目的就是提醒城主,儘快布置好防禦,黑暗魔獸的攻擊絕非輕易能抵擋。」

「小友急公好義,老夫深表感激1

長須老者隨意拱手算是道謝,誠意如何暫不討論,至少姿態要擺出來:「此事先放一放,小友還有什麼問題想問老夫?只要能說,老夫必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1

雲斷城的護城大陣已經啟動,厲百代對林逸虎視眈眈,一點破綻都不露,黑暗魔獸真來了也只能強攻也無法偷襲,長須老者自然不用擔心城池的安全。

「城主爽快,晚輩就直說了1

林逸略一停頓,在心中組織了一番說辭後接著說道:「這次來雲斷城,其實最重要的是尋找一個玉盒不知道城主手中是否有類似的東西?」

「玉盒?什麼樣的?老夫手裡各種各樣的玉盒多得是,小友若是喜歡,送你百八十個也無所謂。」

長須老者眼角微不可查的抽動了兩下,隨即若無其事的微笑回答。

「玉盒是普通的玉盒,只是聽說這種玉盒是各個城主才能掌管的,其中有關於遺棄之地的秘密,若是城主手中有,晚輩願意付出極大的代價來換齲」

林逸眼神犀利之極,緊緊盯著長須老者,不放過對方臉上任何一絲微小變化,然後用緩慢的語氣繼續說道:「更確切一點,我需要的是玉盒中的玉牌和殘圖1

老實說,林逸並不能肯定,其他的玉牌以及殘圖會和因斷城一樣作為城主的秘密保存,所以他的問話極為冒險。

然而長須老者聽完之後瞳孔微縮,眼神瞬間閃爍,令林逸馬上就確定了這一點!

雲斷城城主手中,果然也有玉牌和殘圖!

如此一來,基本可以確定之後的尋找方向,就是找那些城池的城主詢問,應該會有收穫!

「不知道小友說的是玉盒啊玉牌啊殘圖啊是什麼樣子?有沒有可供參照的物品?」

長須老者眨眼間就將自己的情緒徹底隱去,若無其事的笑問林逸:「老夫手裡有很多這種東西,小友需要的到底是什麼樣子的?」

「城主,晚輩已經說過了,是關於遺棄之地秘密的東西」

林逸不可能把自己的玉牌殘圖拿出來,畢竟這裡還在大街上,人多眼雜,然而他話還沒說完,長須老者卻突然翻臉。

裂海期的氣勢轟然爆發,將林逸布下的隔音層瞬間摧毀,同時試圖將林逸束縛壓制祝

「此人心懷叵測,圖謀不軌,諸位小心不要被他逃脫1

長須老者面容平靜的發號施令,他自恃身份,用氣勢威壓籠罩林逸之後,就不屑繼續出手:「把他拿下,老夫要親自審問,莫要傷了性命1

「是,城主1

周圍幾人齊聲答應,立刻就有兩個開山期沖了上去。

厲百代大喜過望,他剛剛還在擔心林逸和城主相談甚歡,生怕城主會庇護林逸。

雖然九級陣法大師足以和城主分庭抗禮,甚至地位還要更高一些,但厲百代也不想輕易得罪了城主。

現在好了,城主主動要求對付林逸,一切問題都迎刃而解!

「雲斷城1

林逸冷笑咬牙,嘴角滿是嘲諷:「真是個熱情待客的好地方1

「什麼?1

長須老者大吃一驚,他沒想到林逸在他的威壓之下,居然還能若無其事的開口說話!

這說明什麼?

說明林逸隱藏了實力,其真實的戰力,也是裂海期?!

長須老者念頭閃電般劃過腦海,立刻知道事情不妙,抬手就向林逸抓去。

事實上長須老者的預計還是有些差錯,林逸之所以不懼他的氣勢威壓,主要原因在於神識強大,而非實力相似。

「以多欺少,以大欺小!老頭你還能要點臉不?」

林逸腳下真氣爆發,超極限蝴蝶微步帶出一溜殘影,險之又險的避開長須老者的手掌,百忙中還不忘譏諷兩句。

「碰碰——」

兩聲劇烈撞擊幾乎同時響起,之前上去捉拿林逸的兩個開山高手以比來時更快的速度倒飛回去,遠遠摔在地上,哼哼唧唧的爬不起來。

「你們別逼我動手,黑暗魔獸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會來到,同族內訌有什麼意義?」

林逸手下留情,沒有幹掉那兩個開山高手,繼續閃避的同時還不忘勸說:「城主,你好好考慮一下,有什麼事情我們可以坐下來慢慢談1

「傻小子,你還看不出來,那個長須老頭壓根不想隱藏殺陣的秘密外泄,你既然知道此事,他今天是絕對不會放過你了1

鬼東西突然怪笑著插了一句,好好的秀了一把旁觀者清的優越感:「你不覺得長須老頭是知道其餘玉牌和殘圖在誰手裡的么?你這傻小子顯然不是他所知的任何一人,所以他才想要活捉你審問。」

「鬼前輩你說的有道理,那我們該怎麼辦?」

林逸苦笑搖頭,他已經連雷遁術都用了出來,長須老者的實力確實強悍,林逸光是閃避就相當吃力,實在沒精力去想別的。

「還能怎麼辦?直接把這長須老頭拿下,反過來審問他,讓他把其餘玉牌以及殘圖的下落說出來,簡單利索1

鬼東西霸氣側漏,彷彿一個裂海高手根本就是一盤隨意拿捏的小菜:「趕緊的,別浪費時間,去把他幹掉1

「鬼前輩,能別鬧了嗎?你不覺得我能在他手下保住小命就已經很不容易了?」

林逸真是欲哭無淚,他只想說不是每一個裂海期都能輕鬆加愉快的搞定啊!何況還要活捉,這比直接乾死更難了許多倍!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校花的貼身高手目錄 下一章